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叶燊的话语,李双喜低声道:“梓珊,没用的,我们面对的就是一个亡命徒,要么是他死要么是我们亡。”

    李双喜一句话触动着陈梓珊的心扉,面对死亡的考验,很多时候必须得打破所谓的条条框框。

    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快速做了决定,从不同方向的两侧进攻。

    “梓珊,手枪给你,我负责吸引叶燊的注意力,你将他击毙。”

    李双喜将手枪递交给陈梓珊道。

    陈梓珊很是惊诧,没有手枪,李双喜出去不就相当于是枪靶子么?

    “不不不,手枪你拿着。”陈梓珊本能的拒绝道。

    李双喜一脸郑重之色,没有丝毫的开玩笑,继续道:“梓珊,相信我的实力,这手枪必须是你来拿。”

    李双喜将手枪硬塞给陈梓珊,陈梓珊紧握手枪,道:“小心。”

    躲在树木背后的叶燊,见两人都没有了动静,额头上一粒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小心翼翼的露出一只眼睛,看向了李双喜方向。

    这一看瞬间让叶燊的瞳孔猛缩,只见李双喜快速冲了过来。

    叶燊下意识的举枪对着李双喜扣动了扳机,两声枪响之后,一枚子弹射穿了叶燊脑袋。

    毒枭叶燊脑浆迸出,身体倒在地上,瞬间毙命。

    “李双喜!”

    陈梓珊在李双喜的掩护之下,成功从另一边突袭将叶燊击毙,不过当看到李双喜也倒在了地上,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呐喊道。

    陈梓珊奋力冲向了李双喜,要是李双喜因为这样而死,自己一辈子都会活在阴影之中。

    李双喜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陈梓珊不顾一切抱向李双喜,拼命摇晃道:“李双喜!李双喜!你不是叫我相信你的实力吗?”

    这一刻,泪水已经挂满了陈梓珊的脸颊,止不住的往下流,看着李双喜紧闭的双眼,还以为李双喜是被子弹击中。

    李双喜咳嗽了两声,终于开口道:“梓珊,你这么摇,活人都要被你摇得断气了。”

    李双喜并没有什么大碍,拼尽全力躲闪开了两枚子弹,看到毒枭叶燊的脑袋被打爆,只想静静的躺在地上休息那么一分钟,可没料想陈梓珊却发疯一样的折磨自己……

    听到了李双喜的声音,陈梓珊一秒内恢复了正常,最快速度擦了擦眼泪,看了看地上没有任何血迹,这才意识到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还是很用力的将拳头落在了李双喜的胸口,气呼呼道:“李双喜,你故意的是吧!”

    “噗!”

    李双喜这才刚缓过一口气,被陈梓珊这凶狠的一拳捶中,脸色大变,痛苦道:“我的姑奶奶,你这真当我是那毒枭啊,怎么往死里下狠手?”

    “谁叫你要装死骗我!”陈梓珊很是气愤,才不管李双喜是不是真的痛。

    李双喜满头的黑线,这什么跟什么,自己只是想闭目休息两分钟,怎么还变成装死了。

    虽然下了狠手,可陈梓珊在擦干了泪水之后,还是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查看了李双喜一番,确定他连一点皮外伤都没有受,这才放心了下来。

    “喂,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陈梓珊气呼呼问道。

    李双喜揉了揉自己的胸口,回道:“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我这么年轻,什么都还没有享受过,当然不想就这么死了。所以,情况危急之下,身手也变得犀利一些……”

    “子弹你都躲得过,你到底是不是人?”陈梓珊实在惊讶。

    要是说一次躲开子弹还能说是运气好,可李双喜这完全是数次躲开了子弹的攻击,这就算是华夏特种兵也不可能做到。

    “还有,你的实力从我认识你最开始到现在,完全是呈质的飞跃,这根本不是正常人做得到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还有,你从一个普通的快递小哥,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飞跃成为了公司的老总,这根本就是正常人奋斗十几年甚至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梓珊不问还没有想起来,这一问发现李双喜简直就是存奇迹于一身的一个人,越问越发觉了李双喜的可怕,至少有一点是可以断定的,他不是一个普通的正常人。

    看着陈梓珊那审讯犯人一般的眼神,李双喜抓了抓脑袋,知道自己这一切想要隐瞒下去恐怕是很困难的了,于是只好尽量拖延时间道:“梓珊,这个问题你有一天总会知道的,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机会到了我自然告诉你,你看行不行?”

    李双喜这么一说更是激发了陈梓珊的好奇心,她那明亮的双眸更是直勾勾的盯着李双喜,摇着脑袋,道:“李双喜,今晚我可是做了最大的牺牲,你看看你把我都弄成什么样子了,你要是不告诉我真实的情况,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确实,陈梓珊今晚又是扮作了站街女,又是只身犯险,又是衣着暴露,很拼。

    李双喜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冷风嗖嗖的,道:“这样吧,处理完了这里的情况,明晚你去我别墅,我把我为什么会这样强的情况告诉你,好吗?”

    陈梓珊狐疑的看着李双喜,最终还是选择相信,道:“好吧,明天你要是不告诉我的话,我以后就不去你的公司了,反正现在毒枭叶燊已经死了,我可以被正名了。”

    陈梓珊很是开心,这一段时间自己可是背了很大的锅,如今终于能洗白了。

    “我说话算话的。”李双喜皱了皱眉,道:“再说了,我真的很想让你来我的公司,这公司才刚刚开起来,你这要是又警局工作,我会很难过的。”

    陈梓珊一下子抓到了李双喜的小辫子一样,鬼马的翻了一个白眼,道:“这个嘛,我现在又得重新考虑考虑了,当初是无路可走了,现在不一样,我肯定可以回到海宁警局工作了。”

    “这样吧,就看你明天晚上的表现,要是表现的好,我就去你公司上班,要是你不老实,我就回警局,以后我们各走各的阳光道。”

    李双喜听后汗颜,拿出手机拨通了鹏局的电话,将情况告诉了鹏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