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重新回到了办证大厅,还是那个通道,再次排队,十多分钟后来到了肥胖女人的面前,而马市长则是跟在李双喜的身后静静观看着。

    “你好,我来办理一下营业执照。”

    听着耳熟的声音,肥胖女人抬起了脑袋,当看到来的人又是李双喜,双眼斜视着李双喜。

    冷嘲热讽道:“我说小伙子,你这怎么又来我窗口了?刚才不是还要嚷着骂着投诉我么?”

    面对肥胖女人的冷嘲热讽,李双喜这个时候选择了忍耐,继续道:“我是来办营业执照的,没有必要和你一般见识,这是我的资料,麻烦你给我审核一下。”

    说话间,李双喜将自己的资料再次递给了肥胖女人,那女人接了过来,心中暗道:“看我这次不好好的折腾死你,还不和我一般见识,哼哼,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肥胖女人故意放慢了速度,一页一页仔细的查看着李双喜的资料,她就是要让李双喜今天的时间都白白浪费,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肥胖女人一脸吃惊,这李双喜的资料竟然都是齐全的,根本让自己找不出一丁点的毛病。

    于是肥胖女人只能鸡蛋里面挑骨头,道:“这个资料上的章盖一点都不清楚,你看看这只有一半,让我怎么给你办证?”

    “还有你这资料,乱七八糟的,人家的可都是整整齐齐,拿回形针串好的。”

    肥胖女人七七八八说了一堆无关紧要的理由,随后再次手臂一挥,将李双喜的资料给扔向了地面。

    “啪塌!”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资料落在了地面上。

    看到了这里,李双喜身后的马市长再也没有办法忍受了,上前两步怒斥道:“你这是什么办事的态度!有你这么欺负人民群众的吗?”

    肥胖女人不过就是工商局里的一个基层员工,并不识得马市长,见居然又有人跳出来怀疑自己的办事态度,拍案反驳道:“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老娘从来都是这个办事态度,要是觉得不好就别来这里办啊!”

    马市长没想到肥胖女子居然如此嚣张,目中无人的姿态实在是张狂到了极致。

    “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真是反了天了!”马市长二话不说直接掏出电话,拨通了工商局局长的电话,怒骂道:“高松!你可真是办得一手好事呀,这都是一群什么手下?五分钟内,你马上给我赶到办证大厅!”

    工商局局长高松完全是懵的,这接起电话来怎么就是一通的责骂,不过能让马市长如此动怒,恐怕是出大事了,于是便带着几个手下火速赶往了办证大厅。

    肥胖女人有些发傻,眼前这普普通通模样的人到底是谁?居然直呼工商局局长的名字,难道他真的有那么厉害?还是说只是找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来吓唬自己罢了?

    可是办证大厅很快进来的几个人让她彻底的傻了,不仅仅是有她的顶头上司肖冰,而且局长高松也真的被叫来了!

    马市长没有给几人一点好眼色,手指着肥胖女人,大发雷霆道:“高松,这就是你们工商局办证大厅招来的工作人员?对人民群众大吼大叫,还将资料直接扔到地上,你是不是眼瞎了找这样的废物来大厅?”

    工商局局长高松看了看地上散落的资料,吓得一声冷汗,这一段时间海宁里正在搞办证作风的改善工作,本来以为自己这里是绝对不可能出什么问题,可现在没想到……

    高松快步上前,点头哈腰安抚道:“马市长,对不起对不起,没想到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出现了那么严重的事,你稍安勿躁,我马上给你处理。”

    高松怒目看向了手下肖冰,办证大厅这一块一直以来都是归他管理,肖冰一哆嗦,意识到自己这次可是摊上大事了。

    那肥胖女人正是自己的亲戚,通过关系进的工商局,在局里这么几年,确实是目中无人。

    而此时的肥胖女人,听到了马市长三个字,又看到局长都在他的面前那么恭敬,如被雷劈到一般,知道这次是惹到老天爷了,身体早已经不停的颤抖着。

    肖冰哪里敢有丝毫的怠慢,快步走到了肥胖女人的窗口前,低吼道:“你是怎么办事的,居然得罪马市长!”

    “姐夫我错了,我不知道他是马市长。”肥胖女人吓得瘫软在那里,连忙求饶道:“是我有眼无珠,姐夫你快替我求求情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李双喜冷哼一声,道:“不是故意的?这已经是你第二次将我的资料扔在了地上。”

    对于这样的办证人员,李双喜没有一点同情,就应该把位置让出来,给更多有潜力的年轻人上。

    肖冰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都把马市长气成那个模样,还说什么求情。要是被一般的投诉,那自己或许还能搞定,可现在,事情完全是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畴,而且马市长要是追究下来,自己也难逃其咎。

    肖冰咬牙切齿,道:“这次我也帮不了你,谁让你自己眼瞎!”

    肖冰的话音才刚刚的落下,工商局局长高松走了过来,怒道:“从现在开始,你被开了!我们工商局不需要你这样的人!”

    高松的一句话就好像是一枚重磅炸弹落在了肥胖女人的脑海之中。

    “高局长,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在这里已经干了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肥胖女人哭诉求饶道。

    这时的肥胖女人哪里还有刚才张狂的姿态,已经怂的和狗差不多。

    马市长厉声道:“现在知道求饶了?刚才对着我七吼八叫的样子哪里去了?是你自己让自己丢了工作,怪不了谁!”

    马市长都这么说了,海宁工商局的几个高层人员哪里还敢废话一句,全都吓得不知所措。

    “交接完了工作快点离开这里,你这位置需要让给更好的年轻人坐。”高松冷冷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