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梓珊按照李双喜的要求,房间内很快充满了龙泽老师的声音,李双喜脸上也挂上了淡淡的微笑。

    “真恶心!”

    陈梓珊刚拿起了镊子,就听到一阵酥麻的声音,不由得身体一颤狠狠道。

    李双喜保持微笑道:“梓珊快,我这终极大招是有时间限制的!不要错过了戎机!”

    陈梓珊也不敢再有半点耽搁,眼睛精准的看着李双喜肩膀中的那一枚弹头,镊子慢慢伸了进去。

    李双喜瞬间双眼瞪大,死死看着手机之中的龙泽老师,配合着发出了异样的声音。

    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随着陈梓珊奋力的一抽,李双喜肩膀中的弹头总算是取了出来。

    而李双喜则同样也是大汗淋漓,整个身体一下虚了下来,手机之中龙泽老师的依旧没有停止,还在卖力的出演着。

    陈梓珊将李双喜的伤口用纱布处理好,也靠在了李双喜的身边休息着,帮李双喜取子弹,是一件十分难的技术活。

    “看来我的终极大招果然有用,一边享受一边就把事也办了。”李双喜喘着粗气,目光依旧紧盯着手机屏幕,道:“梓珊,一起欣赏欣赏?”

    陈梓珊擦了擦额头,长长舒了一口气道:“我可没有这样独特的兴趣爱好。”

    “梓珊,古人云,活到老学到老,我们大家迟早都会经历这些事,看一看学一学是没有坏处的。”李双喜指了指手机屏幕道:“你看,譬如这个动作,难度动作系数三点零,但我想要是我们来一起完成,那简直就是嗖一贼。”

    陈梓珊听后不禁也看向了手机屏幕中的画面,刚适应不久的小脸蛋唰一下再次红到了脖子根,道:“李双喜,你可别过分了,要不是看你身负重伤,我早就捶你了!还一起完成,做梦去吧,简直就是个大魔头!”

    李双喜摇了摇头,轻唱道:“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陈梓珊扭头看着李双喜,心中不禁暗道:“没想到他的歌声那么有磁性。”

    几分钟过去了,见李双喜完全唱的停不下来,陈梓珊捂着耳朵道:“好了好了,要是真以后有机会,说不定我们可以尝试一下……”

    陈梓珊越说到后面的声音越小,就和蚊子嗡嗡嗡没什么区别。

    可李双喜全都听得一清二楚,吃惊的眼神看向了陈梓珊,心中暗喜道:“什么?她刚才说以后有机会和自己尝试一下龙泽老师的经典姿势?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吧?看来这一子弹总是没有白白挨。”

    “梓珊,我可都听见了,到时候你可不许反悔。”李双喜咧嘴一笑道。

    陈梓珊看着李双喜翻了一个大白眼,气呼呼的模样道:“我只是说有机会,但是愿不愿意是我说了算,要是你让我心情不好,一辈子都别想有这机会!”

    “喂,我这还身负重伤你就耍我?不管,反正我当真了。”

    李双喜白高兴一场,身体微微一动,肩膀剧烈的疼痛再次传遍了全身上下。

    见李双喜痛苦的表情,陈梓珊心一下子就软了,连忙道:“好了好了不逗你,这事以后找机会再说,你别死在这里,我们还得回海宁呢。”

    李双喜心中一番窃喜,想想自己能和女警花陈梓珊那什么,还真是期待自己快些好起来。

    手机中的龙泽老师作品播放结束,陈梓珊将手机收了起来,叹息道:“哎,虽然我们这次活了下来,可是那毒枭依旧逍遥法外,真是太可恶了。”

    说到正事上,李双喜也变得无比的严肃,道:“真没想到这一切开始就是个圈套,巫辉等一干人早就被收买,看似联合抓捕行动,其实不过就是送命行动。可惜了那缅国警方的三十人,真是死得冤屈。”

    “李双喜,这次真的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现在也已经见不到这世界的光明了。”陈梓珊发自内心道。

    李双喜微微一笑,道:“我们是一个团队,说什么谢谢的太见外了。你要是真想谢我的话,不如等我身体好了,我们一起尝试一下刚才那有难度系数的动作。”

    陈梓珊羞涩的低着脑袋,不知道为什么,她此时并没有想拒绝李双喜的意思。

    李双喜看了看陈梓珊的表情,知道有戏,但是现在这时候多说无益,于是再次把话题拉了回来,道:“我们还是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里吧,要是让毒枭知道我们没有死,还身在这瑞城里,一定会不惜代价灭了我们的。”

    陈梓珊点了点头,道:“嗯嗯,你的身体撑得住的话,我们可以马上就离开瑞城。当然,我建议我们还是趁着天黑在离开,现在距离天黑也没有几个小时了,正好你休息休息。”

    李双喜想了想,干脆就趁着天黑再走吧,毕竟现在出了那么大的事,自己身体也是有些吃不消。

    决定下来之后,李双喜便靠着沙发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李双喜这才刚刚闭上眼睛,脑海之中就出现了那小孩人肉炸弹的场景,那场面对于李双喜来说实在是触目惊心,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一定不会相信是真实的。

    “李双喜,李双喜,看来我们得走了。”陈梓珊一阵催促的声音让李双喜很快回到了现实之中。

    “怎么回事?”李双喜睁开眼睛后马上问道。

    “瑞城警方已经找到这宾馆来了,我们得马上离开。”

    “靠,这群狗,鼻子还真是灵。”

    李双喜在陈梓珊的搀扶之下从沙发上爬了起来,随后两人顺着楼梯和瑞城警方打了一个时间差,离开了宾馆。

    两人一路奔走离开了瑞城,借着夜色来到了之前的勐市,终于用当地民众的手机和海宁鹏局打了一通电话。

    “鹏局,我们遇到了麻烦,现在需要你的帮助。”陈梓珊快速道。

    鹏局一听是陈梓珊的声音,马上问道:“你和双喜现在没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新闻上怎么报道你们是内鬼?”

    “我和双喜没事,情况实在太复杂,我们现在必须要回到海宁。”陈梓珊简单快速道。

    “好,给我你们的地理位置,我马上派人去接你们。”鹏局知道事情有些严重,有不啰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