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子比较小的朱二狗吓得连连摆手拒绝,回道:“双喜哥,我不行,我怕会把你这运输公司给搞砸了,我一点经验都没有。”

    李双喜郑重的看着朱二狗,一点开玩笑的神色都没有,道:“不会你可以学,我相信你的能力。二狗,要想成为人上人,得到大家的尊重,那就必须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看着李双喜的双眼,朱二狗深吸了几口气,回道:“好吧双喜哥,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朱二狗随后驾驶着五菱宏光将这一段时间的药材送往了新公司。

    李双喜看了看周永胜父女俩,道:“伯父、思敏,你们明天都随我一同去公司吧,种植基地已经稳定了下来,交给耿小宝一个人就可以了。”

    周永胜点点头,这一段时间在青云村的生活也差不多了,道:“双喜,之前我永胜堂还有些伙计,你要是缺人的话我可以让他们来顶上。”

    “太好了伯父,现在公司需要的就是人才,你找来的,我自然放心。”

    周思敏嘟着嘴巴道:“李双喜,可是我去你的公司能干什么,我是医学专业的。”

    “思敏,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思想能不能跟上时代。又不是说你学医学专业的就非要从事对口的工作,你可以放眼看看其它呀,说不准还发现了你的一些新天赋。”李双喜劝说道。

    反正公司要开,有很多的岗位,李双喜打算将身边的朋友都拉了顶上,让大家都一起致富。不过转念一想,好像自己认识的都是妹子,这样一来公司有点像古代皇帝的后宫了……

    周永胜听后也是道:“就是思敏,你现在还年轻,双喜又这么有本事,你跟着他好好干几年,说不定老爸我就可以享清福了。”

    周思敏满头黑线,无语道:“老爸,这学医当初还不是你让我学的,怎么现在又变了?”

    “双喜说了呀,学什么专业不一定非要从事相关专业的工作。”周永胜钻牛角尖道。

    李双喜听后也是哈哈一笑,这伯父可真是好玩。

    “罢了罢了,明天我就和你去公司里看看吧,在村里这段时间,看我皮肤都弄成什么样子了。”周思敏大大咧咧道。

    安定了周永胜父女俩,李双喜去了一趟耿叔家,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养,耿小宝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估计再有个把星期,就能彻底和之前一样了。

    “小宝,青云村的种植基地我就交给你来管理了。”

    李双喜将开公司的情况告诉了耿小宝,随后交代道。

    耿小宝拍着胸膛道:“双喜哥,你放心的去吧,我一定帮你把村里的事情处理好。”

    “村民们要发的钱不够了你随时打电话给我,我转账给你。”

    “好。”

    耿小宝这边的事情也处理完了之后,李双喜回到了家中,第二天一早和朱二狗以及周永胜父女四人前往了海宁。

    双喜药业还没有正式的营业,这几天都还处于磨合准备阶段,李双喜又购置了数个现代炼制丹药的高炉和药缸,全都放置在了写字楼特别设计的生产车间之中。

    周永胜父女俩先回了家中,朱二狗往返运送着药材,李双喜一人来到了公司。

    李双喜才刚进了公司,就见楚涵的办公室挤满了人,争吵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你凭什么开了我?你知道我为这个公司付出了多少的青春和时间吗?你这才来一天就开除我这几年的老员工,我不服气!”

    “就是,别以为你是什么厉害的风云人物我们就会怕了你,你这一下就把我们全都开了,这公司立马就会倒闭!”

    “叫你一声楚总没想到你这女人还蹬鼻子上脸了,真以为我们大家伙是好欺负的?”

    “说什么我们也不会才来到这新的办公室就走的。”

    楚涵办公室内老员工们纷纷不满被辞退,联合起来抗议。

    李双喜这个时候也迈步走了进来,微微皱起了眉头,看来楚涵已经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整治。

    见李双喜来到,被辞退的员工纷纷向李双喜哭诉和抱怨,全都是关于楚涵的。

    “李总呀,你可算是来了,你这要是再晚来几分钟,就见不到我们了。”

    “李总,你快来管管这楚总,今天一来就将公司接近一半的人员都开除了,要是这么下去,不出三天,这公司就彻底倒闭了。”

    “对呀李总,你说我们大家伙为了公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这不是瞎搞事情吗?”

    “就是啊李总,你说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要是没有了这份工作,可叫我怎么活下去。”

    面对被辞退者的抱怨和不满,楚涵终于开口道:“你们不过就是在这公司里混吃等死的,现在公司重组,像你们这样的寄生虫自然要被清扫出局,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被辞退的人员听到楚涵的话语,更是气愤不已,道:“李总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她这一下子裁员一半还说我们是寄生虫,这根本就是造谣啊。”

    一时间,众人的争论声引来了不少员工的驻足围观,人事经理潘莹迅速挤进了办公室,道:“李总,要不要我让保安来……”

    李双喜轻轻摆手,示意不用,看着眼前情绪激愤的众人,道:“楚总现在是双喜药业的执行总裁,她做的决定我不会干涉,既然你们都已经被辞退,那就收拾东西离开公司吧。”

    什么!李双喜的一句话让眼前众人的心一下跌到了谷底。平心而论,他们平日里的工作是很不上心,他们的年龄也都三四十岁,以为找到了温床,这份工作可以一直干下去,可没有想到这才来的执行总裁,直接就斩断了他们的美梦。

    李双喜摆明了态度之后,被辞退员工全都暴躁了起来。

    “无情的资本家,这简直就是压榨,用完了我们就过河拆桥,想这样忽悠我们,不可能!”

    其中不少的员工卷起了衣袖,怒气冲冲,迈步走向了楚涵,一副要动手的模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