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少一听要去见李双喜,整个人一下就软了,这昨天晚上才被教训成了猪头,这个时候再去的话,那还能活着回来吗?

    可不去的话自己家的企业就完蛋了,明天还能不能谁在这豪宅里都成了问题。

    中午,孙德茂带着儿子孙龙来到了美林海岸别墅区李双喜家门口。

    “叮咚,叮咚。”孙德茂提心吊胆的按了两下门铃。

    别墅大门咯吱一下打了开来,露出了一条缝隙,更是吓得孙德茂父子身体一颤。

    两人推开了大门,看到别墅大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年纪轻轻,相貌英俊,眉宇之间气势如虹,正喝着一杯茶。

    孙少低声道:“爸,就是他。”

    孙德茂满脸笑容,连忙道:“双喜药业的李总原来那么年轻,真不愧是英雄出少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李双喜依旧静静喝着茶,看都没有看孙德茂一眼,完全把父子俩当成了空气。

    孙德茂顿时一脸尴尬,不过还是厚着脸皮道:“李总,我是百达药业的董事长孙德茂,今天冒昧上门打扰你,其实是特地带着犬子来给你道歉的。”

    “我这两天去华京开会,没想到犬子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是我教子无方。”

    李双喜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舔了舔舌头,淡淡道:“教子无方?那就让我看到你怎么惩罚你的犬子。”

    李双喜依旧没有看两人一眼,那冰冷的语气更是让孙德茂父子身心一颤。

    孙德茂也不是傻子,一下就听出了李双喜话中的意思,转头厉声道:“跪下!”

    孙少内心此刻做起了斗争,要他自己下跪在李双喜的面前,那以后在海宁他真是不要想混下去了,况且昨天晚上被凑成猪头之后,两人的恩怨应该都互相扯清了。

    见自己儿子一动不动,孙德茂心中怒火一下燃烧起来,一脚踹在他的腿上,孙少啪塌跪倒在了地上。

    “畜生,还不给李总道歉,祈求他放了我们百达药业!”孙德茂怒喝道。

    孙少想死的心都有了:“李,李总,求求帮你高抬贵手,放了百达吧。”

    李双喜终于抬头,一道凌厉的目光看向了俩人,最终目光落在了孙德茂的身上,道:“你的犬子我已经教训过了,倒是你,连一个儿子都管不好,还有脸到我这里来?”

    孙德茂立马回道:“李总说的是,都是我无能,从小就任由着他发展,没想到现在他成了这个样子……李总,我以后一定管教好犬子,不让他再到处肆无忌惮。”

    “恳求你放过百达药业这一次,我愿意给你一个亿,作为赔偿。”

    一个亿,听到这个数字,孙少赶紧道:“爸……”

    “闭嘴!”

    真是个白痴儿子,这个时候还插嘴,孙德茂两个字让孙少到了嘴边的话全都咽回了肚中。

    如果是昨天晚上在发布会,孙德茂给一个亿消灾李双喜还是很愿意接受,可过了一晚上,一个亿已经完全不能满足李双喜的胃口了。

    因为只剩下一百天的时间,李双喜必须让双喜药业进入全球五百强,利润最大化。简单来说,双喜药业必须要最短的时间内一统了海宁的同行,而不是还让他们继续和自己的公司竞争、生存。

    李双喜摇了摇脑袋,道:“一个亿?不好意思,孙总这点钱我还真是看不上,我宁愿杀鸡儆猴,让海宁所有同行知道,我李双喜是没有人可以得罪的,和我作对的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李双喜一句话回荡在了空荡的别墅大厅之中,同时也让孙德茂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一个亿可是我做了最大的牺牲才狠心割的肉,没有想到,他居然看不上!孙德茂暗道。

    这也是孙德茂最惧怕的一类人,钱都没有办法解决,实在太难搞定。

    “李总,求求你放过百达药业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百达再也不和双喜药业对着干。”孙德茂脑子飞快运转着,道:“我愿意将百达药业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李总,让你成为百达药业的股东。”

    李双喜从沙发上站立而起,冷笑一声,道:“孙董看来还是没有搞清楚我的意思,我说了要杀鸡儆猴,再多的钱也买不了你们百达药业的生。”

    看着迈步走向自己的李双喜下定了决心,孙德茂嘴角微微抽动,道:“李总,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你不要把事情做的太绝了。”

    李双喜走到了孙德茂的身前,双眼直视着这个老家伙,面无表情道:“你们孙家的人不知死活的惹怒了我,现在又想用那么屁大点的利益讨好我,我不接受,我也不会给百达药业生存的机会。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李双喜一字一句击打着孙德茂父子俩的内心,孙德茂被李双喜看得更是后背发凉,百达药业那可是自己辛辛苦苦奋斗了那么几十年的产业,怎么能一朝就完蛋了。

    “李总,你真的要那么心狠手辣?”孙德茂见软的已经没有一点用,收起了笑容质问道。

    李双喜一皱眉头,回道:“你在我面前一点谈判的资本都没有!”

    “李总,狗急了还会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你可别逼我。”

    这是五六十岁的孙德茂被欺得最惨的一次,从来还没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敢和他这样叫板,被彻底激怒的孙德茂握起了拳头,语气中带着一丝威胁的味道。

    “狗急跳墙?”李双喜冷哼一声,扬起手臂一巴掌直接呼向了孙德茂的脸蛋。

    电光火石之间,孙德茂根本没来得及有一点反应,整个人被抽翻在了地上,脸上深深展现着五根鲜红的手指印。

    “爸!”孙少连忙搀扶向了自己的父亲,这场面完全就是难父难子,一样的待遇。

    “你……”孙德茂歪着一边嘴角,怒视着李双喜,显然没料到自己会被打。

    李双喜才懒得理会,一脚踩在了孙德茂的肋骨上,道:“在我面前跳墙的狗,没有一个能成功的。”

    孙德茂听自己被贬低成了狗,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李双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