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忍受这样残忍的恶魔逍遥法外吗?这个大毒枭也是华夏人,前些年逃亡到了境外,这次我们终于得到了可靠消息说他回到了境内,所以才要联合行动将他一起抓获!”

    “李双喜,我相信你也是一个有血性的人,如果这样的大毒枭不受到法律的制裁,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因为他的利益而丧命,所以,我恳请你这次和我一起去执行任务。”

    李双喜原本并没有过多的在意,但是当听到那毒枭罪恶的行迹之后,不禁握紧了拳头。

    作为一个华夏人,李双喜体内流淌着的血液燃烧了起来,陈梓珊说的没错,自己确实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这样的毒枭确实该受到制裁。

    陈梓珊目不转睛的看着李双喜,就等他的一个答复,李双喜也没有半点逗乐的意思,郑重点头答应道:“好,我和你一起去,要是真的能将这样残暴的毒枭给绳之以法,我李双喜也不枉在人世间走一遭!”

    陈梓珊听后咧嘴一笑,那整齐的洁白贝齿一下露出了整排,发自内心道:“李双喜,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可,可是我不行你们系统的人,能和你一起去执行任务吗?”李双喜犹豫了起来。

    陈梓珊拍了拍李双喜的肩膀,道:“当然,我已经都和鹏局商量过了,鹏局也直接放话,只要你愿意去,一切都不是问题。”

    李双喜听后一脸无语,感情这陈梓珊已经搞定了一切,就差最后来搞定自己了。

    “梓珊,这一段时间没见你怎么变成心机婊了?我感觉我被套路了。”李双喜无语道。

    陈梓珊哈哈笑道:“我可没有套路你,也不是什么心机婊。你想想,这次我们的行动要是成功了的话,你可就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了!”

    英雄?这两个字触动着李双喜的内心,不知道为什么,他已经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好吧,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李双喜右拳捶了捶自己的胸口道。

    “今天中午,现在你和我先去警局见鹏局。”陈梓珊快速道。

    “啊!这么快!”李双喜一脸的惊讶,这怎么还说走就走了。

    “嗯嗯,大毒枭嚣张了这么多年,这次终于到了境内,机会稍纵即逝。”陈梓珊一脸严肃道。

    “我知道了,那我暂时将我的五菱宏光停在警局咯。”

    “嗯嗯。”

    随后,李双喜驾车紧跟着陈梓珊的大众SUV来到了海宁警局。

    鹏局的办公室内,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同时挺直了腰板站立着,鹏建国一脸微笑,十分满意的看着两人。

    “梓珊,你这还真是有办法,真的将双喜兄弟给找来了。”鹏局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

    李双喜听后更是心生出被套路的感觉,不过自己也都下了决定,没有什么反悔的话可以说。

    鹏局那尖锐的目光看向了李双喜,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收了起来,郑重道:“双喜,想必情况梓珊也都告诉你了,这次我们面对的对象不在是什么小混混、村霸,那可是亡命的大毒枭,你真的确定要为华夏更多人民的安全前往抓捕吗?”

    “我确定!”李双喜历声回道。

    “好!”

    “这是我特地给你准备的手枪,你带上它。”鹏建国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把崭新的手枪,递给了李双喜。

    李双喜有些犹豫,这东西自己可是从来都没有玩过,不过那使命感顿时油然而生。

    李双喜接过了手枪,看着鹏局道:“鹏局,我一定不会给海宁人民丢人!”

    鹏局拍了拍李双喜的肩膀,看着两人道:“准备一下出发吧,我等你们回来喝庆功酒!”

    “是!”

    李双喜和陈梓珊来到了警局的储物室,李双喜本想给村里的周思敏打个电话,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于是将手机等通讯工具全都存放在了储物室之中。

    由于是联合行动的关系,这些私人的通讯工具全都不能带着,会有特别的对讲机配备。

    将私人物品放置好了之后,李双喜摸了摸腰间的手枪,道:“梓珊,这手枪我可还从来都没有用过,万一真要用上,我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陈梓珊笑了笑,道:“希望最好别用上吧,这东西一用,那可就是一条条生命倒下。放心吧,很简单的,只要对准了目标,扣动扳机,一切就结束了!”

    简单的一番准备,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坐上了一张特制的警车,来到了海宁机场。

    随后上了一辆飞机,前往了华夏西南边境的瑞城。

    看着海宁这座城市在自己视野之中越来越小,李双喜握起了拳头,心中暗道:“一定要凯旋归来!”

    飞机上,陈梓珊又将关于联合行动的一些细节告诉了李双喜。

    三四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了瑞城周边的一个机场,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赶往了集中地集合。

    经过了一段颠婆的车程,陈梓珊和李双喜来到了集合地勐市。

    这是距离瑞城很近的一个市区,同样也是这次联合行动各方力量的集中地。

    此时已经下午五点,勐市的气温很高,李双喜和陈梓珊两人几乎是满身大汗。

    到达了集中地,通过了身份验证,两人进入到了集中地之中。

    联合行动的集中地,其实也就是在勐市里最大的一个农贸市场中,这里民众比较多,不容易被发现。

    农贸市场某个区域的二层,这里整层都是这次行动人员的暂时居住地。

    由于条件的限制,李双喜和陈梓珊被安排在了一个只有十多平米的房间之中,房间十分简陋,只有一张生锈了的高低床。

    李双喜透过紧闭的窗帘看了看楼下的农贸市场,道:“梓珊,看来今晚我们两人就要睡一个房间了,你不会介意吧?”

    陈梓珊:“为了抓捕毒枭,我也只能勉为其难了。不过没事,这上下两张床,我量你也不敢放肆。”

    李双喜一脸阴沉的看着陈梓珊,道:“梓珊,我是你说的那种人吗?还什么勉为其难都说出来了,我还真是当即就不服气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