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芯瑶瘪着嘴巴摇着小脑袋,李双喜一脸无语,感情全都不记得了。

    李双喜提醒道:“那天晚上你和我说了一些关于你家族的事,还有关于自由、命运的话题。”

    “啊!那天晚上我和你说了那些?”林芯瑶一脸紧张之色,问道。

    李双喜淡定的点了点头,林芯瑶看后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那些可都是她的小秘密,没想到喝喝酒居然全都告诉了李双喜。

    “芯瑶,你不要多想,我这个时候和你谈论这个话题,其实就是想要兑现那晚的承诺。当然,可能你都已经不记得我承诺了什么。”李双喜有些严肃道。

    见李双喜此时一副工作时候的态度,林芯瑶也没有了开玩笑的意思,认真的看向李双喜。

    李双喜继续道:“那天晚上我已经说了,我会帮助你,让你摆脱家族的束缚,我并不是一时嘴上过过瘾。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也只有一个办法能够帮助到你,那就是开公司,将美颜丹以及我炼制的其它几种丹药全都实现批量生产。”

    开公司!批量生产美颜丹!这两个事情听上去就可以想象是有多么的疯狂。

    林芯瑶眼神炙热起来,问道:“双喜,真的决定了吗?”

    “当然,我现在已经开始在招贤纳士。”李双喜道:“不过我匮乏经验,需要在筹备上花很多的时间。”

    “我的计划是这样,开一家丹药公司,然后让你占据一些股份,我们两人的公司强强联手,争取利用最低的成本达到最高的利润。”

    “因为新的公司前期会十分的困难,丹药的销售很是一个问题,有你们美颜公司现在的平台和渠道,我能够保证我新公司前期至少是不会亏钱的。一旦渡过了发育期,我们两家公司就能一炮冲天。”

    林芯瑶听后惊讶在了原地,按照现在美颜丹的这个市场,李双喜要是真的达到了量产,自己又有股份的话,完全等于是坐等收钱。而且李双喜所说的计划,确实能够带着自己的公司迅速发展壮大,成功的概率很高。

    “双喜,你这……你这真的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芯瑶从来没有想过谁会这么尽力的帮助她,从她为美颜公司开始打拼奋斗到现在,靠的都是自己一个人。

    如今遇到了李双喜,她内心之中突然感觉有了一个依靠。回想着李双喜之前帮助美颜公司做的那么多事,一切都历历在目。

    李双喜表情轻松,带着淡淡微笑道:“芯瑶,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没有谁的命运会被其他人安排掌控,命运都是靠自己主宰的,我们一定要懂得自救,而不是抱怨。”

    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年幼的男人,林芯瑶今晚被好好的上了一课。

    “我明白了,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改变自己的观念。”林芯瑶好像下定了决心,道:“双喜,你开公司要是遇到什么问题,尽管向我开口,我会尽力的帮助你。”

    “当然,我们两人的公司基本上是捆绑在一起的,必须得同舟共济。”李双喜回道。

    “芯瑶,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都会为了新公司筹备奔波,我们一起努力,改变命运。”李双喜鼓励道。

    看着充满了正能量的李双喜,林芯瑶也被带动了起来,紧握粉拳道:“嗯嗯,加油。”

    “芯瑶,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快些回去休息吧,我的大床可是禁不起你折腾了。”两人又聊了一些公司的细节,李双喜突然话风一变笑道。

    喝醉酒的那天晚上,林芯瑶提前来的姨妈血沾染到了李双喜那干净的大床上,李双喜可不想今晚再让鲜血染红床面一次。

    林芯瑶听到大床字马上联想到了那天清晨的事,娇嫩的脸颊唰一下通红,如此尴尬的事,李双喜居然还拿出来说。

    气恼的林芯瑶从沙发上站立起身,撅着嘴巴不高兴道:“李双喜,那天的事不准再提一个字!”

    说话间,林芯瑶握起的粉拳砸向了李双喜的肩膀。

    李双喜精力全都集中在林芯瑶的表情上了,全然忘了自己的肩膀还受了枪伤。

    “啊!”

    林芯瑶的粉拳正正落在了李双喜的伤口处,午夜的别墅大厅传来了李双喜的一声惨叫,惨叫声之后,李双喜痛苦的倒在沙发上,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林芯瑶并不知道李双喜肩膀受了枪伤,还以为李双喜又开始装模作样,不屑道:“喂,你这演技可真是越来越可以了,都能去那什么卡拿影帝奖了。”

    李双喜咬牙忍着疼痛回道:“芯瑶,你可知道我这完全就是在拿生命配合你表演。”

    “什么意思?”

    林芯瑶一脸不解的神色,当看到李双喜肩膀渗透出的鲜血,染红了衣服后,才意识到不对劲。

    “李双喜,我这才轻轻的打了你一拳,怎么还出血了!”林芯瑶瞪着眼睛惊慌道。

    “你自己看。”李双喜也懒得解释,随意回道。

    林芯瑶嫩滑的手指轻轻撩开了李双喜的半边衣服,当看到包裹伤口的纱布已经完全染红,鲜血还在继续渗透而出,惊慌失措道:“李双喜,你这是怎么了,不会要死了吧?”

    李双喜气运周身,调息一番减少疼痛之后起身道:“死个毛线,我这赚的钱都还没花,怎么能死。”

    林芯瑶一脸担忧的神色,想了一会觉得那伤口肯定是和李双喜这消失的几天有关系,问道:“李双喜,你这两天到底去干什么了?”

    李双喜找了一块毛巾擦拭了下被鲜血沾染的肌肤,回道:“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现在它还是一个秘密,不能告诉你。”

    李双喜倒是很愿意将自己在瑞城发生的事给说出来,只是怕林芯瑶听了完全不信。

    见李双喜不肯说,林芯瑶翻了一个白眼,还是很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李双喜抬头看了看此时林芯瑶一脸担心害怕的神色,哪里还有平日里高冷总裁的模样,安慰道:“放心吧我死不了,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真的没事吗?”

    “我要有事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

    “可,可刚才那个鲜血都还在往外流着……”

    “不用为我担心,我血多,刚才只是把我多余的血液排除到体外而已。”

    李双喜敷衍道:“记得以后别在对我使用你的小拳拳就好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