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什么各种秀恩爱、撒狗粮的直接快进而过,慕诗琪看到李双喜霸气的骑着摩托艇去救自己,不由得心中一阵暖洋洋。

    当看到李双喜为了救自己,徒手接下三棱军刺,眼眶发红,紧紧抱着身边的李双喜。

    李双喜拍着慕诗琪的后背,宽慰道:“诗琪,没事的,都过去了。”

    看到视频中的自己对着十几个雇佣兵发起了反击,紧接着就是屏幕彻底漆黑,李双喜一脸失落之色,没想到手机还没有撑到贩毒集团几个家伙的出现就掉了链子。

    “看来后面海滩的情况都没有录制到,真是可惜了。”

    李双喜回想着那贩毒集团几人的离奇死亡,很是郁闷道。

    “李双喜,没想到下午发生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场面,谢谢你。”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刚才视频每一个画面都让慕诗琪心惊肉跳。

    既然手机没有记录到,李双喜也不打算继续纠结那么多,看着怀中的慕诗琪笑道:“谢我干什么,你是我的女人,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

    李双喜话音刚刚落下,隔壁代鹏和孟颖的房间里传来了异样的动静。

    “代鹏这个小子还真是有些本事,孟颖居然又让他那什么了。”

    听着隔壁传来的动静,李双喜有些诧异,下午的时候,代鹏可是被当众嫌弃了不成人样。

    慕诗琪也是十分无语,道:“我才开播的时候,孟颖还当着几十万观众说代鹏活不好,没想到这才八点多快九点,两人又……”

    “哈哈,我真想知道,要是代鹏这一次再表现不佳的话,孟颖会不会直接气炸了?”

    突如其来的小插曲让李双喜、慕诗琪两人沉重的心情一下舒展了不少。

    听着隔壁的躁动,李双喜双手不由自主的将怀中的慕诗琪楼得更紧一些,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道:“诗琪,这样的环境和气氛下,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来做一点浪漫的事?”

    慕诗琪听后轻咬朱唇,白了一眼李双喜,回道:“你是想让代鹏彻底崩溃吧,你这一动起来,隔壁的战争恐怕就要爆发了。”

    慕诗琪不得不承认,李双喜无论在哪方面,都是特别的棒。

    李双喜撇了撇嘴,道:“那不能怪我呀,我们出来旅行为的就是身心愉悦,总不能让他舒服了,我憋得难受吧?”

    “你还难受,这么快就把中午忘了?”慕诗琪娇羞道。

    李双喜哈哈一笑,话说回来,人家隔壁刚刚有动静,你也跟着搞起动静,还比隔壁动静持续的时间长,着摆明了不是让人家难堪么。

    可谁叫这房间隔音效果差呢,那声音就如同在自己耳畔一样。

    不过慕诗琪还是抿了抿嘴,低声道:“看在你盖世无双的份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李双喜听后立马来了兴趣,用很有深意的眼神直视着慕诗琪,问道:“诗琪,真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嗯。”慕诗琪的一张俏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李双喜身子骨一滑,整个人几乎是躺在了沙发上,眉头挑动的看了看慕诗琪。

    慕诗琪看到李双喜身体出现的异样,明白了他的意思,曼妙的身躯一点一点挪动下了沙发……

    感受着慕诗琪的嘴唇,李双喜发出了一声前所未有的怪声。

    隔壁正在酣畅淋漓的代鹏,听到了李双喜房间传来的怪声,很是不满道:“靠,双喜兄弟真是不厚道,又来搞事情?”

    孟颖皱着眉头,反驳道:“我说你是不是个男人,听到隔壁的声音就虚了?告诉你,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你要是再和中午那样,以后我绝不会再搭理你。”

    “别呀,孟颖。”

    代鹏一脸无奈,自己只不过是想要好好的享受一番,这怎么就成了竞争。而且今晚这一次机会,可是自己整整央求了一个下午才换来的,简直太不容易了。

    “好,这次我一定拿出我的看家本事,让隔壁的也知道我代鹏真正的实力。”

    见孟颖脸色决然,代鹏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唯一能做的就是爆发!

    酒店两个房间,虽然都在做着同样的事,但是风格完全不同,李双喜这边敞开心扉躺着在享受,而代鹏那边则是卯足了所有力气,和打仗没有什么区别。

    十分钟之后,孟颖重重一巴掌落在了代鹏的大脑袋上。

    “给我滚出去,今晚我都不想再见到你!不对是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了!”孟颖咆哮道。

    不用说也知道,代鹏再一次自己打脸,情况和中午基本上没有什么差别。

    代鹏还想开口解释,孟颖实在不能忍受,两脚将代鹏踹出了房间。

    听着隔壁房间‘砰’的关门声,慕诗琪摇了摇头,停下了动作,道:“李双喜,你这无形中又给自己拉了一波仇恨。”

    “这锅我可不背。”李双喜满不在乎,催促道:“诗琪,你怎么能这么想,有的事情是上天决定的,我其实也很无辜啊。”

    孟颖整理着自己的衣物,听着李双喜那边的动静,叹息一声感慨道:“我的命可真苦……”

    一个小时之后,四周内终于安静了下来,李双喜只好一个人独自走向了浴室。

    喷头里的水冲刷着李双喜的身体,傍晚孤岛海滩上发生的事一幕又一幕出现在了他的记忆之中,特别是在那海底石像,更是深深刻在了李双喜的脑海中,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让自己魂牵梦绕的。

    淋浴完了之后,李双喜对着梳妆镜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李双喜突然发现自己胸口处,多了一个印记,面积有两三寸。

    李双喜猛地瞪眼,他有一点可以确信,这东西在刚才的事情之前都没有,是淋浴后才显现出来的。

    李双喜迅速用毛巾擦拭那印记,根本擦之不去,印记是一个极其奇怪又复杂的符号,感觉很有时代的沉淀感,像是华夏老祖宗传下来的文化印记。

    “靠,我这不会是被诅咒了吧?”李双喜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这简直就是奇葩啊,怎么就多了个奇怪的符号呢,真是一点理由都没有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