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雪被众人目光盯着十分羞涩,快速决定道:“既然我们已经离婚,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关系了,你走吧,以后我不想再看见你。还有,那一百万,还给李双喜。”

    听了肖雪的话,沈俊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这个时候他算是明白了,自己真是没有花那一百万的命,今晚要是不将一百万原封不动的退回,那自己只有一个死字。

    光哥冷冷一笑,道:“算你狗命大,立马给老子还钱。”

    沈俊费力的掏出手机,一串输入之后,李双喜转出不久的一百万,回到了原来的账户之中。

    看了看手机,李双喜一把将地上的沈俊提了起来,道:“给我记住,以后肖雪她再也不想见到你,你要是再敢出现在她的生活中,你知道后果的。”

    被揍得像猪头一般的沈俊,连连点头,跌跌撞撞的提起了箱子,向着门外走去。

    “等等!”

    李双喜突然开口,从口袋之中掏出了一叠百元大钞,大概有几千块的样子,递给了沈俊道:“这点钱你拿着,找个地方好好活下去,不要再赌博了,你看看光哥,都自己开面馆做正经生意了。”

    沈俊心惊胆战的接下了李双喜的钱,随后离开了老城区,没人知道他要去哪里。

    光哥抓了抓脑袋,问道:“双喜兄弟,这是怎么一回事呀,你怎么会认识她们?”

    “她是我的同学。”

    李双喜解释了一下,狐疑的眼神看向了光哥,光哥被李双喜吓到,这样的眼神和教训他的时候一模一样,连忙后退了几步。

    “看你刚才那凶狠的样子,之前没有欺负我这老同学吧?”李双喜质问道。

    光哥吓得一身冷汗,连连摆手道:“双喜兄弟,当然没有,我光哥虽然是凶狠了一点,但我从来都不对女人动手,你不信的话可以问她。”

    肖雪也赶紧道:“恩恩,他们每次来都只是吓唬吓唬沈俊,根本没有对我动手。”

    李双喜听后满意的点点头,道:“还算你这家伙有点人性,要是你当初动了肖雪的话,今天你的下场会比那人渣还惨。”

    光哥听后心中暗自庆幸,多亏了老祖宗保佑,还好没动女人,不然可真是神仙难救了。

    李双喜马上变了个脸色,脸上重新挂上了淡淡的笑容,道:“那人渣欠你的五十万我替他还了,把你卡号给我。”

    “双喜兄弟,你可别这样,我哪里敢要你的钱,我也怕自己没命花呀。”光哥笑道:“算了,能够认识你这样的兄弟,区区五十万算什么。”

    “真的不要了?”

    “不要了。”

    光哥爽快道:“双喜兄弟,你和美女慢慢长夜叙叙旧吧,我就带着手下先走了,以后多多照顾我面馆的生意哦,嘿嘿。”

    光哥带着手下很识趣的转身离开,屋子里只剩下了李双喜和肖雪两人。

    许久之后,肖雪开口道:“李双喜,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什么人都认识。”

    李双喜笑了笑,解释道:“之前送快递的时候认识了很多人,也发生了很多事。”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没想到今晚和你的再次重逢,彻底的将我的命运拉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上。”肖雪发自内心的感谢道。

    她总觉得今晚的一切就和做梦似的,又好像是上天可怜她,派李双喜来拯救她。

    李双喜灿烂笑道:“肖雪,或许这就是命运,你要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个世界充满了阳光。”

    肖雪点了点头,看着李双喜灿烂一笑。

    李双喜道:“肖雪不如这样,现在我正好在筹备开公司,你来我的公司帮帮我。以你当年的才华,一定能够展示出自我的价值。”

    “你放心,待遇什么的自然不是问题,大家都是老同学,一切都好商量。”

    肖雪笑着点点头,道:“你能让我去你的公司,我就很高兴了,还说什么工资,我很愿意去帮你。”

    李双喜十分高兴,又为自己的公司找到了一个人才。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两人留下了联系方式。

    李双喜道:“好了肖雪,我得回去了。”

    “恩恩,路上小心。”肖雪深情的看着李双喜回道。

    离开了肖雪的出租屋,李双喜迈步走回了洗脚城,自己的五菱宏光可都还停在洗脚城门口呢。

    一路上李双喜的心情很不错,全然忘记了在边境瑞城那些不开心的事。

    到了洗脚城,李双喜驾驶着五菱宏观,回了美林海岸的别墅。

    到了别墅,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李双喜停好了车子,看到自己的家门口居然站着一个人影。

    李双喜走了过去,借着夜色看清楚了那个人影,居然是林芯瑶。

    李双喜下意识的吓了一跳,她不会又来找自己喝酒了吧。

    “我说芯瑶,你这大半夜的站在我家门口,是不是想玩一个午夜凶铃啊?”李双喜开口问道。

    林芯瑶见李双喜回来了,整个人十分激动,连忙快步跑了过来,问道:“李双喜,你这几天到底死哪里去了,手机也打不通,你知不知道我也多么的担心你!”

    不等李双喜解释,林芯瑶那小拳拳就砸向了李双喜的胸口。

    李双喜疼在身上,暖在心里,没想到曾经的快递小哥,现在居然会被美女总裁惦记着,这变化真是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一顿小拳拳捶打胸口之后,林芯瑶停了下来,气呼呼的问道:“你到底去了哪里?”

    李双喜笑了笑,问道:“你不会这几天每天都来我别墅门口等我吧?”

    “别自作多情了,我可才没那么傻,我早就交代了保安,只要你回来,他们就会通知我。”林芯瑶俏皮道:“他们下午的时候就通知我,说你回来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

    额……李双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越来越觉得林芯瑶并没有那么的高冷,日常里反而是一个开朗的邻家大姐姐。

    “走吧,有什么进去再说,外面冷风嗖嗖的。”李双喜笑道。

    进了别墅,李双喜靠在沙发上,林芯瑶一脸狐疑的看着李双喜,盘问道:“李双喜,你这手机从来都不关机的人,这关机那么几天,而且公司美颜丹都供应不上了,老实交代,你去了哪里?”

    李双喜抓了抓脑袋,将话题转移道正题,道:“芯瑶,还记得前几天我们喝酒时候你说的一些心事吗?”

    林芯瑶一愣,那尴尬的一夜她怎么会忘记,那还是她第一次和男人睡在一张床上。

    不过李双喜问的是喝酒聊天时候的心事,她只记得那天喝多了,具体说了些什么好像还真不记得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