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脚城的老板也都知道这些青年不是好惹的货色,一个个身上都描龙画凤纹着刺青,能尽快把他们给打发走才是真的。

    “还是老板厚道会做人呀,哥几个,你们说是不是?”叼着烟的男青年听到免费这个词嘴角微微一抽,笑问道身后的兄弟。

    “没错,消费全免,那我们不就是可以随便挑选着玩了吗?”

    “老板厚道!”

    几个社会青年马上响应道。

    “既然老板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哥几个,挑选各自看上的姑娘,进按摩室享受!”叼着烟的男子兴奋道。

    随后男青年将烟头直接甩在了老板的脸上,老板被烟头烫到,捂着脸庞被几个男青年一把推开。

    男青年伸手抓向了肖雪,脸色淫邪道:“妹子,跟着哥准备起飞吧!”

    肖雪被吓得张大嘴巴尖叫着,双眼也紧紧闭着。

    就在这时候,男青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臂被牢牢扣住,就差那么几厘米就抓到眼前这妹子了。

    男青年扭头一看,李双喜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你是哪里冒出来的,给我滚开!不要妨碍老子办事!”男青年怒骂道。

    尖叫的肖雪并没有感觉到异样,停止了叫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当看到李双喜站在了自己的身边,目光凝固,好像这一刻回到了两人高中的时代。

    高中时代,李双喜和肖雪的关系很好。肖雪由于长相甜美,经常有男生追求于他,有些过分的甚至来到班级门口堵着肖雪离开,遇到这种情况,都是李双喜在肖雪的身边想出方法,然后带着她机智的离开。

    李双喜目光冷冷的看着社会男青年,道:“这里不是你们放肆的地方,不想躺着离开就给我正常点。”

    几个社会男青年见居然有人敢出来阻挡他们办事,还是一个年纪相仿的小子,纷纷冲了起来。

    “你他妈的是混哪里的?居然敢和我们哥几个作对?”

    “兄弟,你他妈的一个人在这里装什么逼,我们哥几个可都不是吃素的!”

    “要是你再不放开,我看接下来躺着的就会是你!”

    肖雪双手紧捏着自己的衣角,为李双喜捏着一把汗,这些人一看都不是好惹的,李双喜这一个人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怎么对得起他。

    “看来你们几个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李双喜双眼如刀锋一般,直视着眼前的社会男青年。

    刚才叼着烟的男青年看到李双喜此时的眼神后不经心中一颤,就算他平日里和混混打打杀杀,也没有见过这样恐怖的眼神。

    不过一想李双喜毕竟是一个人,自己身后还有好几个兄弟,这时候要是衰了的话,以后他还怎么在社会上混。

    “哥几个,给我干!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弄死!”

    李双喜听后手中也再没犹豫,猛的一拧,男青年的手臂整条脱臼,骨头错位的声音响彻在每个人的耳朵之中。

    男青年身后的几个兄弟,看了看身边能用的东西,甚至是木盆,也抄了起来,干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一脚将其中一人踹出了几米开外,伸手一拳陡然轰向了还带着洗脚水的木盆。

    木盆被李双喜的拳头直接打穿,而拿着木盆进攻的那人,鼻血迸发的倒在了地上。

    木盆中的洗脚水溅湿了李双喜的上衣,李双喜一把将潮湿的衣服撕扯开,迈步上前主动进攻。

    几个社会青年看到了李双喜肩膀上还缠着纱布,马上道:“干他的肩膀,废了他!”

    李双喜冷哼一声,就你们这几个废物,还不够我塞牙缝,想干废我,下辈子都不可能的。

    李双喜一个转身侧踢,又是一个社会男青年摔出了几米开外,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哀嚎不止。

    整条手臂脱臼的男青年看到了李双喜后背的那数道伤痕,双眼顿时瞪大,这兄弟身上的凶狠气息哪里会是自己这样的小混混能够惹得起的。

    再看看自己的几个兄弟,被打了根本爬不起来,这下他算是知道踩到铁板了。

    李双喜三下五除二,将几个社会男青年打翻在了地上,洗脚城的众人目瞪口呆,肖雪更是呆呆的看着墙壁,心中暗道:“难道李双喜是一名军人?”

    看着李双喜的后背伤痕,加上刚才的身手,肖雪只能想出这么一个答案。

    李双喜脚踩着地上手臂脱臼的男青年,冷冷道:“我说过让你们躺着离开就能让你们躺着离开。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想让你们活着离开这洗脚城了。”

    男青年听了李双喜的话语之后整个身体都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原本李双喜的话语他一点都不相信,可是此时此刻,他不相信都不可能了。

    站在他面前的简直就是一个死神,掌控着他和几个兄弟的生死。

    男青年面如灰土,立马求饶道:“大哥,我错了,求求你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大哥,都是我们一时起了歹念,我道歉我认错,求你放了我们吧。”

    “大哥,我家里还有一个刚刚过门的媳妇,我不想死,你饶了我们吧。”

    几个社会男青年躺在地上哀求起来,哪里还有刚才的嚣张气势。

    李双喜看了看身后的洗脚城老板和肖雪,道:“你们过来。”

    “你们今晚得罪的不是我,而是老板和她,只要她们开口同意原谅你们,我就放你们离开。”李双喜淡淡道。

    之前叼着烟的男青年努力翻滚着爬到了老板的脚前,求饶道:“老板,我错了,刚才不应该用烟头烫你,还希望你大人有大量,放了我们哥几个吧。”

    “妹子,美女,刚才是我们有眼无珠得罪了你,对不起对不起。”

    “妹子,我只是一时没有管住自己的嘴巴,让那些污言秽语跑了出来,我掌嘴。”

    李双喜给几个社会青年指出了明路,他们看到了生的希望,连忙道歉认错。

    老实厚道的老板自然也不想惹事,见这几人都受到了相应的报应,于是道:“好了好了,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我店里就行了。”

    肖雪也赶紧道:“你们快离我远点,我不想看见你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