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菲的修炼者体质属于万中无一的绝脉,简单来说就是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听了李双喜的话,楚菲有些不理解,什么叫和楚涵姐姐是两个世界的人,自己不是普通人那是什么?

    见楚菲一脸茫然和困惑,李双喜问道:“小楚菲,自从你身体恢复之后,你有没有感觉你的身体有什么不同?”

    李双喜这么一说楚菲立马想起来了,灵光一闪回道:“我的感知能力变得离谱的准,起初我以为是自己内心所想,但是越来越发现,这感知能力是真实存在的。就像刚才,我突然感觉双喜哥要来别墅,然后我就在门口等,你就真的来了。”

    李双喜刚想开口,楚菲抢先一步道:“我感觉姐姐要从房间里出来了。”

    话音刚刚落下,别墅二楼传来了门响,紧接着楚涵走到了楼梯口,穿着睡衣打着哈欠道:“对了李双喜,刚才忘记跟你说了,按照这个速度销售,原药材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

    李双喜听后都被楚菲这样的能力吓了一跳,难道说她有某种预知的能力?

    不过还是马上宽慰道:“我知道了,你安心睡觉吧。”

    楚涵撩着头发回了房间,楚菲双手一摊,道:“我身体好了之后就是出现了神奇的感知能力。”

    李双喜点点头,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没有想到楚菲拥有的是这样神奇的力量,那自己更是得将一切都告诉她了,毕竟自己身边有了这样的奇才,完全可以防范于未然。

    “楚菲,双喜哥接下来要告诉你的都是真实的事,你听好了,不要太过于惊讶,因为你的人生将会变得精彩无比。”李双喜看着对面的楚菲认真道。

    楚菲杵着小脑袋,目光紧盯着李双喜。

    “其实你是一个修炼者,你拥有无穷的力量……”

    李双喜说了半个多小时,说得口干舌燥,总算是将一切都告诉了楚菲。

    期间楚菲的脸色变幻不定,最终变成了呆滞,几分钟之后,楚菲终于回过神来,看着李双喜,激动道:“这么说以后我和双喜哥都是一样的人,能用这些特殊的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了?”

    “理论上是这么说没错。”

    “太好了!”

    楚菲猛地从沙发上站立起身,紧握粉拳道:“以后我能和双喜哥一起惩恶扬善了。”

    李双喜汗颜,挥手示意她坐下来,道:“小楚菲,别以为成为修炼者是什么好事,能力越大,肩膀上的责任越大,切记。”

    毒枭的事件和神秘高手的事件之后李双喜懂得了很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只不过是浩瀚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人物。

    楚菲默默点头,道:“双喜哥,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浪费这样的天分,勤学苦练,日后一定不让你失望。”

    “现在你愿意和我签订修炼者之间的契约吗?签订以后,你和我会将永远的连在一起,要是你背叛我的话,就会遭到天谴。”李双喜郑重道。

    这是修炼者之间才能签订的契约,当然了,违反契约真的会遭到天谴,永世不得翻身。

    这同样是李双喜在奇异空间之中发现的新能力,李双喜觉得非常不错,这样自己以后说不定还能收弟子。

    楚菲想都没想就回道:“当然愿意,我这条命都是双喜哥你给的。”

    李双喜走到了楚菲身边,拉着楚菲的手,两人心灵相通签订了修炼者之间的契约。

    “明天开始你就来我的公司上班,我会将一点点帮助辅导着你。”

    “好。”

    楚菲的事情终于算是了结了,两人都是欣喜的各自回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楚涵打理好了自己下到大厅,就见自己的妹妹早已经精神焕发的坐在了沙发上。

    “楚菲,你怎么起那么早?”

    “姐,从今天开始,我要真正实现我的人生价值。”楚菲扬着脑袋,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充满了朝气和活力。

    楚涵看妹妹的模样,已经猜到了是个什么情况,一定是李双喜将她弄到双喜药业上班去了,于是道:“加油,你双喜哥呢?”

    “还在厕所洗漱,一分钟后就下来了。”

    一分钟过去,李双喜果然下到了大厅,楚涵诧异的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向李双喜道:“小楚菲说你一分钟后就下来,你还真就下来了。”

    李双喜尴尬的笑了笑,道:“心有灵犀一点通?走吧,美好的一天在等待着我们。”

    李双喜迈步走出了别墅,楚菲像小跟屁虫一样马上跟了上去,楚涵摇着脑袋,会心一笑,也迈步追了出去。

    “小楚菲,你的预知能力可得注意点,别两天就暴露了,我们要低调。”李双喜一边笑着,一边提醒楚菲。

    “哦,知道了。”

    楚菲笑得很是灿烂,回应道。

    三人驾车前往了双喜药业,来到公司没有多久,李双喜的手机便响了。

    “喂小宝,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

    电话是耿小宝打的,李双喜接起了电话问道。

    “双喜哥,出事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耿小宝很是着急的声音。

    李双喜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这句话,心中一咯噔,顿时难受。耿小宝掌管的是青云山种植基地,对于双喜药业来说,那里就是整个公司的命脉,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怎么回事?”

    李双喜站立起身,手心直冒冷汗。

    “今天早上我带着村民们上山开工,可一夜之间山上的药材全都被毁了,连根拔起的毁了。”耿小宝同样也是十分焦急,道:“是人为的,看那山上的痕迹,应该是挖土机干的。”

    人为!李双喜的脑海之中立马出现了一个身影,自然就是昨天晚上在银利酒店餐厅被自己抽了耳光的孙少。

    也只有那百达药业的孙少董会这么报复,没错,肯定是他干的。

    “双喜哥,对不起,是我无能,没想到你这才把种植基地交给我没有几天,就弄出了这么大的事。”耿小宝自责哭丧道。

    “小宝你别急,还有没有其它信息?”李双喜追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