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第二次见到林芯瑶这个样子,从她的表情和言语之中,李双喜能体会到那是怎样一种难受。

    听着林芯瑶的宣泄,电话那头的林国栋沉默了一阵,似乎也不想自己的女儿年纪轻轻就承受家族的压力,可,事情永远都不可能随心所欲。

    “芯瑶,这就是你的命运,怪就怪你生在了林家,从出生开始,你就不是为自己一个人而活,你肩负着整个林家。”林国栋语气坚定道。

    “如果上天可以给我重新选择的权利,我绝对不要生在林家!”林芯瑶牙齿紧咬道。

    “幼稚。”林国栋狠心道:“可惜你没有这样选择的权利。”

    “好了,时间只剩下一百天了,一百天后,要是你无法达到林家之前给出的标准,你就得嫁给那人。”

    “你就不怕到时候我死在你的面前,死在林家吗?”林芯瑶试图做着最后的反抗。

    电话那头的林国栋明显愣住了,不过几秒之后回过神来还是回道:“爸爸知道你不愿意,可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没有余家雄厚实力的支援……爸爸相信你不会死的。”

    果然是什么都瞒不住自己的爸爸,林芯瑶其实并没有想过死,死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林家不会因为林芯瑶死了就改变现状。

    林芯瑶深深叹了一口气,道:“最后一百天,我会做到的!”

    林芯瑶主动挂断了电话,双眼不知为何缓缓看向了李双喜。

    “是你爸爸?”

    李双喜问了一个知道答案的问题。

    “嗯嗯。”林芯瑶轻轻点头,双手撩动秀发,忧愁之色占据着那美若天仙的面容。

    “芯瑶,相信我,我不会让你离开海宁的。”李双喜握紧了拳头道。

    月光下,两人双目对视着,林芯瑶那忧愁之色缓缓的散去,这一刻,好像家族的使命感都变得轻盈很多,不在是像大山一样压着她。

    “谢谢你,我也会努力的。”

    许久之后,林芯瑶终于开口,露出一抹浅笑道。

    ……

    第二天一早,百达药业公司内,董事长孙德茂连夜赶回了海宁,当得知了郑家并没有在一如既往的支持,他整个人犹如发怒的雄狮,摔杯子砸凳子,吓得公司的高层不知所措。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郑家没有继续和我们百达签订合作!”

    年纪将近六十的孙德茂,怒视着会议室内百达药业的十多位高管,质问道。

    当然,孙少并不在场,昨天晚上被打成了猪头之后,他哪里还有脸在出门。

    “你们这帮废物,我才去华京开个会,回来公司就弄成这个样子,你们知不知道失去了郑家的支持,对于百达来说意味着什么?”

    孙德茂和郑老爷子有些交情,可并没有得知任何的消息,这一切就这么发生了,等弄清楚了情况,他还得赶紧打一通电话给郑老爷子求求情。

    十几个高管满头大汗,却只能一个劲的用力低着脑袋,这一切还不是少董自己引火烧身,百达药业才会弄成现在的地步。可没有人做出头鸟,谁也不敢先指责少董。

    孙德茂吹胡子瞪眼,拿出手机看了看,公司股价今天直接跌了百分之二十,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你们都不知道?作为公司的高层管理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很好,你们所有人,立马给我收拾东西滚蛋,百达不需要废物!”孙德茂见众人还是没有说话,一脚将面前的椅子踹倒,怒喝道。

    听到滚蛋,终于有人开口,神色紧张道:“孙,孙董,这,这一切都是孙少董惹出来的,不关我们的事啊。”

    孙龙?孙德茂一听是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追问道:“给我一五一十说清楚!”

    随后,几个高管将昨天晚上发布会上的情况原原本本叙述了一遍,听完之后,孙德茂冲出了办公室,向着家里赶去。

    这个小兔崽子,居然给老子捅了那么大的篓子,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回到家中,孙德茂一脚踹开孙少的房门,拎起了躺在床上的儿子,扬起手臂就想一巴掌直接呼上去,可当看到他那鼻青脸肿的模样,硬是没有再下得去手。

    “你这畜生,把你干的好事都给老子说清!”孙德茂气愤道。

    孙少这时候哪里还有一丝丝嚣张的气焰,整个人都萎了,脸色惨白,将自己这两天做的事都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孙德茂身体不停的颤抖着:“老子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做人夹着尾巴,你到好,直接惹到了一尊大神!现在我们失去了郑家,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爸,我错了,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叫李双喜的会有那么大的能量……”

    “别叫老子爸,老子没有你那么傻逼的儿子!”

    孙德茂肺都已经要气炸了,要不是自己的儿子已经被打成了猪头,他真得亲手将儿子给打成猪头。

    “现在我们怎么办?”孙少小声小气的问道。

    孙德茂拿着手机,深思熟虑了一番,现在只有去给李双喜道歉了,要是他愿意高抬贵手的话,百达药业还有一丝生的希望。

    孙德茂壮着胆子拨通了郑家的电话,低头哈腰的语气问道:“郑老爷子,我是孙德茂,不知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双喜药业李总的住所?”

    “孙德茂?我草你姥姥,你个混蛋生的什么儿子,差点害得我郑家都跟你一起遭殃,从今天开始,我们郑家和你一点关系没有,给我滚蛋!”

    郑老爷子听到是孙德茂后,根本不顾之前的交情,破口大骂。

    电话那头传来了嘟嘟嘟的挂断声,孙德茂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他从来都没有见到郑老爷子如此动怒,事情的严重性不言而喻。

    没有办法,孙德茂利用一切资源,打听李双喜的住所,最终,美林海岸的别墅还是被孙德茂给知道了。

    “爸,你要去哪?”

    见孙德茂起身,孙少问道。

    “给老子起来,还去哪,去给人家道歉,祈求双喜药业的李总放我们一条生路!”

    孙德茂一把将自己的儿子从床上提了起来,怒斥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