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李双喜的决定,陈梓珊内心很难接受,如果行动稍微有一点失误,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李双喜看出了陈梓珊很是不安,直视着她那一双透亮的美眸鼓励道:“梓珊,我们没有退路,只有将那毒枭叶燊给抓住,才能对得起在瑞城死去的那么多人。”

    “打起精神来,枪林弹雨我们都走了过来,今晚就是我们复仇的时刻。”

    李双喜也明白陈梓珊还没有从之前的阴影之中彻底走出来,但既然都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根本没有退路可言。

    陈梓珊看着房间地上的那雇佣兵的尸体,深吸了几口气,点头道:“好吧。”

    陈梓珊微微一笑,手指撩动着秀发,重振旗鼓,准备打入三零三房间。

    “梓珊,声东击西,我们一定能成功的。”李双喜伸出拳头打气道。

    两人的拳头相互碰撞了一下,随后李双喜顺着窗户而出,陈梓珊抄起了一瓶啤酒打开房门而出,各司其职。

    陈梓珊摇摇晃晃来到了三零三的房间门口,仔细一听,里面的动静果然很大,于是将那‘沉重’的脑袋靠着房门,一边敲一边喃喃自语,做出了一副酒醉的模样。

    很快,三零三的房间门被打开出了一道缝隙,一个男人那如鹰一样的双眼盯着陈梓珊,并没有开口说话。

    陈梓珊扬起了手中的酒瓶,咕咚咕咚将那啤酒喝下了肚中。

    陈梓珊明显摆出了酒醉的姿态,一部分的啤酒并没有直接入口,顺着那白皙长颈流淌而下,最终消失在了T恤中。

    房间里的男人自然抵抗不住陈梓珊这样‘湿身’的诱惑,一把扯住了陈梓珊纤细的手臂,将她拉进了房间。

    陈梓珊则故作姿态,一声尖叫发出,可声音才刚刚脱口,一只大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

    “这么性感的小妞,不享受一番真是暴殄天物。”

    那男子一边拖拽着陈梓珊,一边舔着舌头道。

    陈梓珊进房间之中,迅速观察里面的情况。

    房间内有十多名来自附近的站街女,她们三五成群的围着几个身材健硕的汉子,正在做着不堪入目的事。

    陈梓珊目光扫视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毒枭叶燊的身影,这个房间里的几个人好像全都是他手下雇佣军。

    陈梓珊暗道不妙:“叶燊不在这房间之中,那等会李双喜的进入岂不是打草惊蛇。”

    “嘿,阿姆,什么地方弄来的一只醉鸡?”

    见同伴拉着一个醉醺醺的女人进来,正在享受的一个雇佣兵道。

    “哇哇哇,这个华夏女人可真是太极品了,看看那一双腿,足够我们玩年了。”

    另一个家伙更是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陈梓珊的身上。

    “快闪开!”在窗子边的一个家伙看到陈梓珊后也是一把将面前的三个站街女推开,迈步走向了叫阿姆的家伙。

    “哇吼!这妞真是极品,比整个屋子里所有的都要棒!”

    阿姆也不吝啬,一脸笑容道:“兄弟们,来一起爽吧!”

    陈梓珊看着房间里的几个雇佣兵都被自己吸引,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汗,毒枭叶燊是真的没有在这个房间之中。

    被冷落的站街女纷纷不满,一个个满脸愤怒的瞪着陈梓珊。

    几个雇佣兵已经将陈梓珊团团围住,做出猥琐的姿势,满脸邪恶的表情。

    “啧啧啧,醉成这样的美妞,不要白不要。”

    阿姆宽厚的大手直接抓向了沙发上半靠着的陈梓珊。

    没有办法,陈梓珊只能被迫还手,手中那啤酒瓶以电光火石的速度抡向了阿姆的脑袋。

    本以为是鲜血和啤酒四溅的场面,可一切并没有按照陈梓珊的想象发生。

    放眼一看,阿姆将啤酒瓶紧握在了手中,嘴角微微上扬,神色挑衅的看向了陈梓珊,道:“醉鸡的脾气看来还挺暴躁。”

    陈梓珊手腕发力,想要将啤酒瓶抽回来,可发现对方的一只大手就像铁钳子,一丁点都抽不动。

    陈梓珊大惊,快速从沙发上翻身而起,用出了全身的力量,对着叫阿姆的男子打去。

    眼看拳头就要落在了阿姆的面部,可后方的家伙突然出手,大手拽住陈梓珊的肩膀,用力一扯之后她的整个身体倒摔了出去。

    陈梓珊在地上翻滚了两圈落在了窗边,紧咬贝齿,心中暗骂道:“这些雇佣兵的实力还真是强悍,居然偷袭都失败了。”

    房间内的几个雇佣兵这时候也看出了陈梓珊的身手,吹胡子瞪眼的看向了陈梓珊。

    “阿姆,看来这小妞自己送货上门是有目的,还以为是醉鸡,原来都是装的。”

    “不过就这样的身手也敢装醉上门?这华夏妞的脑子有病吧。”

    “管她奶奶的,既然她已经进来了,就别想着出去了。”

    “等会把她彻底绑住,然后在慢慢的折磨她,今晚就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几个雇佣兵摩拳擦掌的走向了陈梓珊,房间内的站街女也都退闪到了一边的墙角。

    此时的陈梓珊把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李双喜的身上,自己根本就不是眼前几人的对手。

    “砰!”

    陈梓珊身后的窗子玻璃被踢碎,李双喜一跃而入,来到了陈梓珊的身边。

    几个雇佣兵也都被突如其来的李双喜给惊住。

    “看来还有帮手。”其中一个家伙快速道。

    李双喜丝毫不给他们有更多的反应机会,快速闪身发起了进攻。

    只见原地留下了李双喜的几道残影,他犹如刚出笼的狮子,一拳头落在了其中一个雇佣兵的胸口。

    那家伙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已经摔到了房间的门边,口中吐着鲜血,面部的五官扭曲在一起,十分痛苦。

    “怎么可能?”

    叫阿姆的汉子大惊失色,自己兄弟什么样的实力他是知道的,居然被一个年轻小子一拳打倒,简直太匪夷所思。

    陈梓珊并没有愣着不动,同样联手李双喜,一切发起进攻。

    李双喜首次面对几个雇佣兵,没有保留自己的实力,用出了最强的力量,他深知只要稍有不慎,自己很有可能会被玩弄得粉身碎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