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看着车间内挨个排放好的药缸和丹炉,十分满意。

    药缸之中浸泡着药材,李双喜问道:“这些药材在里面泡制多久了?”

    朱二狗凑了上来,道:“双喜哥,昨天拉来之后,就一直浸泡到了现在,怎么说也有十多二十个小时了。”

    李双喜点点头,又走到了丹炉的面前,将早已经分割好了的天珠舍利挨个放入了丹炉之中,然后又将催长液倒进。

    “辛苦各位了。”李双喜向众人表示了感谢,下令道:“开始炼丹。”

    随着李双喜的一声令下,生产车间的工人们开始忙活了起来。

    数个丹炉同时开始运转,批量有序的生产丹药。

    李双喜带着双喜药业所有人都在生产车间内等候着,大家都要亲眼见证这第一批丹药的炼制出炉。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众人也都心急如焚,这可是关系到双喜药业的生存,说什么也不能失败呀。

    终于,现代化的高温炉器停止了运转,生产车间一下变得安静了许多。

    “报告李总,双喜药业第一批丹药的生产已经完成,请您检阅。”生产工人底气十足道。

    “好,开炉!”

    李双喜高呼回应,随后数个丹炉打了开来,成批的丹药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李双喜看着密密麻麻切割好了方块状的丹药,欣喜不已,这一次的产量,完全就是之前自己用紫萱炉炼制十天半个月的产量。

    李双喜迫不及待的来到了丹炉边,拿起了一块美颜丹,道:“好了,外形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现在我们来试一试这药效怎么样?”

    李双喜看了看身后的肖雪,道:“肖雪,来,让你来感受一下我们公司的产品神奇之处。”

    肖雪也没有犹豫,她对李双喜那是百分之百的信任,直接将刚生产出来的美颜丹给服用了下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肖雪的身上,很快,批量生产的美颜丹药效开始显现出来。

    肖雪因为之前家庭的关系,虽然才二十来岁,但是整个人几乎看上去和三十多岁甚至是中年的妇女没有什么区别,皮肤极其差。

    可是服用下了美颜丹,在众目睽睽之下,肖雪那寡黄粗糙的肌肤出现了变化,一点一点渐渐开始像乳白色转变。

    肖雪也感觉到了自己面部肌肤似乎是被冰凉的深层雪山水滋润了一般,十分舒服。

    李双喜紧盯着肖雪的肌肤,时刻问候着她的感受,最终肖雪的肌肤在一枚美颜丹的作用之下,变得比之前美白了三到五倍。

    肖雪手中拿着镜子自己照了一番,当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惊讶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之前那凄惨岁月留下的痕迹,已经消退了不少。

    “李双喜,这……”

    “没错,这就是我们公司产品的神奇之处。”

    李双喜很是兴奋,向众人宣布道:“各位,丹药的效果很棒,双喜药业,从现在开始正式营业!”

    生产车间内自发的响起了一阵掌声,随后李双喜下令全部机器都运转起来,量化生产丹药。

    处理完了大事,李双喜扭头看了看陈梓珊和周思敏还有肖雪三人,接下来就是要给三人安排合适的职位。

    思考一番之后,李双喜任命周思敏为销售经理,肖雪为车间主任,陈梓珊为市场经理。

    三人也都欣然接受,反正都是一番新的历练。

    处理完了双喜药业内大大小小的事情之后,李双喜给耿小宝打了一个电话,确定青云村种植基地的情况。

    现在公司批量的炼丹,要是原药材供应不上的话,那将会是巨大的阻碍。

    耿小宝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在电话那头雄赳赳气昂昂道:“双喜哥,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种植基地完全没有问题,村民们也都十分的卖力。”

    “小宝,下一批药材什么时候可以供应上?”李双喜问道。

    “用了你的催长液之后,种植基地的药材生长的很快,下一批估计明天就可以供应上了。”

    李双喜将自己炼制的催长液交给了耿小宝,让他全权负责青云村的生产工作。

    “好。”

    听到这样的回答李双喜就放心了,只要药材能供应上,公司就不惧怕其它任何因素。

    李双喜将三种丹药的价格也重新调整了一下,毕竟公司那么多的人要吃饭,最终培元丹定在三千一瓶,美颜丹四千一瓶,活体丹五千一瓶。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李双喜看了看自己银行卡的账户,马上就要见底了。

    本来还打算给朱二狗配备一张专门送货的车子,暂时也只能搁浅了。

    接下来的几天,公司正常生产出了大批的丹药,不过销售的数量却很是不理想,几乎是只有出没有进。

    双喜药业正式营业后的第三天,三种丹药在海宁市场上的销售都十分的惨淡,可以说是颗粒无收,严重打击了双喜药业所有人的信心。

    双喜药业这家公司的出现当然也引起了海宁市场上其它同行公司的注意,不过各家都对双喜药业持批判的态度。

    某药业公司的销售经理直言道:“这双喜药业可真是够傻逼的,作为一家新的公司,居然将自己产品的定价定那么高,海宁又不是一二线的大城市,谁愿意花几千块钱来买一瓶药。我估计这公司十天后就得倒闭!”

    “双喜药业这是自己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吗?就只有区区那么三款产品,最低的还叫价三千,简直是自杀式的灭亡。”某公司的市场部经理手中拿着双喜药业资料嘲讽道。

    “一个星期!我敢说这双喜药业不出一个星期就立马在海宁市场上消失了。”更有其它公司的经理直接下定论道。

    李双喜这几天所有的时间都在公司里,对于公司的情况自然了如指掌,此时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喝着茶看着窗外的风景。

    执行总裁楚涵踩着高跟鞋迈步走进了李双喜的办公室,眉心处拧着一个小疙瘩,看到李双喜还在悠然自得的喝着茶,一副沉重的样子道:“李总,现在公司的情况不容乐观,你怎么看上去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