那孤岛是禁地,李双喜被逼无奈去到了孤岛上,虽然此时平安无事的回到了酒店,但身上莫名的多了一个奇怪的印记,让他刚刚平静下来的内心又惊起了一阵波澜。

    在孤岛海滩经历了诡异的事件之后,李双喜不得不承认这一切真的很邪门。

    李双喜穿好了衣服,决定去看一看慕诗琪身体上有没有印记。

    慕诗琪此时已经在柔软的大床上睡着了,李双喜来回仔细查看了三遍,发现她的身上却没有任何印记。

    李双喜站在落地窗边,拉开窗帘看着天上一轮皓月,自言自语道:“难道只是我一个人被诅咒了?为什么诗琪没有印记?这印记到底代表着什么?”

    夜空之中,北斗七星呈现,其中第三颗星很是闪亮,似乎预兆着什么即将发生。

    苦苦冥想了许久,李双喜依旧没有任何的思绪,只能先行睡觉,等明天单独和导游阿元聊一聊那孤岛,看看能不能得到一点什么信息。

    这一夜,李双喜翻来覆去睡不着,每当他要沉睡的时候,心头便涌现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孤岛,就好像孤岛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样。

    第二天清晨,李双喜很早就找了一个借口离开房间,单独去找导游阿元,想尽快了解一些孤岛的情况。

    来到导游阿元的房间,李双喜轻轻敲门,很快房门打了开来。

    不过开门的并不是导游阿元,而是带着淡淡黑眼圈的代鹏。

    不用多想也知道,昨天晚上被赶出房间的代鹏,一定是去来找导游阿元挤挤睡去了。

    代鹏大清早的脸色就和苦瓜差不多,看到李双喜更是内心纠结不已,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又想和李双喜拼命。

    “大头,你这大清早的不在自己的房间和孟颖滚床单,而是在阿元兄的房间,你不会是被女人打击得取向都变了吧?”李双喜笑问道。

    “你,你!我拿你当兄弟,你却三番两次让我难堪,气死我了!”代鹏肺都要气炸了。

    李双喜迈步走进了房间之中,和阿元打了一个招呼,阿元则是憨厚的笑着,看样子已经知道了情况。

    “大头,你这自己能耐不行,怎么还怪我了?我总不能为了你,就什么都不干吧?”

    李双喜落座到了沙发上,还要和阿元谈孤岛的事,得先让代鹏离开才行,于是打算用自己的活体丹帮他一把。

    “就是,人家双喜也没有错,你这先天上的不足,不能迁怒双喜。”阿元洗漱完毕,说了一句公道话。

    代鹏听完之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道:“导游,你这怎么见到双喜胳膊就往外拐了,昨天晚上我们可是说好了,今天要一起批评双喜那不正确的行为。”

    “我怎么记得我没有说过那样的话。”阿元一副努力回想着的样子道。

    代鹏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吐出,这次可真是悲催了,哭丧道:“我这次好不容易用三寸不烂之舌将公司的女神给拿下了,可万万没想到,现在我在她的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苍天啊,大地啊!”

    李双喜也不磨叽,直接道:“大头,看在你都已经被逼得要转变取向的份上,做兄弟的我打算拯救你一次。”

    “啊?这事怎么拯救?”代鹏听后没反应过来,呆滞的目光看向李双喜。

    李双喜拿出了一瓶培元丹和一瓶活体丹,道:“这个东西算我送你的,保证让你立竿见影,今天过后,你再也不是一个很‘快’的男人。”

    见李双喜拿出了宝贝,阿元和代鹏都凑了过来,目光锁定在了丹药上。

    “双喜,你不会是卖那什么药的吧,这东西我可听说不能吃,吃了会有依赖性和副作用。”阿元以为李双喜拿出的是催情药,连忙提醒道。

    “是呀,我可不相信市面上那些吹上天的药品,都是假的。”代鹏紧跟道。

    听到两人的质疑,要不是因为还有要事和阿元谈,李双喜才不会把这价值快到一万华夏币的宝贝给代鹏,这种人就该‘快’,就该一辈子都没尊严。

    李双喜深吸两口气,冷静下来,道:“这是我公司的最新产品,你们知道它的售价吗?两瓶加起来可是价值八千华夏币,效果我不说,用过的人百分之百都称它为灵丹妙药。”

    “代鹏,你要是相信我的话,现在吃两颗药,然后回房间去找孟颖,找回男人的尊严,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就自己在这哭吧,没有谁会再帮你。”

    代鹏和阿元对视了一眼,阿元道:“事情都闹成这个样子,双喜兄弟愿意帮你已经很不错了,快去试一试吧。”

    代鹏心一横,接过了丹药,道:“好吧,那我就再厚着脸皮试一试。”

    随后,代鹏服用了一枚活体丹,离开了阿元的房间。

    代鹏离开之后,阿元低声问道:“双喜,那药真的那么神奇?不会是你捉弄他的吧?”

    “……”

    “敢情连阿元兄你也不相信我啊!”李双喜无语到了极点。

    阿元连连摆手道:“不,不是,我只是怕大头再次被赶出来,到时候鼻青脸肿的来找我。”

    “说白了一样也是不相信我丹药的厉害,哎,好了好了,我们还是换个话题,这个东西很快时间就会给出答案了。”李双喜不想浪费时间,正事都还一字没谈呢。

    “阿元兄,我今早来找你,其实是有些事想要单独问问你,希望你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李双喜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开口道。

    老实憨厚的阿元拍着胸膛道:“当然,你是我团里的客人,也是我的上帝,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前提是在我知道的情况下。”

    莱蓬岛这里的居民很是淳朴,热情好客,这点是出了名的。

    “我想知道那海中孤岛的事。”李双喜直言道。

    “孤岛?你怎么会问孤岛?”阿元显得有些惊讶,他当导游已经有十几年了,从来都没有人向他询问孤岛的情况。

    李双喜盯着阿元的双眼,从他的眼神之中,李双喜能看出,他多少知道一些信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