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涵所居住的别墅庭院前可是安了一扇大铁门,到处都装着监控,看上去有些森严,应该是防止众人的骚扰。

    楚涵将几位医生送出了别墅,锁上铁门后看着门前的众人,脸色有些暗淡道:“你们都回去吧,我暂时一段时间都不会考虑加入你们的公司。”

    李双喜看着楚涵的眼神,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楚涵小姐,我们公司诚心邀请你加入,薪水任由你开,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

    “楚涵小姐,我们公司可是华夏领军巨头企业,这次来是想让你去我们公司任职,你有任何的需求,我们公司都可以给满足你。”

    尽管楚涵已经开口拒绝了在场的所有人,但是依旧有不死心的人继续争取道。

    楚涵听到之后更是一脸不悦,翻了个白眼提高分贝道:“我想你们还是没有理解我说的话,我不会加入你们任何一家公司的,你们要是再不离开,我就要通过警方或者法律的途径来解决了。”

    楚涵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全都虚了,他们也都知道,在这样下去,他们的行为直接构成了扰民。

    李双喜看着安静下来的众人,轻轻一笑,暗道:“还说什么大公司的人,看来也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一句话就被楚涵给制住了。”

    楚涵见众人都冷静了下来,转身准备回别墅之中,李双喜迈步上前开口道:“楚涵,我想我能帮你解决现在的困难。”

    刚转身的楚涵闻声停下了脚步,回眸看向了李双喜。

    看着楚涵转身那优美的片刻,李双喜眯起了眼睛,脸上挂上了微笑,心中感叹这一刻的楚涵真是美如画。

    当楚涵看到说话的人是李双喜后,眉心处拧出一个小疙瘩,道:“怎么又是你,我已经说过了,我对你的公司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还是去另请高明。”

    庭院外的众人也全都怒目相视着李双喜,这个开着五菱宏光的土鳖,居然还敢跳出来,而且怎么听楚涵的语气,好像是已经拒绝过他一次了。都被拒绝一次了还敢上门,并且直呼着楚涵的名字,真是不要脸到了一定的地步。

    李双喜并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目光,淡淡笑道:“楚涵,我现在不是和你来谈公司的事。刚才我看到几个医生一副沉重的模样从别墅出来,想必里面一定有难以医治的病人吧,或许我能帮你。”

    楚涵一听,马上问道:“你是医生?”

    “我不是医生,但我的能力远远超过医生。”李双喜一脸平静的回道。

    经过了早上咖啡厅的尴尬,李双喜此时已经不在青涩,而是充满了自信。

    不过周围的众人可不这么认为,他们没能请到楚涵,也不想让李双喜得逞,开始煽风点火拆台。

    “不是医生小兄弟你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人家楚涵小姐随便打个电话叫来的都是最有名气的医生,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楚涵小姐,你可千万别信他的话,刚才在外面他可还跟我们吹大话扯犊子呢。”

    “就是,要是让你去医治,楚涵小姐家里病人的情况肯定会加重,说不定还会出现什么意外。”

    “小兄弟,你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这样的话也敢说出口?”

    楚涵并没有在意铁门外其余人的话语,脑海之中全都是自己妹妹的身影。她不知道此时此刻是否应该相信李双喜,毕竟自己请了世界各地的名医,妹妹的病情依旧没有任何的好转,如今更是一步一步的恶化。

    犹豫了片刻楚涵回道:“李先生,你还是请回吧。你不是医生,更不可能知道我现在面对的是什么情况。”

    说完之后楚涵没有再留念,转身走向了别墅大厅。

    李双喜并没有放弃,声音再次在楚涵的身后响起:“楚涵,有时候希望就在你的眼前,你为什么不尝试把它抓住,还是你就是一个自暴自弃的人?”

    听着李双喜的声音,楚涵的脚步缓缓放慢,最终停了下来,不知为何开口问道:“你真的能力超过医生?”

    “嗯。”

    李双喜打算赌一把,这个时候并没有看到病人,也不知道别墅里面到底那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要是得了什么癌症,自己还真是救治不了。但想到自己拥有灵气和奇异空间,李双喜十分有底气的回道。

    楚涵也没有再多话,转身打开了大铁门,让李双喜走了进来。

    李双喜微笑道:“谢谢。”

    楚涵却是高冷回道:“要是等会你没有办法和能耐,我一定要会报警抓了你!”

    话音落下,楚涵在前方带路,李双喜在后面跟着,两人一同走进了别墅的大厅。

    铁门外的二三十人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吃惊道:“纳尼?这样也可以?”

    进了别墅,李双喜四周看了看,这楚涵的家里还真是奢华,居然配备了两台机器人管家。

    “给李先生倒杯水。”楚涵对着机器人管家道。

    “好的。”

    机器人管家马上回道。

    李双喜摆了摆手,拒绝道:“喝水就不用了,你还是先带我见一见病人吧,我说过是来帮助你的。”

    楚涵一愣,给机器人管家重新下了命令,随后带着李双喜上了别墅的二楼。

    一边上着楼梯楚涵一边道:“她是我的亲妹妹,叫楚菲。老天对她实在不公平,自幼她身体就出现了肌肉萎缩的情况,我本以为这病能够医治,可是没有想到,这都十多年的时间了,她的病情还是没有任何的好转。”

    “我利用关系带她到了全世界各地接受治疗,无数著名的医生都诊治过了,可都无济于事。这一段时间,她的病情开始恶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才十七岁,老天为什么这么的不公平,剥夺了她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楚涵越说情绪越激动。

    透过此时楚涵的眼神,李双喜能够体会到那样的感受,自己同样也有妹妹。

    李双喜问道:“那有没有查出她的病因到底是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