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双手一摊,道:“鹏局,到时候就要看陈梓珊的自己选择了,万一她被我的公司深深吸引,那你可不能怪我。”

    鹏局哑口无言,陈梓珊脸上终于挂上了笑容,放轻松后道:“好吧李双喜,我就再次和你通力合作,难说还真的发掘到了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潜能。”

    “太好了。”李双喜高兴道:“一定会让你有意想不到收获的。”

    鹏局看着眼前两人,发自内心的感到欣慰,原来还以为这次的行动害了他们,可没想到他们是那么的乐观。

    “双喜兄弟,我看好你,要是遇到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我鹏建国一定尽自己所能帮你。”鹏局笑道。

    三人又聊了一番,随后鹏建国派人将两人的私人物品以及汽车都送到了这特定的地点。

    告别了鹏局,李双喜安慰道:“梓珊没事的,先休息两天,我想一想这开公司的策略,然后我们就放开了手脚干。”

    陈梓珊点点头,现在心里始终有个疙瘩,要想解开也没那么快,还是让时间来冲淡吧。

    李双喜驾驶着五菱宏光回了别墅,陈梓珊驾驶着大众SUV也回了家。

    到了别墅,李双喜冲洗了一遍身体,又用灵气调理了下身体,并无大碍之后打开了手机,发现无数条微信留言。

    紧接着周思敏就打电话过来,李双喜接听起来后问道:“思敏,是不是想我了?”

    “想你妹啊!你这几天死去哪里了,怎么手机几天不开机,你知不知道你老妈急得都要报警了!我说你好歹也是一个成年人了,怎么说消失就消失,村民们怎么办!”

    电话那头的周思敏完全不给李双喜解释的机会,一顿责骂声骂得李双喜不知所措。

    几分钟之后周思敏终于停下了话语,见李双喜没动静,气呼呼道:“李双喜,说话!”

    “我的姑奶奶,你一口气说了停不下来,让我怎么说。”李双喜也知道这样做自己是不对,于是道:“我这有些事情处理,手机一直都关机,真是抱歉。我会尽快回来的,正好有些事情还要和你们一同商量商量。”

    “好了好了,不和你废话了,我得先把你平安的消息告诉你老妈去,不然你老妈真是茶不思饭不香的。”周思敏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李双喜心中一阵暖暖的,周思敏还真是不错,都会照顾自己老妈了。

    李双喜紧跟着打了张达康的电话,道:“张哥,我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你,有没有时间我们见个面?”

    张达康和鹏建国的关系十分好,知道李双喜这两天都去干了什么,连忙问道:“双喜,你可终于回来了,吓死张哥我了,我看到新闻差点没自己打着飞机去那什么瑞城,还好老鹏和我说明了情况。”

    李双喜会心一笑,有这样的大哥,真是自己的福气,于是回道:“张哥,我没事,晚上我们见个面吧,顺便有些重要的事需要请教你。”

    “没问题,晚上我忙完给你电话。”

    张达康爽快道。

    李双喜随后随便看了看手机的微信,也没心情回复,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这几天瑞城之行,可真是把他累坏了,肩膀那弹痕应该也要陪伴他一辈子了。

    晚上八点,张达康给李双喜打了电话,约李双喜到幸福洗脚城见面,李双喜穿穿衣服便前往了幸福洗脚城。

    李双喜几乎和张达康同时到达了幸福洗脚城,停好了车子后李双喜笑问道:“张哥,你这怎么会想起来洗脚城,而且怎么感觉这洗脚城像是有特殊服务的那一种?”

    李双喜看着幸福洗脚城的招牌,霓虹灯闪烁着,十分陈旧,和红灯区的那些招牌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

    张哥笑了笑,解释道:“双喜呀,你觉得张哥是像去做大保健那种人吗?那么好的嫂子还在家里放着呢。别看这招牌陈旧,里面很干净的,没有特殊服务,而且按摩的妹子手法都特别棒。”

    李双喜点了点头,想想也是,于是两人进入了幸福洗脚城。

    张达康和李双喜两人先准备来一个全身性的按摩放松,等待期间李双喜将这两天在瑞城的情况低声告诉了张达康,张达康听后愤怒不已,要是自己是个军人,一定亲自带队去抓了那毒枭,给李双喜报仇。

    李双喜随后将衣服脱去,换上了准备好的浴袍,当看到李双喜那被子弹打伤的肩部和满背的伤疤,张达康急得眼眶都红了,此时此刻他能够想象到这些天李双喜经历了什么。

    “妈的,这个老鹏,把我的双喜兄弟搞成了这个样子,现在居然装没事人一样。不行,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怎么得他也得给双喜兄弟你一个勋章和一个功名!”

    张达康越想越气,拿出了电话准备拨通鹏建国的电话怒骂一通。

    李双喜制止道:“张哥,算了,这事也不是鹏局一个人能掌控的,我相信总有一天那毒枭会被抓到,那时候再给我一个正名,就可以了。”

    张达康听后对李双喜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双喜,你有这番心胸,张哥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能够和你这样的人结拜为兄弟,是我张达康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张哥你言重了,我又何尝不想成为一个英雄,只是没想到毒枭实在狡猾。”李双喜叹了叹气道:“不过我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阳光会驱散黑暗,那毒枭一定会落网的!”

    说完之后,李双喜静静的趴在了床上,等待着按摩小妹的到来。

    张达康揉了揉发红的眼眶,赞同道:“没错,老天能饶过谁,那毒枭迟早会血债血偿的!”

    “你好先生,请问是你们叫的按摩吗?”门口很快来打了两个按摩小妹,柔声问候道。

    张达康点了点头,道:“嗯嗯,进来吧。”

    两个按摩小妹进入了包间,张达康又道:“你们给我双喜兄弟按摩的时候轻点,他受了伤。”

    “放心吧先生,我们的手法可是整个海宁最好的。”其中一个按摩小妹客气回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