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抉择的鹏局看了看李双喜的眼神,依旧是那么的不为所动,也只好长叹一声,点头道:“好吧。”

    “不过李双喜、陈梓珊我有一个要求,要是你们不能保证,这事免谈!”

    李双喜已经猜出了鹏局想要说的话,一脸严肃道:“我们保证活着回来!”

    陈梓珊心中震颤,鹏局点了点头,也不在废话,立即利用警方系统,从城市各个角落的监控入手,追查毒枭叶燊的踪迹。

    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也都没有闲着,鹏局的办公室内有数台电脑,同时开工,查找起了毒枭叶燊的下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利用高新技术,很快查到了叶燊在海宁的踪迹。

    “太好了,在城郊的一家酒店。”陈梓珊兴奋道。

    李双喜双眼微微眯了起来,道:“既然这样,我们马上出发。”

    “等等。”鹏局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人,道:“平安回来。”

    “是!”

    查到了毒枭叶燊的下落,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驾车前往了城郊的那家酒店。

    来到酒店的周围,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在车上静静的观察起了四周的情况。

    “这毒枭还真是狡猾,找了一家这样的酒店,周围如此安静,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可以被他尽收在眼底。”陈梓珊在车子拿着望远镜观察了一番道。

    李双喜点了点头,还真是这么一个情况,车子都不敢靠近,实在太容易被发现。

    这里是海宁的城郊,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用自家的地盖起了几层的楼房,然后用来赚钱,几乎每家每户都是酒店、宾馆和洗浴中心,颇有一番红灯区的味道。

    由于城郊的关系,白天四周基本上没有什么出入,马路上就连路过的车子都很少。

    “现在麻烦了,我们两人假扮情侣那套肯定是用不了了。”李双喜快速道。

    上一次在瑞城的商场,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假扮情侣,在叶燊面前两人还被迫拥吻了起来,如今这次自然是不能再用的了。

    “看来我们只能在这里远远的守候了,希望他能出来,不然酒店里实在太难下手了。关键是这里都还没有制高点,三五层的自建楼房什么都观察不到。”陈梓珊看着周围的环境很是头疼。

    李双喜右手摩挲着下巴,低声道:“只希望最坏的情况不要出现,要是他所有的行动都定在酒店里,那我们可真就麻烦了。”

    现在整个的局势很清晰,毒枭叶燊利用着酒店周围特殊的环境优势,形成了外部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发现和易守难攻的态势,而李双喜、陈梓珊两人只能远远的观望着城郊酒店。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整个城郊酒店都没有什么动静,夜幕一点一点的笼罩在了这座城市,去城里务工的人也都下班回来了,这时候周围开始稍微热闹了一些。

    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各家宾馆、酒店门前出现了站街女,年龄也是参差不齐,大的有四十多岁的,小的有十多岁的,她们穿着暴露,互相聊着天,就好像是在等候着猎物上钩一样。

    也正是因为站街女的出现,整个城郊人员流动变多了起来,甚至有数辆从城里开来的车都停在了路边,一群男人下车之后目光猥琐的扫视着周围的站街女,确定人选之后便直接迈步搂着站街女走进了宾馆、酒店中。

    “没想到海宁的城郊是这么一个样子。”陈梓珊看着霓虹灯闪烁的牌坊道。

    “没有办法,人都是要生存的,你以为那些站街女想过这样的生活,每天面对不同的男人?”李双喜感叹道:“而且这次我们还要感谢这里的环境,要是没有她们,我们连一点靠近酒店的机会都没有。”

    陈梓珊转念一想还真是,本来这里的白天一片的寂静,根本不敢打草惊蛇,可现在被这么一弄,自己完全可以驾车过去了。

    不过李双喜并没有着急靠近,而是继续用望远镜观察着城郊酒店的情况。

    望远镜之中,毒枭叶燊所住的那家城郊酒店门前也有数名站街女。

    时间依旧一点一点的流逝着,李双喜观察到了一个情况,目标酒店门口的站街女越来越少,都回到了酒店之中。

    而且更夸张的是,白天商场见到的那几人时不时出来,将旁边宾馆的站街女也拉拢进了目标酒店。

    李双喜嘴角微微一咧,道:“看来叶燊的欲望还真是不小,这一晚上要那么多!”

    陈梓珊看后一脸愤恨,咬牙切齿道:“禽兽!”

    李双喜听到之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呵呵一笑,陈梓珊扭头看了看李双喜,道:“喂,你这笑什么笑,那么多的女人要被糟蹋了,你还笑得出来?”

    李双喜制止了笑容,板着脸反驳道:“梓珊,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怎么能叫糟蹋,人家可都是你情我愿的。”

    “最关键的是我已经想到了办法,等会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陈梓珊一愣,追问道:“什么办法?”

    李双喜打了一个响指,道:“原来看似没有办法攻克的堡垒,其实也并不是想象之中的那么难……”

    见李双喜卖起了关子,陈梓珊直接打断道:“废话少说,说正经的!”

    李双喜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咧着牙齿,看向了陈梓珊,笑道:“梓珊,这办法很简单,不过恐怕要牺牲一下你的色相。”

    陈梓珊看着李双喜的模样,又看了看前方周围的那些站街女,马上明白了李双喜的意思。

    “什么!你要我堂堂一个女警去做站街女?”陈梓珊本能的拒绝道。

    李双喜一边忍住笑,一边劝说道:“是呀梓珊,你没看到那毒枭叶燊的欲望很大么,七八个都还不能满足他,这个时候你要装成是站街女混进酒店的话,我们行动就成功一半了。”

    “再说了,以你的身手,会怕叶燊?我们这招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李双喜越说越起劲,道:“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装扮成那些站街女的,以你的姿色过去,一定能成功。”

    陈梓珊听后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的装扮,道:“可是我穿这么正经,怎么也不像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