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李双喜见情况不妙,加快了车速,想要过去帮助陈梓珊,不过,这时情况出现了转机。

    几个站街女伸手抓向陈梓珊,陈梓珊反抗期间,毒枭叶燊的手下正好出来,目光紧盯向了陈梓珊。

    按照之前的情况,这个汉子是专门下来负责帮助叶燊觅食的。

    陈梓珊没想到阴差阳错的鱼儿上钩了,更是装出一副柔弱易推倒的模样,满脸委屈。

    果不其然,在陈梓珊丰富的表情配合之下,那汉子停下了脚步,用蹩脚的华夏语道:“嘿,你,过来。”

    陈梓珊一愣,那家伙居然还是一个外国佬,可模样乍一看和华夏人没有什么差别。

    几个包围着陈梓珊的站街女一愣,看了看身边的那汉子,也都看到他之前出来拉人,立马围拢了上去。

    “帅哥,这么发达的胸肌呀,要不要今晚我来伺候你?”

    “帅哥,没想到你还是外国人?都说外国人那方面很强,是不是真的?”

    “对呀对呀,不如让我们几个感受一下你的威猛?”

    “姐妹们的技术包你满意,要不我们现在就上去?”

    几个低俗的站街女搔首弄姿,各自用出了最强的能耐,心中都想说不定今晚还能赚取到一笔外汇。

    可那外国汉子根本不理会主动贴上来的站街女,强壮的手臂一推,几个站街女歪歪倒倒摔向了一边,道:“滚开。”

    外国汉子双眼之中只有陈梓珊一个人,道:“你,跟我上去,钱,不是问题。”

    陈梓珊用胆怯的眼神看着外国汉子,轻轻点头。

    几个站街女很是不爽,臭骂道:“你这煞笔外国佬,有病吧!”

    “还有你这臭婊子,有本事别出来,要是出来,我们姐妹非弄死你不可!”

    外国汉子懒得理会站街女,对着陈梓珊勾了勾手指,迈步走进了目标酒店。

    陈梓珊低着脑袋,跟上了他的脚步。

    李双喜见两人进入了酒店,将车停在了路边,快步上前,搂住了刚才为难陈梓珊的一个站街女,装作是喝酒醉,大大咧咧道:“走,今晚陪爷好好的乐呵乐呵。”

    面对突如其来的李双喜,站街女很是兴奋,一边搀扶着李双喜一边道:“爷,不是这边,我们是隔壁的!”

    站街女最喜欢的就是李双喜这样酒醉的男人,情况好的话,一晚上什么都不用干,就能大赚一笔。情况差点就是弄得满屋子的呕吐物,但也是能大赚一笔,毕竟酒醉男人神志不清,钱是最好赚的。

    李双喜才不会管那么多,硬生生拉着站街女走进了目标酒店,道:“不管,今晚就要在这家,隔壁不去。”

    站街女自然也只能顺着李双喜的意愿,这样的情况她们也都遇到过,总之明天一觉醒来,她们都是最大的受益者。

    目标酒店只有三层,不过装修的还挺不错,李双喜左右看了看,毒枭叶燊应该没有在这安静的一层,于是搂着站街女歪歪倒倒的上了二层。

    来到了酒店二层,李双喜发现这层也是十分安静,没有见到陈梓珊的身影,打算迈步走向第三层。

    “爷,就是这里了,可别在上了。”站街女拽住李双喜,拉着李双喜就往房间方向走。

    李双喜没想到这站街女的力气那么大,心中暗道:“你妹,这完全就是悍妇,之前不会是干农活的吧,力气忒大。”

    来到了二楼走廊尽头的一间房,站街女道:“爷,今晚就睡这里了,走。”

    站街女打开了房门,李双喜故作出呕吐状,一个闪身进了房间,将门关上反锁,道:“等等,我先去趟厕所。”

    站街女一时间懵逼了,刚才发生了什么情况,自己居然被锁在了房间外,也只好催促道:“爷,快点,别让人家等太久。”

    “等你妹哦。”李双喜看了看空荡的房间,直接来到了窗子边,打开窗户顺着边缘攀爬而上。

    李双喜这时候也不知道陈梓珊在哪一个房间,只好先进入其中一间,开始地毯式搜索。

    李双喜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眼前的一间,发现客厅里空荡荡,遍地的凌乱衣服。

    李双喜冷哼一声,悄悄进入了房间,看到了浴室里有三个身影,一个汉子两个女人,似乎正在鸳鸯戏水。

    确定了陈梓珊并不在这间房,李双喜正准备想对策,浴室里的汉子似乎发现了外面的动静,停止了动作,裹上浴巾迈步走了出来。

    李双喜一惊,这个汉子居然像狗一样敏锐,看来毒枭叶燊这次带来的不是一般人。

    李双喜躲藏在了墙壁的盲区处,屏住了呼吸。

    看着客厅地板的人影越来越靠近自己,李双喜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道:“看来必须要出手了。”

    裹着浴巾的汉子手持锋芒闪烁的匕首,一步一步靠近李双喜。

    李双喜用出了最快的速度闪身出手,转身犹如一道闪电,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着汉子手臂,让那匕首划过了他自己的脖颈。

    一道血痕出现之后,汉子瞳孔放大到了极致,鲜血如泉水一样喷发了出来,整个人眼睛一闭倒向了地面。

    为了不弄出更大的动静,李双喜搀扶住了汉子让他安静的死在了客厅的地面。

    李双喜迅速跑到浴室,拉开门后也顾不得欣赏什么,做出了‘嘘’的姿势,问道:“知不知道你们姐妹最多的去了哪个房间?”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蹲点观察,李双喜估摸着有二十个左右的站街女进入了酒店,想必伺候毒枭叶燊的应该是最多的,所以才这样问。

    “三,三零三。”

    其中一个站街女胆颤心惊的回道。

    “好,你们就在这里别动,这些人都是毒贩,外面全都是警察,要是你们乱跑的话,没人保证你们的安全。静静的等待着警察行动结束,知道了吗?”李双喜忽悠道。

    两个站街女听后呆滞的点了点脑袋,随后李双喜悄悄摸摸离开了这房间。

    ……

    三楼的某间房内,陈梓珊被那外国汉子带进了空荡的房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