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就是北极熊的人,李双喜并没有被唬住,心中的战斗欲望反而变得高涨起来。

    “我叫你跪下!”

    见李双喜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只发怒的老虎一样,寸头硬汉将三棱军刺靠向了沙滩上的慕诗琪,道:“你要是不按照我说的做,我保证会让你的女人死在你面前。”

    硬汉手中的三棱军刺眼看就要落在慕诗琪雪白的肌肤之上,李双喜死死咬牙,并没有看到合适的出手机会,于是道:“不要,我照做。”

    李双喜膝盖微微弯曲,右腿向后撤了一步,单膝已经跪了下来。

    见李双喜已经单膝跪了下来,数个硬汉变得张狂起来。

    “原来还以为这个小子是个狠角色,可现在一看,也不怎么样。”

    “头领真是太高估他了,这样的货色也值得我们北极熊出动那么多人?”

    寸头硬汉手中的三棱军刺随着李双喜的单膝跪下,也缓缓离开了慕诗琪的肌肤。

    就是这一瞬之间,李双喜突然爆发,身体犹如炮弹一样射了出去,沙滩原地只留下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坑。

    李双喜用出了全身所有的力量,猛虎一般的目光聚集在了手持三棱军刺的硬汉身上,必须先把那个家伙给干掉,让慕诗琪处于一个安全地带。

    对方毕竟都不是普通人,北极熊雇佣兵也都是从枪林弹雨的战乱之中走出来的,感受到了一股杀机靠近,那寸头汉子手中的三棱军刺猛地刺了下去。

    那锋利的刀尖,距离慕诗琪的眉心正中央只有几厘米距离的时候,再也不能前进丝毫。

    李双喜左手死死抓住三棱军刺,三道口子立即在他的手掌心形成,鲜血顺流而下,滴在了慕诗琪白皙的脸上。

    李双喜右拳随之砸向了寸头硬汉的面门,硬汉迅速抬起了左手阻挡。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之后,那寸头硬汉整个人倒摔在了沙滩上,几百斤的身躯都抵挡不住李双喜一拳的轰出。

    硬汉捂着自己的左臂五官扭曲在了一起,他能感受到,刚才碰撞的那一段骨头,已经碎裂了。内心不由得一片震惊,这小子怎么会有这样的凶悍的力量。

    李双喜顺势还将寸头硬汉手中的三棱军刺也给夺了过来,看都没看流血的手掌,快速挥舞起了军刺。

    十几个雇佣兵见李双喜反击,同时对他发动了进攻。

    而此时正通过摩托艇上手机看着现场直播的众网友,一个个热血沸腾,人数到达了前所未有的一千万人。

    “神秘哥好牛逼,不过他的手没事吧?”

    “鲜血都哗啦啦的流着怎么会没事?”

    “千万不要有事啊,神秘哥。”

    “神秘哥,诗琪就靠你了,挺住。”

    就在一千万人都在为李双喜祈祷加油的时刻,手机屏幕突然黑屏,直播了数个小时,电量已经被耗干了。

    而在慕诗琪直播间的网友,顿时一片懵逼:“怎么突然黑屏了?”

    “神秘哥不会还没一分钟就被干掉了吧?”

    “是不是没信号了?”

    “老天啊,怎么这关键时刻黑屏了,刚才手机掉水里都还事。”

    由于手机没有了电量,直播被迫中断,不过一千万的群众都没有离开,而是期待着直播间的恢复。

    孤岛上的激战,李双喜手持三棱军刺,将一个汉子的身体直接刺穿,鲜血溅到了他那古铜的肌肤上,杀气腾腾。

    昏睡的慕诗琪,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感觉到自己脸上冰凉凉,随手一抹,深红的鲜血顿时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

    慕诗琪吓得马上看向了四周,只见穿着泳裤的李双喜正在和一群人搏斗。

    慕诗琪脑海之中的记忆很快涌现了上来,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瞪大眼睛的她突然看到有一个硬汉掏出了黑色的手枪,于是一声尖叫脱口而出。

    激斗中的李双喜同样也看到了那黑色的手枪,插入硬汉身体的军刺一拧,将硬汉当成了自己的挡箭牌,砰砰两发子弹飞速落到了硬汉的身体,李双喜逃过一劫。

    “奶奶的,没想到还有枪。”

    李双喜后背一身冷汗,他可不想再次体验那中弹的滋味了。

    而一下秒,几个雇佣兵将目光落在了慕诗琪的身上,这小妞是眼前小子的软肋,控制住她,什么都变得好办了。

    李双喜眼神一凛,三棱军刺甩了出去,三棱军刺将空气撕开了一条口子,电光火石之间持枪硬汉的右腕被穿透,手枪落地,动脉的暗红鲜血喷发而出,用不了几秒就将是一个死人。

    李双喜闪身挡在了慕诗琪的身前,刚打算让慕诗琪先行离开,几声清脆的上膛声响起,三四把手枪同时对准了李双喜的脑袋。

    李双喜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没想到这些雇佣兵那么的阴狠,之前还以为他们没有带手枪。

    “李双喜!”慕诗琪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小脸煞白,身体颤抖着,眼神无助,仿佛看到了死亡。

    “别怕,有我在。”李双喜尽力的安慰,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剩余不足十人的北极熊雇佣兵,看着倒在沙滩上死去的几个兄弟,满脸凶狠道:“小子,你真他妈的找死!要不是老大让我们带你回去,我现在就毙了你!”

    李双喜一听,难怪这些家伙要引自己来到了孤岛,原来是为了将自己押回到老巢中。

    “你们不要痴心妄想了,这里是华夏,你们这些雇佣军踏入这块领土的时候就应该清楚的知道,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面对着死亡的威胁,李双喜毅然决然道:“你们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华夏。”

    “嘿,我实在不能忍了,我现在就要崩了这个小子!”见李双喜嘴巴实在太硬,一个硬汉举着手枪快步上前,冰冷的枪口顶着李双喜的脑门愤怒道。

    他们平日里可是不可一世的雇佣兵,敢和他们这样说话人都还在娘胎里。

    李双喜杀气凌人的目光死死盯着眼前的硬汉,道:“我最讨厌谁用枪指着我的脑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