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做出了一个和高中时代一样的动作,手指在肖雪的鼻梁上轻轻刮下,道:“老班长,就算你已经自我放弃,我也会把你驱散黑暗的,谁叫我们是同学呢。”

    肖雪身心一颤,泪水夺眶而出,这一刻,什么东西全都抛在了脑后,双手搂住了高大的李双喜,放声痛哭了起来。

    李双喜并不在乎过往路人异样的目光,同样紧紧盯着老班长,抚摸着她的秀发,道:“放心吧老班长,我一定会让阳光照亮你的世界。”

    几分钟之后,肖雪才缓缓的松开了李双喜,仰头看着李双喜,道:“你真的打算帮我?”

    李双喜帮肖雪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肯定道:“当然,我李双喜可从来都没有骗过你。”

    这一刻,肖雪重新燃起了希望,虽然刚才嘴上还不愿意接受这一切,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心的方向,相信李双喜。

    “走吧,你现在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住,住在城区的那片老建筑中,是出租屋,一个月才四百块的房租。”

    肖雪将住址的情况告诉了李双喜,李双喜一听,那一片不就是光哥的地盘吗?

    “是不是就在青春印象小区周围?”李双喜问道。

    “嗯嗯,你也知道?”肖雪有些诧异道。

    “当然,我之前可是干了几年的快递,对海宁自然是轻车熟路。”李双喜笑嘻嘻道。

    两人随后步行向了老建筑,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晚上十一点了。

    “李双喜,我现在就是住这里,要不今晚就这样,你先回去吧。”

    到了一楼的家门口,肖雪心生胆怯,觉得李双喜还是赶紧离开为妙,要是让自己的赌鬼老公看见,止不定会发生什么乱子。

    “老班长,我可是来帮你,你把心装在肚子里,没事的,一切有我。”李双喜耸了耸肩,鼓励道。

    内心的一番挣扎,肖雪还是掏出了钥匙,将出租房的门打了开来。

    昏暗的光线,脏乱的屋子,破旧的家具,映入眼帘的场景让李双喜能够想象到老班长这些年的生活是怎么过来的。

    李双喜跟着老班长进入了屋子,一股浓烈的方便面味混杂着香烟味传入了鼻孔之中,应该是老班长的赌鬼老公正在吃东西。

    肖雪并没有像普通家庭那样说我回来了,而是收拾起了凌乱的沙发,让李双喜有一个落座的位置。

    李双喜扫视了一圈,她那赌鬼老公应该是在卧室,并没有在客厅之中。

    “李双喜,快过来坐,我给你倒杯水。”

    肖雪显得十分忙碌,从各处寻找着干净的水杯,可好像并没有找到。

    李双喜笑道:“老班长,不用找了,你把你的离婚协议书给我。”

    李双喜直接步入主题,今晚就是过来帮助老班长脱离苦海的。

    肖雪听后一愣,终于停住了忙碌的身影,犹豫了片刻后指了指茶几下面压着的几张白纸。

    李双喜将那离婚协议书抽了出来,拍了拍上面的渣滓,道:“今晚过后,你一定会自由的。”

    肖雪动情的看着李双喜,不知道为什么,李双喜给她了一种十分温馨的力量,那是之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听到了客厅里的动静,肖雪的赌鬼老公沈俊端着一碗方便面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道:“臭娘们,这么晚才回来,信不信我揍你!”

    李双喜一听,原来老班长承受的还不仅仅是刚才听到的那些,还有更为可怕的家庭暴力。

    肖雪明显的一哆嗦,身体不自觉的靠向了李双喜落座的方向。

    沈俊来到了客厅,当看到客厅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愤怒道:“你他妈是谁,这里是我家,给我滚出去!”

    沈俊,烟屎牙满脸胡茬,邋遢到了极致,浑身上下脏兮兮的,那头发感觉都能当一个鸟窝了。

    要是让高中那些追肖雪的男生看到她们的女神嫁给了这样的一个男人,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撞墙。

    李双喜并没有立即开口,沈俊将方便面放在了进门处,开始卷起了自己的衣袖,怒斥道:“你这个贱女人,居然敢把野男人给我带回家,看老子今晚不打死你!”

    李双喜摇着脑袋,心中暗道:“这老班长可真是够惨的,居然找了这么一个老公,为什么会这样?”

    肖雪似乎也受够了这样的生活,扯着脖子反驳道:“沈俊,你够了,我今晚要和你离婚!”

    “离婚?”沈俊卷好了衣袖,迈步走向了肖雪,冷哼道:“你别以为找了一个男人来就有勇气和我说这样的话,老子耳朵都听起老茧了。想要离婚,你一辈子都别想!”

    李双喜终于站立了起来,将老班长拉在了自己的身后,保护她不受到暴力的伤害。

    “呦呵,小兄弟,你还真是有胆量,居然敢来老子家插手老子的事,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收拾!”沈俊来到李双喜的面前叫嚣道。

    李双喜听没有动怒,反而是客气道:“你好,我是肖雪的高中同学李双喜,今晚我来这里,就是想要帮老班长解决这家事。”

    沈俊眉头紧皱,眼神挑衅的打量着李双喜,手掌摸了摸胡茬道:“哦,我听说过你小子。”

    “当年就是你和我老婆走的挺近是吧?对她有感觉吧?怎么样,看着心上人成了我的老婆,心里滋味不好受吧?老子今晚还就告诉你,就算我把她玩腻了,也不会让给你,你连二手货都别想捡到,哈哈哈哈!”

    在李双喜身后的肖雪听后怒骂道:“沈俊你个畜生,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我从来都不会胡说八道,你看看这小子的眼神,明显就是想要得到你,不过他永远都得不到,我不会和你离婚的。”沈俊一脸得意道。

    李双喜一脸平静,继续道:“我说了,我是帮老班长处理家事的。听说你在外面欠了很大一笔赌债,这样吧,只要你同意在这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我就帮你把外面的赌债给清了。”

    沈俊、肖雪两人听后都是一惊,肖雪拒绝道:“不,李双喜,那可是五十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