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身材闪着油光的雇佣兵同时发动了猛烈的反攻,李双喜一边躲闪一边寻找着机会。

    阿姆一个翻身,从床上的衣服里摸着了黑色的手枪,上膛之后枪口对准了李双喜。

    听到了上膛的声音,李双喜余光一瞟,看到了黝黑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砰!”

    一声巨大的枪声在房间之中爆发了出来。

    来赚钱的站街女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惊声尖叫,蜷缩在了墙角。

    再次面对子弹的威胁,李双喜利用眼前的雇佣兵做掩体,快速躲闪。

    “啊!”

    其中一个雇佣兵一声惨叫发出,一条手臂被子弹给射穿。

    李双喜从他的腰间摸出了一把军用匕首,对准了床边开枪射击的阿姆,手腕一翻。

    军用匕首笔直飞出,直插阿姆的脑袋,阿姆的瞳孔中已经倒映出了匕首的影子。

    这时候躲闪已经来不及,阿姆连开数枪,将手枪的几发子弹一下打光。

    其中一枚子弹和匕首紧擦而过,可依旧没能将匕首给击落在地,还是按照之前的轨迹,插入到了阿姆的脑门之中。

    阿姆双眼瞪到极致倒在了地上,看向激战中的几人,并没有受到几枚子弹的伤害,依旧在激战中。

    刚才子弹从耳边‘嗖嗖’而过,李双喜感觉到了死神在向自己招手,于是眼神更加的变得冰冷,因为他可不想就这么交待在这里。

    看着兄弟死在了身后,几个雇佣兵彻底被激怒,用出了最强大的实力,对李双喜和陈梓珊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杀人了!”

    几个站街女抱着脑袋蜷缩在墙角尖叫着。

    其中一个雇佣兵看后大怒道:“臭婊子,给我闭嘴。”

    随着房间的激斗和枪声、尖叫声的发出,整个目标酒店都变得动荡起来,每层楼都传来了躁动的声音。

    李双喜心道:“不好,毒枭叶燊并没有在这个房间之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岂不是……”

    一想到叶燊有可能趁乱逃走,李双喜紧握双拳,怒喝一声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眼前几个雇佣兵的实力虽然强大,可李双喜毕竟是修炼者的体质,和其中一人硬刚一拳之后,那雇佣兵的拳面骨头断裂,一声惨叫发出。

    紧接着李双喜用出了近身格斗的本领,将那一米八九的健硕家伙放倒在地,让他连站起来的气力都没有。

    剩下两个雇佣兵都意识到了李双喜的恐怖,纷纷摸出了匕首,在手掌之中翻转着。

    杀意已决的李双喜自然没有被吓退,全身灵气爆发而出,以一敌二。

    划破空气的锋利匕首一次次紧贴李双喜的身体而过,但始终没有伤到李双喜。

    李双喜敏锐的目光发现眼前这两人的薄弱之处在下盘,于是猛攻向了两人的下盘。

    果然,眼前两个雇佣兵承受不住李双喜的攻势,很快倒在了地上。

    李双喜懒得理会这几个死的死、残的残的雇佣兵,一脚踹门而出。

    整个目标酒店已经一片混乱,四处都是人,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放眼一看,并没有发现毒枭的身影。

    两人在整个酒店三层搜索了一圈,发现全都是来找乐子的人。

    李双喜定睛看向了窗外的楼下,眼睛猛地一怔,叶燊和手下上了车子,正准备驶离这里。

    “梓珊,追!”

    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楼下,发现毒枭和手下的几辆车子已经驶离了城郊。

    李双喜直接上了驾驶座,发动了陈梓珊的大众SUV,车速飙上了一百二十码。

    “梓珊,没受伤吧?”

    李双喜一边追击,一边问道。

    “没有。”陈梓珊摇了摇脑袋,目光紧盯着前方,道:“没想到那叶燊如此狡猾,居然没有在三楼。”

    这一点也是出乎了李双喜的意料,原本以为站街女最多的三零三会是叶燊所在的房间,可居然是雇佣兵在的房间。而之前被认为最不可能在的一楼,应该才是叶燊真正所在的房间。

    李双喜将油门踩到底,眼神决绝道:“他这次休想逃出海宁!”

    黑夜的公路上,毒枭叶燊在几个雇佣兵的保护之下,火速逃离海宁。

    “妈的,这次已经够隐秘了,没想到还是被人盯上了。”

    矮个子叶燊摸着脑袋,很是气愤。

    这一次他乔装打扮,为的就是来海宁做一笔惊天的买卖,而且还不惜重金请了雇佣兵,可没想到还是被人给发现了。

    “放心吧老板,至少你现在是安全的。”

    此次负责保护叶燊的雇佣兵头头桑吉道。

    “安全有个屁用,你知道老子这次损失了多少钱吗?上亿!九位数啊!”视金钱为生命的叶燊暴跳如雷道。

    “BOSS,后面有车子追来了。”

    驾车员突然开口道。

    “什么!”

    原本就心情很不好的叶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更是气得不轻,双目喷火怒斥道:“还敢追来,给我干掉他们!”

    副驾驶位置上的雇佣兵头头桑吉看了看后方漆黑的公路,一辆白色的车子正在全力追来,于是下令道:“到没有车子的路段放慢车速,让他们有来无回。”

    “是!”

    很快,双方来到了一段平坦的公路,路上几乎没有其余的车辆,毒枭一方故意放慢了车速。

    李双喜追击上来,明白了对方的用意,扭头看了一眼陈梓珊道:“梓珊,今晚可能要委屈你这辆车子了。”

    陈梓珊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马上数枚子弹射在了保险杆和引擎盖上,发出了一通霹雳的响声。

    李双喜猛打一把方向,快速避开了其余数枚子弹的射击。

    刚才对方的一番射击,已经击碎了大众SUV一边的大灯。

    “妈的,以为有枪就能为所欲为?”李双喜很是气愤,看着前方减速的车子,油门轰到底。

    这举动可是把陈梓珊吓了一跳,迅速道:“李双喜,你这不会是想要玩碰碰车吧?”

    “宾狗!”

    李双喜微微一笑,吐出了一个英语单词,华夏语翻译就是‘答对了。’

    陈梓珊看着车子速度快速提升,马上就要顶上了前面的黑色轿车,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