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芯瑶狐疑的眼神直视着李双喜,道:“你不会是故意想占我便宜的吧?”

    “绝对没有!”李双喜瞪起了眼睛,道:“林总,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你想想我几次帮助了美颜公司,如果想要占你便宜,还能等到现在?”

    林芯瑶听后仔细一想,好像确实是这样,李双喜确实好几次在美颜公司最危难的时候站了出来,如果不是他炼制出来的丹药,美颜公司现在或许都已经不复存在了。自己现在这么想李双喜,是不是真的有点过分了?

    犹豫了片刻,林芯瑶道:“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

    林芯瑶一挽秀发,将其撩到自己的后背,整个身体俯在李双喜身前,两人近距离直视着,甚至能够感觉到双方的鼻息。

    林芯瑶脸颊挂上了一丝绯红道:“看什么看,还不快一点。”

    李双喜故作艰难的将自己的两只手臂勾住了林芯瑶的脖颈,林芯瑶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不过还是定了定神,开始用力起身,将李双喜给勾起来。

    李双喜可不想轻易的起身,皱着眉头挤着眉毛,装作一副用力的样子。

    林芯瑶小脸都被憋红了,道:“李双喜,你不会是一只猪变的吧,这实在也太重了。”

    “林总,我承认我最近是吃的比较多一点,但还没有达到猪的地步。”

    林芯瑶双手撑着沙发两侧继续用力,那乌黑的秀发再次擦着李双喜的双臂滑落在了他的面部,闻着发香,看着林芯瑶那完美的身材,李双喜体内不由得一股邪火窜了起来。

    李双喜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不敢在耽误,快速起身。

    心中暗道:“这要是让林芯瑶看到自己的身体有了反应,那还不得杀了自己才怪。”

    李双喜拿过靠枕,捂在自己腹部,弯曲着身体道:“哎呦我这腰,好疼。”

    林芯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着李双喜疑惑道:“李双喜,你这不是腰疼吗,怎么捂着肚子呢?”

    李双喜解释道:“这扭伤的腰疼痛扩散了,现在整个腹部一圈都是疼的。”

    单纯的林芯瑶并不知道李双喜再搞鬼,道:“那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去医院。”

    “不用不用,我想休息一下就好了。”李双喜道:“这医院看病看贵了,我才不要去花那冤枉钱呢。”

    林芯瑶点了点头,看了看别墅大厅,道:“你就继续装吧,这千万的别墅你都买了,还在乎那看病的一点小钱?”

    “就是因为买了这别墅,现在的我就是一个穷光蛋。”李双喜继续胡说八道。

    “对了,你不会是知道我住隔壁,然后特地才买了这一栋别墅吧?”林芯瑶问道。

    “额,林总,这绝对是意外,我只是看这一栋别墅的地势和风水不错才入手的,完全不知道隔壁住的人是你。”李双喜一本正经道:“不过还真是缘分,我两这就成了邻居了。”

    林芯瑶也落座到了沙发上,感慨道:“是呀,这海宁还真是小,没想到我们都成邻居了。”

    “林总,这是新的一批美颜丹,给。”李双喜体内的那一股邪火减退了下去,道:“美颜公司最近怎么样了?”

    提到美颜公司,喜悦之色不由得挂上了林芯瑶那天使一般的脸蛋,道:“多亏了你的美颜丹,现在我们公司已经是海宁化妆品界之中的巨头了,而且和各大公司都有了密切的合作,相信按照这个势头下去的话,美颜公司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全球五百强企业之一。”

    “那真是得恭喜你了,这么年轻就有那么大的成就。”李双喜微微笑道。

    林芯瑶点点头,说到成就,这让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家族,眼神不禁闪过了一丝的忧愁,道:“现在这微不足道的成就算什么,我连自己的命运都没有办法主宰……”

    李双喜看着明显失落的林芯瑶,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有故事,于是问道:“林总,你是不是……”

    李双喜这才刚刚开口,林芯瑶马上意思到了自己失态,连忙转移话题道:“双喜,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现在的我可能根本没有办法坐在这里。”

    见林芯瑶并不想把心中的故事说出来,李双喜也没有强迫,道:“不用谢我,我们是双赢的,美颜公司发展的同时我也能赚到钱,我很心满意足了。”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林芯瑶起身离开李双喜的别墅。

    李双喜目送着林芯瑶到了门口,道:“林总,有些话憋在心里不舒服就说出来,我愿意做一个听众。”

    林芯瑶定住了身体,回眸看了看沙发上的李双喜,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抹深情,随后轻轻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离开了别墅。

    林芯瑶这才刚离开别墅,李双喜整个人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看着林芯瑶离去的背影感叹道:“还真是意外呀,不知不觉居然和美女总经理做了邻居。嘿嘿,迟早我会知道你所有故事的。”

    李双喜随后上了别墅的第二层,这里安静的空间非常适合修炼,李双喜盘腿而坐,打算好好修炼一番,明天就到那海宁郑家去。

    第二天一早,李双喜洗漱一番之后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着远方,双拳缓缓握了起来,道:“海宁郑家,今天就是李双喜一雪前耻的日子!”

    李双喜驾驶着五菱宏光来到了海宁郑家所在的别墅区,看着熟悉的别墅,李双喜想起了那神秘高手,自从上次事件之后,还真是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下车之后舒展了一下筋骨,不在去想那神秘高手,李双喜迈步走向了郑家别墅的大门。

    “站住!你是来干什么的?”看守大门的两个护卫并不认识李双喜,历声质问道。

    “干什么?我是来让你们郑家付出代价的。”李双喜语气淡淡道。

    “哈哈,大清早就来了个傻逼,告诉你……”

    其中一个守卫想要嘲讽李双喜,可话才说到了一半,就被李双喜直接掐住了脖子,脚步脱离了地面拼命挣扎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