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很没有底气皱着眉头回道:“张哥,这很多公司排着队找她,那她能看上我这小公司吗?”

    张达康听后哈哈笑了起来,这更是让李双喜有些琢磨不透了。

    “张哥我还是刚才的那句话,你还没有意识到你将来的无限可能性!”张达康很认真道:“你要想,你的丹药称为灵丹妙药不过分吧,它未来有无限可能性,这就是你的资本。你完全可以利用它来吸引我介绍你的那人。”

    李双喜就算是再笨,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也明白了。

    “对呀,我开公司首先我得有自信,要是这么一个人才都没自信招纳来,那广大的群众怎么来买我的丹药。”李双喜恍然大悟道:“我之前一直都是靠着张哥你帮我拉来客源,太过依赖了,开公司相当于一个小孩长成了大人,必须要自己独立学会生存。”

    张达康听后不禁一番鼓掌,双喜兄弟的觉悟还真是不错,点通了。

    “不过双喜,张哥还得多说一句,优胜略汰,要做必须就要做最好的。”

    李双喜受教不已,回道:“张哥,你可真是我人生之中的一盏明灯,有你帮我照亮前方的黑暗,真是太棒了。”

    “你是我兄弟,我当然要对你掏心掏肺啦。”张达康又是一笑道:“再说了,你公司我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呢,我这不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嘛。”

    张达康和李双喜两人就开公司这个话题相聊甚欢,时间如水一般流逝。

    “先生,你们的按摩全部完成了,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吗?”按摩小妹礼貌问道。

    “嗯嗯,等会我们兄弟两人还要洗脚,还是你么两人服务吧。”张达康埋着头道。

    “好的,那我们先去为你们倒水。”

    “嗯嗯。”

    两个按摩小妹恭敬的走出了房间。

    李双喜这才看了看那两个按摩小妹离开的背影,突然心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张达康打断了李双喜的思绪,问道:“双喜兄弟,这里的按摩不错吧?”

    李双喜回过神来,笑道:“不错,刚刚那妹子的手法很不错,我甚至都感觉不到身体有一丁点的不舒服。”

    “哈哈,张哥带你来的地方会有错吗?”张达康自信的摸着自己的黑发道。

    李双喜和张达康两人换好了衣服,随后离开了按摩房间来到了幸福洗脚城的大厅中。

    幸福洗脚城的生意还真是火爆,高朋满座,空无虚座。

    由于张达康的身份关系,很快老板就特地安排人加了两个位置,李双喜和张达康静静的等待着按摩妹子的到来。

    没过几分钟,刚才按摩的两个妹子端着木盆来到了大厅之中。

    当木盆放在李双喜的脚下,李双喜抬头一看的时候,按摩小妹那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的眼中,原来刚才那似曾相识的感觉是有原因的。

    “肖雪?”

    李双喜有些惊讶的从吐出了两个字,身体也站立了起来。

    听到这两个字,李双喜身前的按摩小妹一愣,随后两人的目光就这样碰撞在了一起,高中时代的记忆也全都涌现在了脑海之中。

    按摩小妹肖雪,是李双喜高中时候的班长,学习成绩拔尖,两人每次考试的分数都十分的接近。

    让李双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么多年过去了,两人的再次见面居然会是在这幸福洗脚城,而且曾经的老班长,居然成了服务小妹。

    上次李双喜高中同学聚会,也和同学都问过老班长肖雪,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她高中毕业后去了哪里,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

    此时再见到老班长肖雪,她已经没有了高中时代那时候的稚嫩可爱,反而是拥有了她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一些苍老,李双喜迫切的想要知道她这些年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李,李双喜,没想到真的是你。”

    肖雪有些呆滞,缓缓回道。

    刚才在按摩室内的时候,听到双喜这两个字,肖雪就觉得十分的熟悉,可是一想到华夏同名同姓的人那么多,也并没有太过惊奇。

    此时此刻,肖雪平静的内心掀起了一阵波澜,回想着刚才在按摩室里李双喜和身边先生聊着的话题,心中惊叹道:“他果然还是和高中时候一样的优秀,现在都准备开公司了。可再看看自己……真是一步走错,整个命运都被改变了。”

    “老班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双喜内心同样也是一阵的惊涛骇浪,双眼都有些发红。

    “我,我……”

    肖雪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话语模糊不清道。

    张达康听李双喜叫眼前这小妹老班长,猜出了两人的关系,见场面有些尴尬,打了一个圆场道:“双喜,快先坐下吧。让你这老班长情绪先稳定下,然后你们在慢慢的聊。”

    李双喜一听,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可一想到坐下来之后老班长要帮自己洗脚,更是一片的尴尬,不知道如何是好。

    肖雪手掌在自己的面部扇了扇,深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道:“李双喜,你快坐。”

    肖雪一边说一边搀扶着李双喜坐下来,李双喜连退带让的也只能重新坐到了椅子上。

    刚才两人近距离的接触,李双喜手臂感受到了老班长手掌的粗糙,心中更是疑惑道:“老班长难道毕业之后干的都是一些粗活?不可能呀,以她的成绩应该去读了很好的大学才对。”

    肖雪端了一张小板凳,坐在了李双喜的身前,此时她正娴熟的调整着水温,做着为顾客洗脚的准备工作,情绪也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而李双喜心中还是无数的问题,想要知道老班长毕业后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怎么现在会在这洗脚城里工作。

    一边的张达康知道李双喜心中的感受和困惑,也没有多说什么,静静的在一旁洗着脚。

    “李双喜,快把脚放进来,试一试这水温可不可以?”肖雪准备好了一切之后道。

    李双喜一下回过神来,尽管有些不愿意,但还是缓缓的将自己的脚掌伸向了木盆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