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辉黝黑的皮肤下露出一排白牙,嘲讽道:“李双喜,这么急切的想要和这个世界说拜拜?好,老子现在就成全你!”

    巫辉将黑色的手枪对准了李双喜的脑袋,手指落在了扳机处。

    此时李双喜利用体内的灵气强行支撑着身体,默默的告诉自己,只要一分钟,在战斗一分钟就彻底结束了。

    李双喜全然不顾陈梓珊的劝阻,继续迈步向前,拳头已经再次紧握而起。

    巫辉见李双喜已经下了必死的决心,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哒!”

    一声清脆的空膛声传遍了中午的公园,巫辉惊诧的看着手中的武器,怒道:“妈的,居然在这个时候给老子掉链子!”

    李双喜冷哼一声,双眼之中那浓烈的杀气散发着,道:“你的子弹早就已经打完了,即将和这个世界说拜拜的人的是你。”

    看着李双喜那杀人的眼神,巫辉大惊失色,完全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还计算着自己的子弹数量。

    巫辉将手枪仍在地上,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恶狠狠道:“就算老子没子弹,对付你们这一伤一瘸也绰绰有余。”

    巫辉的话音刚刚落下,李双喜便动了,用出最快的速度陡然一拳轰出。

    巫辉双眼一瞪,匕首上闪过一道阳光,同时刺向了李双喜。

    接下来的瞬间,时间停滞了,李双喜的拳头落在了巫辉的鼻梁骨上,而巫辉的匕首则是仅差一厘米便扎进李双喜的心脏。

    巫辉顿时鲜血迸发,鼻梁骨塌陷,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李双喜身后的陈梓珊一跃而出,高高跃起的一脚踹在了巫辉的胸口。

    巫辉整整摔出七八米远,倒在地上之后双眼瞪大,气息已经完全跟不上,当场毙命。

    看着巫辉已经死了,李双喜整个人也瘫软倒在地上,刚才的一击是他拼尽了全身的力量,此时只想好好的闭上眼睛休息。

    “李双喜,你不能睡!”陈梓珊迅速来到了李双喜身边,将他抱在怀中呼喊道。

    “我,我好累。”

    李双喜低声喃喃道。

    陈梓珊看了看李双喜那被子弹射中的肩膀,鲜血依旧在流淌着,现在必须要尽快将弹头取出才行。

    陈梓珊用力的一巴掌呼在了李双喜的脸上,李双喜疼得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低声费劲道:“你,你到我干什么?”

    “睡你个大猪头啊!生前何必久睡,给我起来!”

    陈梓珊强忍住眼眶中的泪水,用全身的力气将李双喜从地上搀扶了起来,迈步走向了公园外的车子。

    陈梓珊载着李双喜找到了最近的一家宾馆,出示了证件后两人来到了一房间之中,陈梓珊又找来了纱布、酒精、镊子等一些工具,准备为李双喜取弹。

    李双喜靠在沙发上,满头虚汗,感觉眼前的世界都有些模糊,虽然有体力灵气暂时庇护着自己,可毕竟是枪伤,流淌出的鲜血已经染到了裤腰处。

    “梓珊,要是我突然顶不住了,记得把我运送回青云村,我生是青云村的人,死也要做青云村的鬼。”

    “我不想死在这陌生的城市,记得帮我立功的勋章也一起送回到村子里,谢谢。”

    陈梓珊扭头瞪了李双喜一眼,道:“谢你妹呀!李双喜,我们说好要一起活着回海宁的,你要是这个时候敢让我一个人回去,我,我绝对不答应!”

    “我现在都看到鬼门关是什么样子了,马上就见到阎王了,你不答应也没办法……”

    李双喜做着最后的交待,感觉自己的双眼皮都在打架了。

    陈梓珊脸上挂着两行泪水,怒道:“阎王要收你我还没有同意呢,我非得把你拽回来!”

    说话间,陈梓珊已经准备就绪,一把将李双喜的上衣撕开,酒精擦拭着伤口周围的肌肤。

    那火辣辣生疼的感觉一下把李双喜打架的眼皮给分开,李双喜疼得龇牙咧嘴道:“你,你这不会真的是把我从鬼门关拽出来了吧?”

    见李双喜一下子清醒了不少,陈梓珊干脆将整瓶的酒精倒向李双喜的伤口处。

    李双喜发誓,此时的感觉比中弹还要疼数倍,李双喜声嘶力竭嘶吼道:“我的妈呀!”

    “李双喜,你得忍住,马上我就要帮你取弹了!”陈梓珊看着全身筋脉都已经凸起的李双喜眼神无比坚定道。

    李双喜这时候已经满身大汗,光是消毒就那么疼了,从血肉之躯里取出子弹,那还不得让自己疼死。

    这一刻李双喜突然睡意全无,咬牙切齿道:“不行,看来必须用出我的终极大招了。就算疼死在她的眼前,我也无怨无悔!”

    陈梓珊顿时止住了泪水,追问道:“什么大招?”

    “梓珊,帮我拿出手机,打开视频你就知道了。”李双喜皱着眉头严肃认真道。

    陈梓珊马上从李双喜的裤包里掏出了他的手机,按照李双喜所说的点开了视频,当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一长串的图片预览后,明白了李双喜口中所谓的终极大招。

    原来全都是鸟国的动作大片,陈梓珊脸唰一下红到了脖子根,没想到李双喜原来有这个嗜好。

    陈梓珊又羞又怒,有种想一手机拍死李双喜的冲动。

    李双喜见陈梓珊脸色泛红,继续道:“梓珊,没有办法,这是我的终极大招了,要是没有各位老师们的陪伴,我一定挺不过去的,希望你能理解。”

    陈梓珊听后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后问道:“你要看哪位老师的作品?”

    李双喜眉头紧锁,一副很难抉择的模样,犹豫了一会后道:“龙泽老师的吧,第十个到第三十个都是她的作品,你帮我点下第十八个视频,那一部作品是龙泽老师经典之中的经典。”

    听着李双喜轻车熟路的口吻,陈梓珊也是咬牙切齿,心中暗骂道:“你这个大色魔!”

    不过手指还是按照李双喜的要求点开了第十八个视频。

    李双喜长长吐了一口气,顿时精神面貌更足了一些,道:“古有关二爷刮骨疗毒,今有我双喜看片取弹!梓珊,麻烦你把声音开到最大、调成全屏,来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