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趾触碰到了木盆水面的时候,李双喜快速将脚掌放了下去,回道:“嗯嗯,水温很好。”

    肖雪轻点头,随后手掌抚上了李双喜的脚掌,开始帮李双喜洗脚。

    李双喜一想到帮自己洗脚的是自己老班长,极度的不适应,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李双喜实在有些忍不住,利用体内的灵气让自己克制镇定下来后终于再次开口问道:“老班长,能和我说一说你毕业后的经历吗?”

    正在洗脚的肖雪听到这句话身体明显的一颤,犹豫了片刻之后简单道:“毕业之后我就嫁人了,然后现在不得不为了生计,来到这幸福洗脚城工作。”

    嫁人?当听到曾经的老班长已经嫁人,李双喜心中莫名出现了一丝的伤感。

    李双喜决定岔开婚姻这个话题,于是道:“老班长,可是以你当年的学习成绩,完全可以去做一个辅导教师之类的,不用干洗脚这样的工作呀?”

    “辅导教师?”肖雪似乎是自问自答了一番,很快摇头道:“算了,那些东西都已经从我的脑子里逃走了。”

    李双喜听到这样的回答后一愣,这怎么可能呢,自己现在都还能够想起当年学的那些知识,看来老班长肖雪在逃避,想来应该问题是出来了那婚姻上。

    李双喜还是坚持道:“老班长,你和我都是一样的人,知识从脑袋之中逃走,这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肖雪反问道:“李双喜,那你后背的伤疤是怎么来的,你能告诉我吗?”

    李双喜一愣,没想到自己还被反将了一军。

    “我,这……”李双喜实在不能当众开口,毕竟这里是一个公共的场合,总不能说自己是抓毒贩弄伤的吧。

    “你也一样没有说,事实已经造成,我们只能按照各自的道路走下去。”肖雪叹息道。

    李双喜顿时语塞,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老班长这样给问住,肖雪也并没有再多说一句,专心致志、认认真真的给李双喜洗着脚。

    看着肖雪尽力把工作做到最好,李双喜决定洗完脚之后或者等肖雪下班之后,再和她好好谈一谈,他始终相信,老班长一定是没有变的,只是时间久了,两人多了一些陌生。

    李双喜又和张达康简单的聊了几句,半小时候后,两人洗完了脚。

    本来张达康还打算让小妹好好的修修脚,可看出李双喜有心事,大致猜到了他的一些想法,还是算了。

    “张哥,我……”

    李双喜正准备开口,张达康笑了笑摆手道:“我知道你想和你那老班长在沟通沟通,张哥也就不打扰你了,先走了。”

    “张哥不愧是张哥,我的一举一动都被你揣摩出来了。”李双喜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

    “什么时候想去看看那写字楼,打电话给我,开公司很累的,你做好心理准备吧。”

    张达康语重心长道。

    李双喜点点头,随后将张达康送到了幸福洗脚城的店外,自己一个人又返回了洗脚城。

    李双喜才刚迈入洗脚城,就见一伙社会男青年将肖雪给围在了按摩室的门口。

    其中一人目光猥琐,上上下下打量着肖雪,满意道:“嗯不错,今晚就你来伺候哥几个吧。”

    肖雪听后一脸害怕的神色,也知道他们口中的伺候是个什么意思,鼓起勇气回道:“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洗脚城。”

    洗脚城?听到了这三个字之后几个社会男青年纷纷对视了一眼,狂笑了起来。

    “少在老子面前装纯,谁不知道这洗脚按摩的地方都有特殊服务,哥几个今晚过来就是来做大保健的。”看上肖雪的社会男青年一脸张狂,嘴里叼着烟,鼻孔看人道。

    “几位先生,我们幸福洗脚城是正规的营业场所,没有特殊服务。”肖雪依旧卖力解释道:“你们要洗脚的话,请到大厅等候。”

    “没有特殊服务?”叼着烟的男青年一口烟圈吐向了肖雪,指了指一旁的按摩室道:“别和哥几个玩那些虚的了,什么没有特殊服务,唬一唬那些能嫩头青还差不多,这房间不就是你们每天躺着赚钱的地方吗?”

    几个社会男青年也纷纷指着按摩室道:“就是,哥们可都是老司机,你就直接开车吧。”

    “哪个洗脚城不都是偷着做那些生意,我们看这幸福洗脚城挺不错,今天就来感受一下。”

    “小妞你这装纯的话还真是有一套,会不会口活也特别好,快带着你们头牌的姐妹来伺候哥几个。”

    肖雪被那烟圈呛得咳嗽了起来,听着身前几人满嘴的污秽之语,回道:“对不起先生,这里只是普通的按摩室,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社会男青年听后深深皱起了眉头,道:“嘿,你这小妞装纯过分了啊,还在这里和我装,哥几个又不是没钱!”

    社会男青年一边说一边从皮夹里掏出了一叠粉红的钞票,在肖雪的眼前晃动道:“够了吗?给我把你们洗脚城最好的妹子找来,老子今晚要爽翻天!”

    见眼前的社会青年完全不听自己的解释,人群中的肖雪踮起了脚尖,呼喊道:“老板。”

    幸福洗脚城的老板是一个中年男子,十分老实,听到呼喊声之后马上小跑了过来,他也知道这几个社会青年来者不善,就是来搞事情的。

    “几位兄弟,几位兄弟,借过一步。”老板挤进了人群中,带着微笑挡在了肖雪身前,解释道:“几位兄弟真是对不住呀,我这小小的洗脚城还真没有特殊服务,我们是正规的营业场所。”

    “没有?”

    听到老板说出这样的话,抽着烟的男青年更是气愤不已,眼神变得凶狠道:“没有也好,哥几个今天就来帮老板你开个先例,尝个鲜,以后这里就有了。”

    话音落下,几个社会男青年更是缩小了包围圈,全都一脸猥琐的神色看向肖雪,洗脚城老板连忙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几位兄弟都是来这里放松的,不如这样,今晚你们在我店里消费全免,全当是我送给几位兄弟的见面礼。我找最好的技师给你们按摩洗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