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急中生智,紧盯着整个海滩,寻找着可疑的身影。

    而慕诗琪的手机直播间弹幕,粉丝们也都尽力的帮助着李双喜,不断形容着那几个硬汉的外表。

    “个头特别大,肌肉发达。”

    “胸肌发达,手臂是神秘哥你的两倍粗。”

    “长得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兄弟,你这描写的能不能在抽象一点。”

    虽然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但莱蓬岛海滩上的人还是特别多,李双喜真是没有看到什么硬汉,而且这整整一个下午,他也没有见到过直播间老铁们吹的那么凶的硬汉。

    就在李双喜焦头烂额之际,两张摩托艇油门拧到底,从他的身边疾驰而过,溅起的水花撒落在李双喜脸上。

    李双喜定睛一看,两辆摩托艇上共有五个人,四个身材健硕的硬汉,一个趴着的女人,而那女人正是失踪的慕诗琪,看样子好像是昏迷过去了。

    驾驶着摩托艇的硬汉对着海中的李双喜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随后哈哈大笑驶向了海域中的那座孤岛。

    “就是他们!”直播间的五百万人同时刷屏道。

    李双喜一抹脸上的海水,迈开脚步,最快速度跑向了岸边的摩托艇。

    李双喜一个翻身上了摩托艇,看着已经百米开外的目标,毫不犹豫的发动了摩托艇。

    由于突发事件的出现,直播间的观看人数达到了八百万人,慕诗琪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创下了一个新纪录。

    “神秘哥,这一切真的假的,不会是故意请来的演员吧?”

    “楼上请带点脑子好不好,这能有假?”

    “神秘哥,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大家伙都等着英雄救美呢,千万不要关手机啊!”

    “神秘哥,别去啊,对方摆明了是故意引你上钩的!”

    李双喜看了看手机,将它固定在了摩托艇码表前端,无比严肃道:“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必须得去!老铁们,一起保佑我和诗琪吧!”

    李双喜何尝不知道对方是故意引诱他到那孤岛上去,明明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消失的几人,突然出现在身边挑衅自己,目的在明显不过。

    但是李双喜这时候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权利,必须要去救慕诗琪,她是无辜的,那些硬汉的目标应该是自己才对。

    李双喜驾驶着摩托艇飙了出去,再强大灵气控制之下,码表的指针到了右边的对顶端,摩托艇爆发出了最快的速度。

    “哇,神秘哥真汉子,必须给你点个赞!”

    “神秘哥,希望你不要壮烈牺牲!”

    “难怪诗琪会爱上你,铁血硬汉!”

    “神秘哥,小心呐!”

    手机直播间的几百万观众纷纷支持李双喜,同时也都为李双喜捏了一把汗。

    李双喜回想着那几个硬汉的面孔,顿时想到了一群人,自然就是前段时间抓捕叶燊时遇到的雇佣兵,如果没有猜错,刚才的硬汉就是北极熊雇佣兵团的人。

    只是李双喜没有想到,这些家伙那么快就找到了自己,并且还敢这样张狂的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

    “你们既然触碰了我的逆鳞,就算粉身碎骨,我也会让你们付出代价!”李双喜心中怒火滔天道。

    摩托艇在海面上划出一道波澜,李双喜目光紧盯着不远处一座孤岛,飞速前进。

    几分钟之后,李双喜看到了孤岛边缘处,不止两辆摩托艇停放在岸边,更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这座海中的孤岛,导游阿元今天给旅行团介绍的时候就明白的说过了,是莱蓬岛的禁地,生活在这里的祖祖辈辈传下来了一个规矩,无能如论都不能踏入孤岛。

    李双喜读书的时候可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不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可是自从莫名成了修炼者之后,也渐渐的转变了这些思想,万千世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只见远远的孤岛上,数个身影显现,正等待着李双喜的到来。

    乍一看,对方的人数足足有十几人,看来都是有备而来。

    李双喜到了孤岛边缘,速度渐渐放缓,不过摩托艇上固定着的手机却是没有拿下,依旧进行着直播。

    “神秘哥,对方可是十几个硬汉,你这么去不是摆明了送死吗?”

    “完了完了,这哪里是英雄救美,完全就是以卵击石。”

    “哎,兄弟们,我们还是快报警吧。”

    “报警有个什么用,这孤岛等警察到了,神秘哥早就挂了。”

    “大家一起祈祷吧。”

    看直播的几百万人疯狂发言,各种弹幕刷满了屏幕。

    孤岛边缘处的沙滩上,只见十几个硬汉的身前,慕诗琪依旧昏迷着。

    “华夏小子,你还真是有种。”

    见李双喜只身一人来到了孤岛,北极熊雇佣兵的硬汉全都一脸戏谑之色,李双喜就像已经是他们到手的猎物一样,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

    “放了她,这件事和她没关系,你们要找的人是我。”李双喜敏锐的目光看着十几个硬汉,有一个最好的消息是,他们似乎没有带武器,不然自己还真就要被打成筛子了。

    “小子,你在我们面前已经没有谈判的资本,这个美妞是你的女人吧,瞧瞧这完美的身材,真是看得我们兄弟都按耐不住了。”

    “嘿,要不我们兄弟几个当着这小子的面,把她的女人给玩了吧?”

    “这个主意好,让他体验一下什么是绝望,哈哈!”

    几个雇佣兵目光猥琐,看着沙滩上昏睡着的慕诗琪,肆无忌惮的挑逗着。

    李双喜眼光如刺刀一般锋利,双拳不由自主的握了起来,全身的青筋凸起。

    “看,华夏小子怒了,哈哈!”

    见李双喜整个人被言语激怒,有个寸头的硬汉从腰间摸出了一把三棱军刺,恶狠狠道:“跪下!”

    玩笑归玩笑,十几个雇佣兵从境外来到华夏,可是身负着重任,而且来之前,头目桑杰特别交代过,千万不能碰女人,目标只有李双喜一个。

    “你杀了我们北极熊雇佣兵团的人,这笔血债,是必须要偿还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