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国警方领队丹拓马上问道:“怎么回事?”

    李双喜低声快速道:“我刚才从咖啡店的老板眼神之中看到了一丝的异样,我们行动事先是没有通知任何商户的,他却一直盯着毒枭的方向,我怀疑有问题。”

    瑞国警方巫辉很快道:“你只是怀疑而已,现在毒枭就在我们的面前,难道我们要放他们走吗?”

    “辉哥,我知道大家急切的心情,可是这一切真的有问题。”李双喜肯定的语气道。

    身边的陈梓珊,见过李双喜如此认真的模样,知道他一点都没有开玩笑,也迅速道:“辉哥,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打草惊蛇,取消这次抓捕行动吧。”

    “取消?”巫辉十分的生气,道:“你们知道这次行动是我们线人冒着生命危险提供的线索吗?这次取消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巫辉坚决不同意取消抓捕行动,而此时正在谈生意的毒枭似乎也有了要离开的意思。

    缅国的警方请求问道:“毒枭有要走的意思,现在我们怎么办?”

    巫辉不顾一切直接下令道:“所有联合行动成员听令,按照之前的计划,行动!”

    丹拓想了想,也紧跟道:“行动!”

    李双喜听后怒骂一句混蛋,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一切的发生。

    随着巫辉的一声令下,缅国警方将近十多人一股脑的扑向了毒枭叶燊。

    可就在这个时候,毒枭叶燊和身边数个手下从腹中早有准备的掏出了手枪,对着一扑而上的缅国警方人员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砰!”

    一阵枪响打破了整个百货商场,尖叫声、呐喊声、哭泣声、哀嚎声一时间爆发而出。

    缅国警方十几人此时意识到了是一个圈套,可一切都太晚了,子弹穿过了他们的身体,血肉横飞之中一个个倒了下去。

    那咖啡店的老板也从店铺内冲了出来,手持武器,干掉了三两个缅国的警务人员。

    李双喜见势头不对,拉着身边的陈梓珊迅速躲到了角落之中。

    陈梓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像看神一样看着身边的李双喜,声音颤抖道:“真的是个圈套!”

    原本陈梓珊也只是半信半疑,毕竟今天的李双喜确实很反常,可现在这一刻,她再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怀疑,刚才倒下的十几个缅国警方人员已经证明了李双喜的想法。

    李双喜死死咬牙,将耳中的通讯设备扣了出来,道:“有内鬼,快把这些东西全都丢了。”

    陈梓珊立马将耳中的接听装备取了出来,一脚踩碎,吃惊道:“有内鬼?”

    “没错,我一直都有种不祥的预感,现在我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毒枭等人早就一清二楚。刚才他们所有人同时掏出了手枪,无疑也证明了这点,我们联合任务抓捕组中有内鬼!”

    李双喜思路清楚分析道。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这个时候的陈梓珊已经彻底的慌乱了,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紧接情况。

    李双喜从腰间摸出了鹏局特批的手枪,打开了保险,上好了膛道:“见机行事。”

    陈梓珊也没有犹豫,慌乱之中定了定神取出手枪,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两人看向了百货商场四楼现在的情况,缅国警方倒下十几人后其余的人并没有放弃,纷纷拔枪冲向了毒枭。

    可这个时候的再次冲锋无疑是自己往子弹上撞,毒枭叶燊摸着自己的寸头,手中那黑色的枪口不断射出一枚枚子弹,将缅国警方人员射倒。

    矮个子毒枭叶燊猖狂笑道:“哈哈,给我把来的人全都干了!”

    “是,老大!”

    数个手下收到了命令,举枪不断射击,一个个缅国的警方倒在了血泊之中。

    看着那死不瞑目的缅国队友,陈梓珊准备冲上去,却被李双喜死死按住,道:“这个时候不能感情用事,在没有搞清楚情况的时候贸然冲上去,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陈梓珊愤怒的拳头砸在了墙壁上,怒斥道:“可恶,这群混蛋。”

    这时候缅国警方领队丹拓带着四五个贴身的手下来到了百货商场的四层,一边射击一边和李双喜两人汇合在了一起。

    丹拓双眼发红,看着地上躺着的手下十分气愤道:“怎么会这样!”

    李双喜能够从丹拓的表情和神色之中判断出他并不是内鬼,于是道:“我们之中有内鬼。”

    “内鬼,是谁?”

    丹拓和身边几个手下同时问向了李双喜。

    对于丹拓来说,李双喜同样值得他的信任,毕竟行动开始之前就是他察觉出百货商场有问题,建议取消行动。

    利用排除法,李双喜马上确定了一个人选,那就是巫辉。那个浑身上下透露着凶狠气息,和警务人员十分不匹配的那个男人。

    缅国警方三十人不可能是内鬼,华京来的六人也都不熟悉瑞城,可能性极小,最有可能的就是瑞城的警方,那十二人的队伍。

    “如果没猜错,刚才是谁最先不顾一切下的抓捕命令,就是他!”李双喜快速道。

    “巫辉!辉哥!”

    丹拓听后无比愤怒,没想到会栽在自己人的手上。

    李双喜继续道:“既然我们之中有内鬼,这里的进攻都是无效的,我们还是想办法怎么离开吧!”

    “离开?不!我要为我的兄弟报仇!”

    丹拓是一个十分血性的汉子,这个时候要他离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陈梓珊万万没有想到作为另一个指挥者的辉哥,居然是内鬼。

    几人谈话之间,毒枭已经发现了几人,数枚子弹落在了几人的四周。

    “走,先避其锋芒才是最关键的!”李双喜快速道。

    于是李双喜拉着陈梓珊,用出了最快的速度,一个闪身翻滚,来到了下往第三层的楼梯口。

    李双喜脱离了射击范围扭身道:“丹拓,快!不然你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

    丹拓死死咬牙,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四五个贴身手下同样闪身翻滚而出,向着楼梯口跑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毒枭叶燊冷冷一笑,几个七八岁的小孩已经跑在了丹拓几人的身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