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局得到了消息,出动了整个海宁警局的警力,赶到了事发的公路。

    当看到现场死去的毒枭和几人,神情激动的看着李双喜和陈梓珊,实在没有想到眼前这一切是两个赤手空拳的人办到的。

    “双喜、梓珊,你们真……我都激动得不知道怎么说你们好了,总之,太牛了!”

    鹏局竖着大拇指,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大批的海宁记者,虽然已经是半夜,但这绝对是明天各家报纸和新闻的头版头条。

    李双喜和陈梓珊受到了长枪短炮的轰炸,虽然拒绝了采访,但两人还是在媒体前露了脸。

    鹏局将两人带到了自己的车上,询问了一番事情的细节和经过。

    陈梓珊将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鹏局,鹏局听后感慨万分,拍着胸膛道:“放心吧,这次立功的勋章跑不了的,我亲自去帮你们申请。”

    李双喜此时显得相对冷静,虽然毒枭是死了,但同时也死了不少的雇佣兵。雇佣兵从来都是睚眦必报的,今晚的事件通过媒体一传,无疑是炸药桶的一根引线被点燃。

    “对了鹏局,你知道这些雇佣兵的组织吗?”

    李双喜给了陈梓珊一个眼神,陈梓珊将那雇佣兵手臂刺青的照片递给了鹏局。

    原来还满脸笑容的鹏建国,当看到了那熊的刺青之后,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居然是北极熊雇佣兵团!起初鹏建国以为那些人不过就是毒枭普通的手下罢了,可没想到是强大的北极熊雇佣兵团的人。

    见鹏局脸色大变,李双喜和陈梓珊对视了一眼,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陈梓珊皱着眉头,问道:“鹏局,那些人是什么组织?”

    鹏局摘下了帽子,眼神有些不安的看着两人,缓缓道:“他们是北极熊雇佣兵团。”

    “北极熊雇佣兵团成员众多,大多来自东南亚地区,前些年的时候还并不出名,可近几年不知道为什么,实力迅速飙升,综合实力已经进入了全球十大雇佣兵之列。”

    “没有想到毒枭居然请到了他们!”

    李双喜很是意外,没想到刚才杀死的那些雇佣兵,居然还有这么强大的背景。陈梓珊也是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鹏局见两人都有些被北极熊这三个字影响了情绪,宽慰道:“不过双喜、梓珊你们还是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们身在华夏的领土上,要是北极熊真的有胆量敢踏入这里,他们一定会有来无回,虽远必诛!”

    陈梓珊也是紧握粉拳,马上打起斗志,道:“没错,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件,有很多环节需要走程序,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被鹏局带回了海宁警局。

    深夜鹏局的办公室内,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打着瞌睡,鹏局和整个警局的人员都在忙碌着后续的各种事。

    一夜的时间匆匆过去,信息的传递速度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毒枭叶燊被消灭在海宁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全球。

    ……

    东南亚某国境内,北极熊雇佣兵的总部,头领桑杰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这次护送毒枭叶燊的行动,因为叶燊出了重金的关系,他特地派出了自己的弟弟桑杰亲自前往保护,可万万没有想到,悲剧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发生了。

    因为这件事的重大影响,桑杰将所有的北极熊雇佣兵都集结在了一起。

    桑杰双眼死死盯着视频里的最新消息,怒道:“这是我们北极熊进入全球十大组织排名后受到最大的羞辱,这笔账绝对不能就这么轻易就算了。”

    桑杰的意思很明显,要报复华夏,指着视频之中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的头像,道:“这两个华夏人,他们必须血债血偿!”

    北极熊雇佣兵团的家伙一个个得知了最新的消息之后同样也很是气愤,可他们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畏惧。

    “头领,我们真的要跟华夏作对?我们北极熊能有今天很是不容易,要是真的对华夏的人出手,恐怕结果会很惨。”

    “头领,华夏可是东方的一头雄狮,要是真的惹怒了这头雄狮,我们北极熊会受到极大打击。”

    两个雇佣兵团的高层人员壮着胆子开口道。

    头领桑杰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些利害关系,可这一次死的是自己的亲弟弟,那血浓于水的感情是那么容易说放下就放下的?

    怒火中烧的桑杰掏出了腰间的沙鹰手枪,对着刚刚开口的两个手下门口扣动了扳机。

    清脆的枪声之后,两个手下倒在了地上,桑杰吹着沙鹰手枪枪口处那一缕淡淡硝烟,怒视着所有佣兵团的手下,道:“有谁在废话一句,就是这样的下场。”

    所有北极熊雇佣兵团的手下面面相觑,头领做的决定,他们也不能不从。

    “给我不惜一切代价收集视频中这两华夏人的资料,我一定要亲手毁了他们!”

    话音落下,桑杰扬起了手中的沙鹰,对着视频之中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的影像扣动了扳机。

    “砰!”

    佣兵团的手下纷纷散去,开始想尽办法收集资料。

    头领桑杰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道:“弟弟,你在天上看好了,杀你的人,我会让他付出十倍甚至是百倍的代价!”

    天空顿时一道闪电划过,像是在呼应桑杰所说的话语。

    ……

    以此同时,东南亚境外某国,一个世界级别的贩毒集团内部。

    漆黑的房间中一个看不清年龄、相貌的人静静坐在沙发上,一个手下跪在地上恭敬禀报道:“老大,叶燊死在了华夏。”

    沙发上那人并没有开口说话,手下继续道:“北极熊那边决定以身犯险,不惜代价将杀叶燊的两人给灭了。”

    “哼!”

    听到了这个消息,沙发上的贩毒集团老大终于冷哼了一声,随后轻轻摆手,跪在地上的手下一点一点退出了房间。

    房间里的闲杂人等退下之后,沙发上那人按了按一个遥控,房间的自动窗帘缓缓向两边拉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