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李双喜和林芯瑶都已经来到了二楼房间的门口。

    李双喜扭头看向了脸颊通红的林芯瑶,今晚的自己完全就没有那个想法,怎么才不是好东西了。

    林芯瑶晃晃悠悠扶着墙壁来到了房间门口,放眼一看,皱着眉头道:“咦,我的房间颜色怎么不一样了?不过这个格调我还是蛮喜欢的,我来感受一下舒不舒服。”

    林芯瑶走着扭曲的S线,进了房屋,这次轮到李双喜不开心了,道:“我说芯瑶,这是我的房间,你都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怎么就自己进去了……”

    李双喜竟也跟着林芯瑶那左左右右的曲线进了房间,手臂拉向了前方不远处的林芯瑶。

    两人的手触碰到了一起,不过并没有分开,而是同时落在了大床上。

    林芯瑶终于为自己沉重的脑袋找到了舒服柔软的依靠,整个身体在床上扭动了几下,已经进入了梦乡。

    李双喜看了看林芯瑶,打着重重的哈欠道:“芯瑶,你这可真是够自觉的,刚才还骂我不是东西,现在自己又睡来我床上。”

    李双喜戳了戳林芯瑶柔软的身体,林芯瑶一点反应都没有,李双喜也只好倒头睡去。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清晨的一缕阳光照进了宽大的房间之中,林芯瑶缓缓睁开了眼睛,当看着眼前的房间好像和往日不太一样,林芯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接下来的一秒,林芯瑶整个身体‘唰’一下从大床上坐了起来,看到了李双喜居然睡在自己旁边,林芯瑶手掌撩起了瀑布般的秀发,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可才刚刚一回想,脑袋便传来了一阵疼痛,林芯瑶捂着脑袋低下了头。

    这一低头不要紧,林芯瑶两个眼球顿时瞪成了金鱼眼,她看到自己运动裤整条裤腿被一缕鲜红浸染。

    “李双喜,我要杀了你!”

    林芯瑶怒吼咆哮声打破了整个房间的宁静,双手抄起了枕头,砸向了还在熟睡中的李双喜。

    李双喜这边还在做着美梦,一下子被枕头给砸醒了,摇晃了下脑袋呼喊道:“林芯瑶,你是没吃药呢还是药吃多了?”

    “你这个混蛋,亏我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居然趁着我酒醉把我给占有了,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林芯瑶全然不顾凌乱的头发,整个人发疯一般的打向李双喜。

    “我的姑奶奶,我可没有碰你,是你自己昨晚喝多了倒在我的床上。”李双喜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冤枉,一个翻滚摔下了大床,爬起来回道:“你看你衣服都穿的好好的,我怎么占有你了,你这不摆明了诬陷我吗?”

    林芯瑶紧咬贝齿,双眼喷火的盯着李双喜,道:“你看看这是什么!还敢说你昨晚没有对我做什么!”

    林芯瑶指了指自己运动裤的那一条血红,李双喜看到之后也同样惊讶不已,努力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

    “我是记得什么都没有做啊,难道说是倒下之后不知不觉发生的?”李双喜心中暗道。

    还不等李双喜继续多想,林芯瑶丢下了枕头,从床头柜上拿起了一个陶瓷做的摆件,冲到李双喜面前,手臂高举怒气冲冲道:“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这个禽兽,我真是看错你了。”

    看着林芯瑶真是一副要杀人的模样,李双喜连忙举手制止道:“你不会搞错了吧?我昨天晚上真的没有做什么。”

    “搞错?”林芯瑶愤怒道:“男子都是一个样子,李双喜,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一个渣男!”

    渣男?听到这个词李双喜就不乐意了,自己可真是一点过分的事情都没有做,咋还成了渣男了。

    眼看那陶瓷的摆件就要从林芯瑶的手中落在了自己的脑袋上,李双喜情急之下高声道:“林芯瑶,会不会是你生理周期来了!”

    林芯瑶一听定住了身子,仔细一想好像还就是这几天。这要真的是那姨妈血,那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了。

    林芯瑶转身直接冲进了卫生间,李双喜这才喘了两口气,低声道:“千万一定要是那姨妈血,渣男这锅我可不背。”

    “李双喜!”

    卫生间里的林芯瑶再次发出了咆哮的声音,吓得李双喜整个心都提了起来。

    可接下来林芯瑶的一句话让李双喜还真丝有些哭笑不得。

    “你快帮我去买女性生理周期用品!”

    李双喜真是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智商,没想到这么一瞎说居然还真是,也幸亏是姨妈血,不然这别墅以后自己可都不敢住了。

    得知了那运动裤上的血迹是姨妈血,李双喜也有了足够的底气,道:“林芯瑶,刚才嚷着要打我杀我,现在情况都已经证实了我的清白,你还想命令我,我才不吃你这一套呢!”

    卫生间里的林芯瑶同样也是又羞又气,这下可怎么办,自己又没有带着那周期用品。

    “李双喜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你快帮我去买一包那周期用品。”林芯瑶放低了姿态道。

    李双喜吹着口哨一脸得意的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前,回道:“芯瑶呀,这大清早的你要我去哪里给你买那东西?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你要我去买那什么,人家老板没准还以为我是变态呢。”

    “怎么会呢,现在很多男士都会帮自己的老婆买那东西,你快帮帮我吧,算我求你啦。”林芯瑶十分无奈,自己现在完全已经血流成河了。

    李双喜脑袋靠在门边,道:“那是老公帮老婆买,我和你不过就是朋友,这不一样。你这个忙我还实在是帮不了你呀,你说你公司需要一些美颜丹我都还能帮你……”

    听李双喜不愿意帮自己,林芯瑶一粉拳砸在了卫生间门上,气呼呼道:“李双喜,别给我扯叽叽歪歪,快去!”

    李双喜偷偷乐了起来,道:“我说芯瑶,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要是你好好说的话,我还考虑考虑去帮你买,可你这么凶悍我想还是不招惹你了。”

    “别别别!”

    仅隔着一扇门的林芯瑶听到了李双喜转身离开的声音,连忙开口制止,咬了咬贝齿,道:“双喜,我求求你快帮我买一包那东西吧,我还得上班呢,我知道你最好了,木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