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是不是找死,敢和我们叫板?预订是预订,你买得起么,这别墅可是上千万,我怎么看都觉得你更像一个穷屌丝。”

    “买不买得起那就是我的事了,恕不奉陪。”李双喜闪身就要离开。

    “呵呵,买不起还来装逼,你们海宁人难道都是这个样子?”

    “一个二十岁的小子买千万的别墅,海宁经济能力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牛逼了?”

    “我就说在这海宁怎么生意难做,原来都是一群小赤佬搞乱市场,可悲啊!”

    几个富商又是一顿不牛不对马嘴的嘲讽,这次更是将目标扩大成了整个海宁,惹得郭小蕊和余霜等人也是气愤不已。

    李双喜这才刚想要反驳,就见张达康一路小跑了过来,呼喊道:“双喜兄弟。”

    郭小蕊和余霜以及几个销售都是一脸好奇,这张总怎么没有开车过来,而是一路小跑而来。

    张达康一身运动装,看上去十分年轻活力。

    “张哥,你这玩的是哪一出,不会是跑步过来的吧?”李双喜一脸惊诧问道。

    张大哥用头上的发带擦了擦汗水,道:“当然不是,司机上厕所去了,我又不能让你干等着,这不就先跑进来了吗,全当锻炼身体。”

    李双喜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张达康看了看眼前的几个富商,道:“双喜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李双喜开口,领头的富商笑道:“小子,你这大哥装逼也是够可以的呀,还司机呢,是不是出租车司机,哈哈哈哈。”

    “司机上厕所,这样的理由也说得出口,和你小子组合在一起还真就是无装逼不兄弟呀。”

    郭小蕊和余霜几个销售纷纷上前,想要替张总说话,张达康却是伸手阻挡住,看了看这五个外地富商,道:“几位兄弟,不知你们是哪里人氏?”

    五个富商相视一眼,自豪道:“我们兄弟五人都是通州过来做生意的。”

    通州,华夏很出名的一个地方,据说那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经商高手,对经商管理有着独特的理念。通州这个地方更是出了无数的富豪,在华夏知名富豪榜上,前一百人有六十多人都是来自通州。

    张达康点头道:“通州是个好地方,我们海宁确实是没有办法比。几位老板是来这里买房的吗?”

    “嗯,刚看上了这栋别墅,就被你这狗屁兄弟预订了,你说你这兄弟是不是在搞事情,没钱还要在我们通州人面前装逼。”领头富商昂首挺胸指了指几人身后的别墅道。

    这么一说,张达康马上明白了眼前是怎么一回事,转身道:“你们销售部等会回去之后定一条规矩,达康地产所有产业不对通州人出售。”

    五个通州富商听后眉头紧锁,怒骂道:“你他妈怎么说话呢,对我们通州人有意见是不是?”

    “我说你是什么人,比你兄弟还能装逼,美女,你们难道就这样站着无动于衷吗?”其中一人看向了张达康身后的数个销售道。

    郭小蕊几人马上遵命道:“是,张总。”

    张总?几个富商对视了一眼,显然没有想到张达康会是这几个美女的头头,不过那又怎么样,他说不出售给通州人就真的能做到?未免也太大口马牙了吧?

    张达康就是那么的霸气,敢得罪自己兄弟,那一定会让你好看。

    “你们不是说我兄弟装逼吗,那就再装大点好了,我手里掌控着整个海宁的房地产业,我就是不卖给你们通州人,你们能怎样?不服气的话可以滚出我们海宁!”张达康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道。

    这时候,张达康的司机开着他的座驾林肯加长来到了路边,静静的等待着他。

    几个富豪的脸色一下阴沉到了极点,怎么都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领头富商冷哼道:“兄弟,我们在海宁的事业会越做越大,就算你不卖我们房子又能奈何得了我们?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以后我们哥几个就要好好的坑你们海宁人,让你们海宁人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

    “威胁我?”张达康没想到这几个通州来的商人会这么的嚣张,随即冷哼道:“放心吧,今天过后,你们永远不要想在我们海宁立足,准备带着你们狗屁的产业滚回通州吧。”

    哈哈哈哈!几个富商听后捧腹大笑,显然不绝对张达康有这样的实力,犹如天方夜谭。

    “哎呦我的天,兄弟,你想要赶走我们?恐怕你下辈子都没有这个能量吧?”

    “实话告诉你,我们可是海宁市政府特批的企业,还得到了市政府的高度重视,相比起来,好像你的房地产根本就不算什么吧?”

    “我劝你最好现在给我们哥几个跪下来道歉,不然的话,我们一定会让你的房地产崩盘!”

    张达康掏出了手机,直接拨通了马市长的电话,道:“马市长,我是达康,有些事恐怕要麻烦你出手了。”

    “最近市里是不是特批了通州来的几家企业,我想让他们全都卷铺盖滚蛋!”

    “因为他们不仅仅得罪了我,还得罪了救你性命的神医李双喜。”

    “好的,谢谢马市长。”

    挂断了电话,张达康像看傻逼一样看着眼前的几个通州富商。

    李双喜还是第一次见张达康如此霸气,心中同样也是一番风起云涌,不得不说张哥实在太帅了。

    站在张达康身后的郭小蕊、余霜等人已经彻底呆滞了,她们同样也都是第一次见张达康发飙。而且这发飙还真是不得了,直接电话都打到市长那里了。

    领头的通州富豪不以为然,觉得张达康完全没有能力做到将他们赶出去的力量,嘲讽道:“还马市长?看来我得给那华夏最高领导人打个电话才行了。”

    话音刚刚落下,他口袋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毫不犹豫的接听了起来:“喂,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老板,出大事了!我们在海宁的产业遭到了封杀,多个部门勒令我们马上滚出海宁!”

    “什么!”

    领头的富商心中一颤,额头上一抹汗水流淌了下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