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对马市长有救命之恩,马市长也是重义气的人,只要李双喜有困难,他每次都二话不说,直接出面摆平。

    久而久之,马市长老大年纪的人都称李双喜为兄弟了,这让李双喜多少有些尴尬。

    李双喜犹豫了一下,也不绕弯子,直言道:“百达药业。”

    听到这四个字,马市长沉默了,过了好一会,终于开口道:“双喜兄弟,这可真有些难办了。”

    李双喜听后皱起了眉头,连马市长都说出这样的话,可以想象出百达药业背后的势力是有多么大的能耐。

    “马市长,能和我详细说说吗?”

    “恩。”马市长道:“百达药业在海宁本土根深蒂固,其实百达并没有什么好怕的,关键是它背后的势力。”

    李双喜一听,马市长果然知道那背后的势力,看来这通电话是打对了。

    “百达背后依仗的势力是海宁郑家,不知道双喜兄弟你知不知道,在海宁,郑家的势力几乎是一手遮天,他们家族有着上百年的历史,积蓄下来的能量更是恐怖,就算是我,也没有能力和海宁郑家斗。所以,这次真的很难办了。”

    海宁郑家!!!听到这四个字,李双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呢,还是应该笑呢,这哪里恐怖,完全就是无巧不成书啊。

    见事情已经查了出来,马市长也都十分为难,李双喜快速道:“马市长,谢谢你。”

    “嗯?谢我?我都帮不上你什么,谢我什么?”

    隔着屏幕,李双喜都能够想象得到马市长此时的表情。

    “谢你告诉我了百达背后的势力,我已经有办法了。”李双喜浅笑道。

    “你有办法了?”马市长更是一片震惊,道:“双喜兄弟,你不会连海宁郑家的人也认识吧?”

    “差不多吧。”

    李双喜可不打算现在就将自己已经收服了海宁郑家的实情告诉给马市长。

    “双喜兄弟,你,你……真牛!”听李双喜认识海宁郑家的人,马市长说话都已经开始结结巴巴了。

    挂断了电话,李双喜看向窗外,自言自语道:“孙少,看来一切都是天意,天道有轮回,苍天绕过谁。”

    李双喜怎么都没有想到,百达药业背后依仗的势力居然会是海宁郑家,要知道海宁郑家早就被他收服了,郑老爷子一家人见到他都是一口一个主公客气道。

    李双喜紧接着给海宁郑家老爷子打了一通电话。

    “郑老爷子,最近身体怎么样了?”电话接通,李双喜笑问道。

    “主公!”听到李双喜的声音,电话那头的郑天元先是一愣,马上恭敬道:“多谢主公关心,托你的福,属下这把老骨头暂时没有什么问题。”

    “身体没事就好,你要是出事了,我还真不知道郑家谁能做主。”李双喜道。

    郑天元听出了李双喜的话里有话,问道:“主公,是不是你有什么事需要郑家出手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只要属下还有一口气在,就会动用郑家的所有资源帮主公你搞定。”

    “看来郑老爷子对我是忠心耿耿啊。”

    “天地明鉴,属下的家族之所以还能屹立于海宁,那都是主公你手下留情,这份恩情……”

    听郑老爷子越扯越远,李双喜轻咳一声,打断道:“郑老爷子,听说百达药业是你们郑家一手支撑的?”

    郑老爷子马上回道:“对,我与那百达药业董事长孙德茂年轻时候有过一些交情,所以对他的公司很是照顾,主公,怎么突然提到了百达?”

    “哼哼,因为……”

    李双喜将百达如何招惹双喜药业的情况简单的告诉了郑老爷子。

    郑老爷子听后勃然大怒道:“没想到老孙居然养了这么一个小比崽子,连主公你都敢惹,简直就是活腻了。主公你打算怎么处理它们,我郑家绝对不会庇护,要不要我现在就派人把那老孙和他那儿子带到你的面前,向你请罪?”

    “有你郑老爷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就算他们此时向我低头认错也没用了。”

    那不知死活的孙少还敢报复,李双喜这一次要让他知道惹怒自己的代价。

    听李双喜这么一说,郑老爷子心中一颤,主公发怒,或许几天之后海宁再也没有百达药业这家公司了。

    “主公,你需要属下怎么做?”郑老爷子问道。

    “以郑家的名义召开发布会,我要在所有闪光灯的照耀下,让百达彻底完蛋!”

    李双喜直接下了命令,郑老爷子哪敢不从,点头哈腰的马上答应。

    “发布会召开之后,我要你郑家……”

    李双喜随后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郑老爷子。

    打完了电话,李双喜悠然自得的吹起了口哨,现在需要做的只有等待了。

    ……

    “老荀,我们的计划果然成功了,百达药业的少董还真是给力,我打听到他昨夜带人将双喜药业的种植基地都给毁了,双喜药业要完了!”

    这边厢,几家同行企业的老总得到了消息,聚集在一起抽着雪茄庆祝。

    “没错,那少董还真是年轻气盛,据我所知,他直接带人开着挖机去的,一夜之间,双喜药业的药材种植基地彻底报废!”

    “这么一来,双喜药业肯定将是昙花一现,用不了几天,就会在海宁彻底消失。”

    “哈哈,真是痛快!一想起那双喜药业的自大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叫老荀的中年男子抽着雪茄,吞云吐雾道:“老伙计们,虽然少董替我们出了气,可是这次我们也要损失一大笔钱啊,我们几家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加起来那绝对是上亿的资金。”

    “哎,破财消灾。”一家药材公司的老总长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损失这些钱,我们公司都会完的。”

    “这笔钱就让百达孙少赚了吧,毕竟百达那可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

    “也是,说不定因为这事,以后百达药业特别关照我们,有句话不是说‘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么’。”

    几家公司的董事长倒也算是想得开,都觉得这笔钱花的值。

    “嘀嘀!”

    几人的手机同时收到了一条信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