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天元听后激动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李双喜点了点头。

    郑天元马上恭敬道:“主公!”

    郑天元这一开口,身边的郑家子孙哪里还敢有不从,马上也跟着道:“主公。”

    李双喜不禁心中一动,这一刻成就感爆棚额。

    郑天元犹豫了一下,道:“主公,属下心中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问还是不改问。”

    李双喜回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少在我面前说这些叽叽歪歪的话。”

    “是。”郑天元毕恭毕敬问道:“主上,你的修为怎么提升得那么快?属下以及郑家的子孙用了几十年的时光,也才掌握了区区那么一点修为。”

    李双喜一听,这郑老爷子还真是脸皮厚呀,这才刚刚收服了郑家,就想来套自己的话了。

    李双喜也不想拆穿,一脸认真回道:“天赋!修为和人的天赋离不开关系,你们郑家虽然几代都是修炼者,但是你没有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吗?那就是郑家的一代不如一代,到了郑帅这里,基本上已经废了,初阶的修炼者,还真是一点天赋都没有。”

    郑帅低着脑袋,默默听着李双喜的数落,也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郑天元听后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还真是这么回事。

    郑天元追问道:“主公,那天赋上的不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

    “这我就不知道了。”李双喜咳嗽了一声,道:“郑老爷子,你问的是不是有点多了?”

    郑天元马上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说半句。

    “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记住,以后谁要是再给我耍阴的玩狠的,我会亲手了断了他。”李双喜目光扫视着郑家所有人道。

    随后李双喜转身离开了郑家别墅,向着那五菱宏光走去。

    看着李双喜远去的背影,郑家几个兄弟纷纷问向郑天元。

    “老爷子,我们郑家真的要臣服于这个年轻人?”

    “老爷子,这样真的好吗?”

    郑天元冷哼一声,看着眼前的子孙,叹息道:“当然,没有他的话,郑家已经不足以立足于武林之中,他能将郑家给收下,已经是对我们最大的恩赐,不然我们郑家只有死路一条。”

    “以后那年轻人就是我们郑家的主公,见到他都给我恭敬一点。”

    “是,老爷子。”

    郑天元都开口了,郑家的子孙没有一个敢不从的。

    李双喜驾驶着五菱宏光返回了美林海岸的别墅,回想着郑家臣服于自己的事,李双喜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原本是去复仇,没想到还阴差阳错收了一个小弟,这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李双喜回别墅之中洗漱了一番,躺在宽大的床上静静的休息,白天这一战,消耗了他大半的体力,此时正是瞌睡遇到了枕头,闭上眼睛酣然睡去。

    不知道睡了几个小时,李双喜再次睁眼天都已经黑了。

    才睁开眼睛,李双喜就听到了别墅一楼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敲门声之中还带着玻璃瓶碰撞的声音。

    “我这昨天才住进来,谁就来窜门了。”李双喜翻身下床,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道。

    下到了一楼大厅,李双喜打开别墅大门,居然是美女邻居林芯瑶。

    林芯瑶还是昨天那样一番运动休闲的装扮,不过双手却是抱着一个纸箱,纸箱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酒。

    李双喜伸长了脖子一看,那些酒瓶上还都是洋码子,应该都是价值不菲的吧。

    “林总,你这抱着一箱子的酒是要来送我的吗?不过我可不太懂酒,就算要喝,也只喝国产的。”李双喜瘪着嘴巴道,眼神充满了嫌弃之色。

    林芯瑶翻了一个白眼,道:“谁说是来送你的!我是让你陪我喝的。不懂更好,今晚喝了之后你就明白这些洋酒的味道了。”

    李双喜摆手拒绝道:“我刚才说了,我只喝国产的。”

    “那个天天都可以喝,我这个可不常喝到,不管,今天晚上必须陪我喝。”林芯瑶才不管李双喜说些什么,抢先一步直接抱着一箱子的酒进了别墅。

    “我说林总,你这是玩的哪一出?”李双喜将门关上,问道。

    “废话少说,喝酒!”

    林芯瑶霸气无比,拿出了一瓶洋酒打开后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李双喜看到这一幕可是吓了一大跳,虽然自己没有喝过洋酒,但也知道洋酒多以烈酒为主,这林芯瑶把烈酒当水喝,那不是找死么?

    “林总林总,你淡定一点,喝酒可不能像你这么猛。”李双喜连忙上前制止道。

    果然,林芯瑶也是被洋酒呛到,咳嗽起来,小脸一下子憋得红通通。

    咳嗽几声之后,林芯瑶看向李双喜,道:“李双喜,给我那边坐下,今晚要是不陪我喝,我就把这里所有的酒全都喝完。”

    “你昨晚不是说了吗,有什么心事都可以向你说,这不,有故事有酒,你听不听!”

    林芯瑶霸道总裁的模样展露无余,手指着整箱的洋酒,直接命令李双喜道。

    李双喜这才明白了过来,又看了看整箱的洋酒,只好乖乖坐在了林芯瑶对面。

    落座下来的李双喜看着林芯瑶,回道:“洗耳恭听。”

    “那就拿起酒瓶,来吧。”林芯瑶指了指纸箱之中的洋酒,挑眉看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随便拿出了一瓶,打开后酒瓶碰向了林芯瑶手中的酒瓶,道:“来吧。”

    林芯瑶又是一大口洋酒喝下了肚中,道:“好酒!”

    李双喜喝下一口之后抿了抿嘴,道:“这酒还真是够烈的呀。”

    林芯瑶却是根本没有听见,自己又扬起了小脑袋,洋酒一大口喝进了肚中。

    “我说林总,你这怎么全顾着喝酒,刚才说好的故事呢?”李双喜疑惑问道。

    “不要叫我林总,你有恩于我林芯瑶,以后不准再叫林总了。”

    几口洋酒下肚,林芯瑶似乎已经有些头晕了,说话的语气和之前都不同了。

    李双喜听后抓了抓脑袋,道:“不叫林总那叫什么,林芯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