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小宝犹豫了一会道:“我想应该是人为报复,双喜哥,会不会是上次那帮穷凶极恶的人回来了,不然普通人一夜之间要想毁了整个青云山的药材,那肯定是做不到的。”

    耿小宝将事情和上次闯入自己家的郑家人联系在了一起。

    李双喜已经将海宁郑家都收服了,自然不会是他们干的,于是宽慰道:“放心吧小宝,绝对不是上次那帮人。这样,你先带着大家伙把种植基地重整旗鼓、恢复生产,其它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还有,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双喜哥现在开了公司,树大招风,是有些人见钱眼红报复而已。”

    “双喜哥,那你在海宁可得小心点。”耿小宝听后马上提醒道。

    “恩,种植基地交给你了,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恢复生产,催长液要是没有了打电话给我。”李双喜交代道。

    “好。”

    挂断了电话,李双喜站在窗子边,静静看着楼下的车来车往,陷入了沉思。

    那边楚涵的办公室,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楚涵接听起来:“喂,你好。”

    电话那头一片安静,楚涵再次道:“喂,你好?”

    还是没有声音,楚涵正准备放下电话,一个耳熟的声音传了过来:“楚涵小姐,听到我的声音是不是很欣喜?”

    楚涵一愣,脑海之中数道身影闪过,很快定格在了一个鼠目的男子身上,正是百达药业的少董孙龙孙少。

    “你怎么知道我办公室的电话?”楚涵皱着眉头问道。

    “哈哈,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孙少很是得意,道:“楚涵小姐你就不问问我打电话来找你是为了什么吗?”

    楚涵对这样的傻逼一点兴趣没有,直接道:“孙少昨晚还没有被羞辱够?”

    前一秒还得意的孙少,此时立马恼羞成怒,恶狠狠道:“闭嘴!”

    孙少咬牙切齿道:“双喜药业的那小子昨天晚上敢当众羞辱我,我会亲手将他的公司摧毁!实话告诉你,你们双喜药业的药材种植基地已经被我连夜给毁了,没有药材,我看你们公司能卖什么!”

    “你说什么!”楚涵唰一下站了起来,惊讶道。

    “呵呵,我说你们双喜药业的种植基地已经被我连夜带人毁了!”孙少重复了一遍,哈哈大笑,问道:“楚涵小姐,是不是很惊讶?”

    “你这个无耻的小人!”楚涵怒斥道。

    “啧啧啧!楚涵小姐,我能想象到你生气的样子,依旧是那么让我垂涎。对了,别说我这个人不讲人情,只要你来求我,做我的女人,我说不定会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那小子一马。”孙少在电话那头已经开始做起了美梦。

    “滚!”

    楚涵气得直接挂断了电话。

    “妈的你个贱女人,不识好歹的货色,敢挂老子电话,过不了几天,就算你跪着来求我,我也不会高抬贵手的。”

    孙少暴跳如雷,本以为可以好好的得瑟威胁一下楚涵,没想到楚涵还是和昨晚一样难搞。

    挂断了电话,楚涵快步来到了李双喜的办公室,将情况告诉了李双喜。

    “果然是他!”李双喜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道:“刚才我的朋友已经给我打电话说明情况了。”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楚涵很是心急,道:“以现在的销售速度,公司最多能撑两天。”

    李双喜沉思了一会,道:“这样,你想办法尽量放慢销售速度,能多拖一天是一天,其余的交给我。”

    “好。”

    楚涵也不磨叽,转身离开办公室,李双喜一拳头落在墙壁上,低语道:“孙龙,不管你是龙还是虫,这次,你是真的惹怒我了。”

    李双喜办公室的电话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李双喜拿起电话,孙少的声音传了过来:“李什么什么喜是吧,还记得本少么?”

    李双喜冷冷一笑,回道:“看来我那一巴掌还没有把你这王八蛋给打醒是吧?”

    “嚯嚯!你还真是能装逼的,火都已经烧到了眉毛,还给我在这死撑?”孙少很是嚣张道:“我要让你知道打了一巴掌是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呵呵,你现在要是在我面前,我保证再给你十巴掌。”

    “你的公司都要完了还跟我在这里嘴硬,告诉你,和我作对,就等于和天作对!”孙少将自己和天相提并论道。

    “在海宁这块地界上,就算是市长都要给我们百达药业三分薄面,得罪了我,我让你在海宁永无出头之日,哈哈哈哈!”

    “想打我的话还是收起来吧,要是你带着你的全体员工来百达药业求我的话,我或许考虑考虑,让你的公司在苟活一下!”

    “你确定?到时候你别来求我就行。”

    李双喜不想在听到孙少那恶心的声音,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了嘟嘟嘟的声音,孙少怒骂道:“我草尼玛,真是无法无天了,老子这次不弄垮你我就不姓孙!”

    李双喜也没有闲着,动用资源,开始查百达药业后面的势力到底是谁。

    孙少之所以敢这样肆无忌惮,就是依靠着百达药业后面的势力,只要查出来,事情就简单了。

    李双喜清楚记得刚才孙少所说的那句,连市长都要给百达药业三分薄面,于是拨通了马市长的电话。

    “双喜兄弟,不不不,双喜英雄,不对不对,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了……”

    接通了电话,马市长很是纠结道。

    “马市长,按照原来的叫就行了,大家都老嘴老脸的了。”李双喜客气笑道。

    “好吧,双喜兄弟,今天怎么有时间打电话给我,你的公司我可都听说了,神话呀!”

    双喜药业上个星期疯狂销售的消息都传到了马市长的耳中。

    “马市长,你就别挤兑我了,这不,我现在就是为了公司很头疼。”

    “恩?怎么了?”

    “树大招风呀,遇到了些麻烦。”

    “是谁那么不识好歹,双喜兄弟,和老哥我直说,我帮你搞定。”

    电话那头传来了马市长拍着胸膛铿锵有力的声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