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此时当着所有人的面尽情羞辱孙少,堂堂百达药业的少董,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就是一个任凭着李双喜摆布的傀儡。

    “我错了,求求不不要再打了。”

    孙少一脸哭腔,开始求饶。

    “现在知道错了?不好意思,我还没打够!”

    李双喜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扇了上去,清脆响亮的耳光声一次又一次的回荡在会场里,而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这样的大场面,没有一人敢阻止李双喜。

    “保安!保安!”孙少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可保安的身影始终都没有出现。

    楚涵看着孙少如今这般下场,十分解气,谁让孙少敢当众轻薄于自己。

    十分钟之后,孙少被李双喜折磨得鼻青脸肿,特别是那张脸,和猪头真是一点区别都没有。孙少本就是贼眉鼠眼的模样,此时更是丑得不忍直视。

    在他一个劲的哀求之下,李双喜终于起身,语气冰冷道:“孙少,要是你再有下次,我保证会让你见不到以后的阳光。”

    孙少趴在地上,哪里还敢有下次,郑家老爷子都在李双喜面前一声一声自称属下,自己就是连小虾米都不如的角色,鬼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万华药业、天星药业、百草药业等其余几家公司的老总,看着李双喜就和看神一样,刚才他们只是觉得李双喜牛逼,从听到那‘主公、属下’之后,才意识到得罪了大神。

    “李总,李总,我愿意将万华药业出售给你。”

    “李总,我也愿意将天星药业按照现在的市值出售给你。”

    “恩?”李双喜看着几个老家伙,冷笑道:“不好意思,我给每个人的机会都只有一次,我清楚记得你们几位都拒绝了我指的明路。”

    像这样见风使舵的人,李双喜是绝对不会再给他们第二次的机会。

    几人听后同时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公司完了。

    “走吧,打完了狗,为了双喜药业我们应该好好的畅饮一番,不然真是可惜你们今晚这一身的华丽的装扮了。”

    李双喜走到了楚涵、林芯瑶等五美的身前道。

    几人都已经是满脸的惊诧,本以为李双喜只是认识郑家的人,可现在看来,哪里只是认识那么简单。

    不过陈梓珊将整件事和修炼者联系在了一起,似乎明白了些其中的原委,因为李双喜说过海宁郑家的人同样是修炼者,也是武林中人。

    “李双喜,你和海宁郑家是什么关系?”林芯瑶美眸直视李双喜,郑重问道。

    楚涵也是同样的表情问道:“李双喜,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双喜抓着脑袋,简单的回道:“迟早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们的,但现在请举起酒杯,让我们庆祝双喜药业这一次死里逃生。”

    陈梓珊和楚菲两个小妞是李双喜最大的支持者,进入双喜药业,李双喜让楚菲和陈梓珊俩人特别认识了一番,互相知道了修炼者的身份,这时候俩人立马响应的举起了酒杯。

    既然李双喜不愿意说,那也没办法,楚涵和林芯瑶也都只能举起了酒杯。

    畅饮了一个小时,酒会结束,众人各自回了各自的住所。

    美林海岸别墅区,李双喜和林芯瑶俩人酒后漫步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关系,林芯瑶看向身边的李双喜,越发的觉得这个男人身上充满了魅力。

    “他现在可真是越来越帅了……该死,我在想什么!”林芯瑶心中不由得一阵感慨,不过林芯瑶马上克制住了自己的想法。

    见林芯瑶有些异样,李双喜连忙问道:“芯瑶,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嘴上这么说着,可看着李双喜那和月光一般透彻明亮的双眼,林芯瑶又陷入了一阵的沉迷。

    “李双喜,你说过你会帮我,让我获得自由,掌控自己的命运,是不是真的?”林芯瑶突然问道。

    此时此刻,林芯瑶在李双喜的身上看到了希望。一个小小的快递员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逆袭成了董事长,海宁郑家这样的强大势力现在都在他面前俯首称臣,说不定,李双喜真有某种抵御林家的力量。

    李双喜自然不会忘记自己所说的承诺,回道:“当然是真的,不然的话,我怎么会把双喜药业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给你。”

    “芯瑶,我知道你遇到的困难,相信我,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你。我可不会眼睁睁看着喜欢的人从我身边消失。”

    喜欢的人?听到这四个字,林芯瑶的酒一下醒了大半,吹着夜风,自问道:“李双喜喜欢自己?不,我年纪可比他还大……可是为什么刚才我会感觉到惊喜和兴奋……”

    沉思的林芯瑶莞尔一笑,那一抹月光正好照射着她洁白的面容,李双喜顿时体会到了月下美人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叮叮叮!”清脆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这美如画的场景,林芯瑶也一下从沉思里惊醒过来。

    从包里掏出了手机,当看到显示屏上林国栋三个字之后,林芯瑶的心一下紧张了起来。

    林国栋是林芯瑶的父亲,林芯瑶能够想象到自己的父亲这时候打电话给她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提醒她时间不多了,联姻的日子快到了。

    林芯瑶很想挂断电话,可那终究只是一时的办法,任何的问题都解决不了。

    见林芯瑶半天没有接听,李双喜皱了皱眉,同时看到了显示屏上来电人的姓名。

    下一秒,林芯瑶鼓起勇气接起了电话,林国栋深沉道:“芯瑶,最近怎么样?”

    “还好。”林芯瑶语气很是平淡的回了两个字。

    “还好就是不好。”林国栋显得有些强势,道:“爸爸不得不提醒你,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只剩下一百天了……”

    林芯瑶最怕听到的就是这个数字,更何况这是她失去自由之身,被命运枷锁铐住的倒计时,内心猛的一颤后厉声打断道:“别说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嫁给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人!为什么我的命运要这样!”

    月光下的林芯瑶用力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