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看着眼前的孙少,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晃动着手中的酒杯。

    孙少主动拿起了主桌中央处的一杯红酒,道:“楚涵小姐,久仰大名,相见就是缘,我们俩来喝一杯。”

    孙少旁若无人的模样,完全把其他人当成了空气,好像整个餐厅都是他的主场一样。

    楚涵再次拒绝道:“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是我们双喜药业的聚会,我不想和陌生的人喝。”

    楚涵一句话已经摆明了自己的立场,就算孙少摘下了墨镜,自己依旧不认识。

    孙少并没有就此作罢,脸色稍微一变,还是从包里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楚涵道:“楚涵小姐,我想看了名片你就会和我喝的。”

    楚涵微微皱眉,接过了孙少的名片,定睛一看,百达药业孙龙总经理。

    周思敏、陈梓珊、李双喜也都看了一眼名片,原来是同行。

    孙少以为自己亮明了身份之后,楚涵会对自己很是客气,洋洋得意道:“楚涵小姐,大家现在都是同行,喝了这杯酒,说不定我们之间就会有合作哦。双喜药业现在刚刚崛起,要是得到了老牌企业百达药业的支持,我想不用多说你也应该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吧?”

    主桌上的众人听后一下全都明白了眼前这人的来意,楚涵也有些拿捏不定,自己要不要为双喜药业增加一个合作伙伴,于是不经意的看了李双喜一眼。

    李双喜淡淡一笑,开口道:“人家楚涵小姐都不认识你,你还一直在这里热脸贴冷屁股,有趣没趣。”

    孙少听后脸色大变,目光落在了李双喜的身上:“你他妈的是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孙少并不知道李双喜的身份,还以为李双喜只不过是一个管理层的员工。

    见孙少爆了粗口,虚伪的绅士面具顿时被自己撕裂,主桌上的其余人都露出了嫌弃的目光。

    自己的老板李双喜一句话摆明了立场,聪明的楚涵马上心领神会,道:“他当然有资格在这里说话,而且他也是最有资格说话的人。”

    “他就是双喜药业的创始人,也是我的上司李双喜先生。”

    孙少听后眼光上下扫视着李双喜,完全想象不到这样一个穿着普通的人居然就是双喜药业的董事长。

    自从开业那天之后,李双喜就没有再穿得西装革履,今天更是穿回了之前朴素的衣服。

    “原来你就是双喜药业的老大,我还以为是什么样的风云人物,没想到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了不能再普通的人。”

    尽管孙少此时知道了李双喜的身份,但还是不把他放在眼中,一个小小企业的老大怎么能和他这样的超级大少相提并论。

    李双喜也是冷冷一笑,喝了一口红酒淡淡回道:“当然,我确实是最普通的人,只不过再怎么也要比只会拿家里的钱出来装逼的人强那么一点。”

    孙少听后脸色铁青,这摆明是和他叫板,脑袋一转反击道:“外面都传双喜药业的老大不会做人做事,今天一见果不其然,难怪会搞出那么压榨的的合约来,真是够无脑的。双喜药业这样的垃圾小公司,一时走了狗屎运而已,现在还敢在这里庆功,得罪了整个海宁同行都不知道,过不了下个星期你们就会倒闭的。”

    孙少的声音传到了餐厅的每一个角落,众人听后都十分气愤,这人显然是来砸场子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双喜药业将来可是行业的巨头,怎么会倒闭。”

    “装逼也不分一个场合,我们双喜药业那么多人在这里,一口一个吐沫都能淹死你。”

    双喜药业有几个员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直接反击道。

    “呵呵,连手下的狗都管不好,你就是这么管理公司的?”孙少摇着脑袋,很是不满的看向了李双喜。

    楚涵站立起身,怒视着不速之客孙少,道:“百达药业的孙少,这是我们内部的聚会,请你离开。”

    “楚涵小姐,你可不要不识好歹,知道了我的身份还敢这样和我说话?”孙少恼羞成怒,道:“你得搞清楚一点,我们百达要想弄死你们公司,完全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可是掌握着你们公司的生死,只要你和我好好的求饶,把我伺候舒服了,眼前这帮人以后就都有好日子过,相反,你要是这么执着,他们过几天都得喝西北风。”

    孙少将真实的本意说了出来,也根本不在乎眼前的这帮人,态度十分嚣张。

    楚涵听后冷哼一声,直接端起酒杯,满满一杯红酒泼在了孙少的脸上。

    “滚!”

    楚涵也不给孙少一点好脸色,霸气的吐出了一个字。

    李双喜看到这一幕立马鼓掌,没想到这楚涵还真是生猛,难怪那么多公司的人都只敢委屈坐在她的别墅门口,不敢乱来。

    楚涵这一举动更是壮了所有人的底气,三楼餐厅一阵如雷般的掌声响了起来。

    “楚涵你这个贱人,居然敬酒不吃吃罚酒!”

    孙少抹了抹脸上的红酒,整张脸气得都绿了,没想到今天晚上会被一个小妞当众戏弄。

    “老子今天就要在这办了你!”孙少虎目圆睁,给身边的几个保镖一个眼神。

    五六个黑色西装的保镖直接迈步走向了楚涵,李双喜起身挡在了楚涵身前,道:“孙少,看来这一杯红酒还没有让你清醒,那是不是再来一杯!”

    说话间,李双喜手中的半杯红酒已经泼向孙少,孙少眼皮都还没来得及眨巴一下,又是被浇了一身红。

    “给我弄死他们!”

    孙少整个人都气得跳了起来,怒吼道。

    五六个保镖满脸凶狠之色,拳头同时挥向了李双喜。

    陈梓珊在这个时候也是拍案而起,女警本色展露了出来,一拳头直接撂倒了其中一个,紧接着一个过肩摔,另一个壮汉也被放倒在了地上。

    剩余几个对于李双喜来说毫无挑战性,三下五除二,都躺倒在了地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