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男子属于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人,一听灵丹妙药,更是被勾起了胃口,凑到了中年男子的身后,问道:“大哥,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就和我说一说吧?”

    中年男子反正也没事,吹了起来:“双喜药业生产的培元丹和活体丹,别看那只是一瓶小小的丹药,它可是我们广大男同袍的福音。你看看你这小胳膊细腿的,营养不良身体差吧,那方面肯定也是三五分钟就缴械投降的。”

    中年男子不屑的目光盯着年轻男子,年轻男子一惊,这大哥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了,说实话他的确是哪里有问题。

    中年男子继续道:“不过现在你不用担心了,因为双喜药业卖的丹药能让你重新做人,让你重新找回属于男人的尊严。”

    年轻男子也不傻,之前也用过了很多的产品,于是回道:“大哥,市面上吹的那么神的产品我都用过了,都没有一点效果……”

    “那你走好了,不用排队了。”中年男子直接打断道。

    年轻男子好奇心实在很强,决定观望一会,这时候一个六十岁的老者走了过来,排在了中年男子的身后。

    “老大爷,你都这个年纪了,还来买那药?”年轻男子无比好奇的问道。

    “你懂什么,这灵丹妙药要是不买的话,我死不瞑目!”老者捋着胡须大声道。

    年轻男子可算是惊呆了,话说眼前这老者的那玩意还能用吗?都这个年纪了,绝对是上面有想法,下面没办法才对。

    “老大爷,那灵丹妙药你用过吗?”年轻男子追问道。

    老大爷露出了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中年男子又说了一句:“小伙子,花了这几千块钱绝对会让你有意想不到的回报,实话告诉你,哥之前和你一样,可现在,哥在那方面是真正的硬汉。”

    中年男子一边说一边展现出了雄壮的表情,年轻男子这下算是被打动了,花甲的老大爷都来了。回头一看,更多的男性同袍正向这边涌来,要是再不排队,自己肯定要被挤到商场的墙角去了。

    年轻男子排在了老大爷的身后,整条长龙都在议论着丹药的神奇,年轻男子听到了更多关于丹药的神奇后直接掏出电话给老板请了一个上午的假。

    ……

    陈梓珊看着商场前排起的长龙,惊叹道:“这转机来的也太突然了吧,昨天都还无人问津,一夜之间就变得那么火爆。”

    李双喜笑道:“楚涵,你应该觉得很正常才对,我的丹药可是真实有效果的。”

    两人聊着天,没过多久,朱二狗开着五菱宏光和陈梓珊两人来到了商场,开始卸货。

    陈梓珊看着几百人弯弯曲曲的队伍,同样也是震惊不已:“二狗,这些人也太牛了吧,都不用上班吗?怎么大清早的就守候在了这营业点?”

    朱二狗不懂这些,快速下货,道:“梓珊姐,这说明我们大家都会发财的,双喜哥是带着我们吃肉呀。”

    九点钟商场开始营业,广大市民终于购买到了等待已久的丹药,不过今天情况有些特殊,每个顾客都是限量购买,这是李双喜想的点子,不这样做的话,李双喜敢保证,有三分之二的海宁人民都没有办法买到双喜药业的丹药。

    看着销售异常火爆的商场,李双喜道:“走吧楚涵,公司的员工现在恐怕得加班了。”

    眼前的场景让楚涵也变得充满了动力,回道:“加班是好事,最怕的就是没有班加。”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李双喜的银行账户金额成百上千倍增长,丹药的利润实在巨大。李双喜趁热打铁,又开了一家名叫双喜运输的公司,专门负责双喜药业的运输工作,这样减缓了中间的其它成本,让钱都落在自家的口袋中。

    双喜运输李双喜全权交给了朱二狗,朱二狗有丰富的运送经验,也放开了胆子跟着李双喜干,公司发展得十分火热。

    在海宁这块小地域上,迅猛崛起的双喜药业立马吸引了无数人的注目。

    之前那些个预言双喜药业撑不过十天半个月的同行公司,在双喜药业成立了一个星期之后纷纷傻眼。

    “老总,我们公司这周的营业额创下了有史以来最低,那双喜药业将所有同行的销售额都打压下去了数十倍。”

    万华药业的销售经理将一周的营业额数据做成了报表,胆战心惊的递给了老总。

    “双喜药业一飞冲天!他奶奶的,怎么可能?他们那么贵的丹药,居然在海宁这穷乡僻壤大卖?”天星药业的老总得知了新崛起的双喜药业如此凶猛,一头雾水。

    “双喜药业成为了海宁药业的新贵?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仅仅凭借三款产品,就成功的抢占了市场!”百草药业内争论不休。

    “双喜药业,我草你祖宗!”

    云生药业的老总得知了消息后更是破口大骂,本来云生药业主打的就是男人保健这方面的产品,可是培元丹和活体丹进入市场之后,彻底让他们公司的产品滞销,这一周一套产品都没有销售出去,销售数据是破天荒的鸭蛋。

    几家同行公司认清楚了现实,开始想办法怎么应对双喜药业带来的冲击。

    如今的情况很明显是双喜药业独家吃肉,而且还不给众同行喝一口汤,这样下去不出一个星期,其余同行几家公司都得破产倒闭。

    几家公司的老总也都在商界混迹了那么多年,很快都想到了一处,那就是争取和双喜药业合作。

    如今也只只有和双喜药业展开合作这一条道路,这样才有机会让公司生存,否则的话,破产是迟早的事。

    又是新的一天工作日,不过这一大早和往日不太一样,海宁几家药业公司的销售经理都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双喜药业。

    他们的目的也都是一样,寻求合作,然后来分一杯羹。

    楚涵得知了消息后立马吩咐销售经理周思敏和市场经理陈梓珊应对这些人,主要是给两人锻炼的机会,毕竟两人之前都没有从事商业活动的经历,需要用点事情磨砺磨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