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芯瑶摇了摇脑袋,独自一人又喝下一口洋酒,这几口下肚,一瓶洋酒都已经被林芯瑶喝了半瓶。

    “李双喜,你说这人的命运为什么就不能自己做主呢?”

    李双喜听后一脸懵逼,这刚才还讲着名称的话题,怎么突然就跳到了命运,看来林芯瑶已经酒多了。

    不过李双喜也知道林芯瑶心中憋着一些话,于是顺着她的话语道:“别人我不知道,总之我的命运一定是我自己做主。”

    林芯瑶呵呵一笑,十分苦涩道:“真是羡慕你,我从小的命运就已经被安排好,所有的决定都已经有人帮我提前做了。我只要按部就班的遵守,可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啊!”

    说到这里,林芯瑶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的气愤,可马上就消失而去,继续道:“我真的很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为什么要当总经理、开公司,好累啊!”

    李双喜看着眼前的林芯瑶,心中感慨道:“看来有钱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开心快乐没有烦恼才是最重要的。”

    李双喜刚打算开口安慰,林芯瑶独自举起酒瓶,咕咚咕咚几口下肚眼眶都有些红润,道:“不过我没有办法,要是我不开公司不努力的话,我的命运就彻底走向了黑暗。”

    李双喜听后有些动容,跟着林芯瑶一大口洋酒喝下肚中,咬牙道:“芯瑶,相信自己,一切都可以靠着自己的双手改变,被安排好了的命运是根本没有办法束缚你的。”

    芯瑶?改变?林芯瑶晃了晃有些沉重的脑袋,看着对面身形有些模糊不清的李双喜,疑问道:“我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自己做决定吗?”

    “当然,没有谁能够束缚你!要是有,我李双喜第一个不答应!”李双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自己竟然也变得霸气了起来。

    林芯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眶之中两行清泪流了下来,从来都没有谁对她说这样的话,李双喜绝对是第一个。

    此时的林芯瑶很想拥抱李双喜,可沉重的脑袋和渐渐模糊的视线让她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这样的感觉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失落再次占据了林芯瑶的心头,道:“不行,我改变不了,我一个人根本做不到。”

    说完之后,林芯瑶努力的举起了酒瓶,看着酒瓶中的液体快速的流向自己的口中。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大手阻止了酒的流动,李双喜起身来到了林芯瑶身边,将她的酒瓶夺了下来,道:“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就算你不行,身后还有我。”

    “你可以把我也当做是美颜公司的一份子,只要有我在,美颜公司一定会越来越强。你难道忘记目标了吗,美颜公司成为全球五百强企业之一。”

    林芯瑶举着酒瓶的手臂缓缓放了下来,目光看向了眼前这个比自己年纪还要小的男人,在灯光的照射下,林芯瑶顿时觉得李双喜是那么的高大、温暖,好像能把命运的黑暗都给赶走。

    “你真的可以帮我?可是我都不确定我能不能拯救现在的林家。”

    林芯瑶一脸颓丧道。

    李双喜还从来都没有见过林芯瑶这个样子,此时能够从她那清澈的美眸之中看出她遇到的事情是多么的困难,于是问道:“林家现在怎么了?”

    听到林家这个词,林芯瑶的眼神复杂变化,最终变成了空洞道:“林家已经一步步走向了衰败,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用联姻的方式来维系家族。”

    “而我,再过不久就会被那黑暗的命运彻底支配,嫁给完全陌生的男人。”

    李双喜听后心中一片惊骇,没想到是这么一回事。婚姻不是儿戏,和完全就没有交集的人组成一个家庭,可以想象那是多么混蛋的事。

    见李双喜也默不作声,林芯瑶顿时觉得眼前的那一抹温暖正在被黑暗给吞噬,摇了摇头哭诉道:“没有用的,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拯救林家,而我的命运最终也得按照着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剧本走下去。”

    “不!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可以选择,特别是在爱情的面前,我一定会尽我的力量帮助你。”李双喜历声道。

    随后李双喜那温暖的双手擦向了林芯瑶脸庞上的两行泪水。

    此时此刻感受着李双喜那炙热的手掌,林芯瑶感觉自己的泪水开始蒸发。

    “来,今晚就让我们痛痛快快的喝一次,明天开始制裁那混蛋的命运。”李双喜用充满磁性的嗓子道。

    林芯瑶听后不知不觉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看向了仰头畅饮的李双喜,道:“来!不醉不归!”

    李双喜和林芯瑶两人举杯一番畅饮,时间飞逝,已经到了半夜十二点。

    林芯瑶完全喝多了,这恐怕是她人生喝得最多的一次,摇晃着手中的酒瓶道:“芯瑶?李双喜,我告诉你,我可没有批准你这样叫我。”

    李双喜同样也是头晕眼花,靠着沙发一侧回道:“批准?我想叫你什么就叫你什么,我还就要叫你芯瑶。”

    “芯瑶,芯瑶,芯瑶。”

    林芯瑶被李双喜叫唤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捂着耳朵高声道:“别叫了,烦死了。”

    “哈哈哈哈,芯瑶,我告诉你,这可是我家,你嫌我烦你可以走呀。”

    李双喜打了一个酒嗝打道。

    “嘿,李双喜,你在我家里说什么胡话呢,是不是喝多了?”林芯瑶翻着大白眼道:“这里是我家,要出去也是你出去才对。”

    “芯瑶,我说你还真是的,酒量不行也就算了,怎么还可以赖皮呢?”李双喜十分不爽的从沙发站立起身,一边走向楼上的房间一边道:“我今天下午还在楼上睡了一个十分满意觉,这大床,怎么可能是你家。”

    这边在沙发上的林芯瑶自然也不服气了,费力的起身,看着李双喜那数个重叠的身影跟了上去,道:“你才赖皮,你说你是不是想赖在我的家里和我滚大床,告诉你,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