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天元冷冷一笑,手掌继续发力施压,李双喜面部的表情开始变得痛苦起来,那疼痛的感觉蔓延在了全身。

    “啊!”李双喜苦苦支撑着,没想到自己在这郑天元的面前居然连一掌都没有办法接住。

    郑天元将自己手掌的力量加大了一分,李双喜彻底承受不住,整个人顿时砸在了地面,地板碎裂出一道道的裂缝,甚至有种这周围的地面都要塌陷了的感觉。

    郑天元收起了自己的手掌,双手后背,对着眼前的李双喜一脚踹出。

    李双喜在地上翻滚了数圈之后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上,体内一阵的气血翻腾,嘴角已经流出了一道鲜血。

    整个房间这时候显得十分的安静,无数双眼睛静静的看着李双喜,都想要亲眼看着这个小子是怎么被郑家家主给折磨死的。

    李双喜想要爬起来继续再战,可身体却是一点力量都供给不上来,那剧烈的疼痛感布满了全身上下每一处。

    李双喜一点一点挪了半靠着墙壁,附近的墙壁上都是他那流着血的血手印,目光依旧愤怒的看着郑天元。

    郑天元迈步走到李双喜的身前,居高临下看着连站起来的力量都已经没有的李双喜,道:“海宁郑家,不是你区区一个小子能够惹得起的,如果有来生,千万不要招惹郑家。”

    话音落下,郑天元一只脚抬了起来,带着浑厚的气息落向李双喜的身体。

    李双喜手臂护在自己的身前,拼劲最后的气力阻挡着,可奈何自己根本不是郑天元的对手,只要郑天元在用出几分的力量,自己一定会死在他的脚下。

    就在这生死只有一线之际,窗外一个缥缈的声音传了进来:“得饶人处且绕,他并没有过错,放了他吧。”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听到这缥缈的声音,众人纷纷看向窗外,一片漆黑并没有人影。

    郑风华一脸不满,走到了窗边四处张望一番后道:“你是什么人?郑家的事你也敢多嘴?想要救人出来讲话,别装神弄鬼,这里可是郑家,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郑风华的话音刚刚落下,一粒飞石顿时射向了郑风华的面部,郑天元察觉到了之后迅速提醒道:“风华,小心。”

    可仅管郑天元做出了提醒,那玻璃珠般大小的飞石还是落在了郑风华嘴巴上。

    郑风华触不及防,甚至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连续后退了数步终于定住了身脚,只觉得口腔之中一阵异动,随即对着地面一吐。

    鲜血混杂着打碎的几颗牙齿吐了出来,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再多说一句。

    郑家的护卫看到之后也都吓了一跳,居然敢当着家主的面打伤长子郑风华,对手好大的胆量。

    郑天元看着自己儿子郑风华因为一句话被打碎了几颗牙齿,立即皱起了眉头,刚才那声音的主人实力不俗,到底是什么人。

    郑天元将那踩着李双喜的脚掌缓缓撤开,迈步来到了郑风华的身前,看着地上的飞石,道:“到底是何方高人,不妨现身说话。”

    半靠着墙壁的李双喜长长舒了一口气,居然有人来救自己,这个人会是谁?

    郑天元的话语落下,却不见任何踪影出现,刚才那缥缈的声音也好像消失了一样。

    “父亲,这……”郑风华见周围一片寂静,没有动静,想要开口说点什么。

    郑天元打断道:“闭嘴,他来了。”

    郑天元看向了窗外,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顺着那月光而来,就好像是月光给他筑起了一座桥一般。

    眨眼的功夫,一个身穿白色布衣的古风美男站立在了房间的窗边,他年纪和李双喜相仿,剑眉英气十足,有着一头飘逸的长发。

    李双喜看了看身边这古风美男,差点没以为自己在拍古装电视剧的现场,或者说自己穿越了。甚至李双喜真想说,兄弟你在配上一把宝剑就全套齐活了。

    郑天元以及郑家的护卫都没有见过这人,纷纷都在猜测神秘高手的身份。

    郑风华更是双眼如牛眼一般,来来回回、上上下下打量着对面那人,心中一片纳闷,刚才真是他出手打碎了自己的牙齿?

    神秘高手扭头看了看地上的李双喜,两人眼神交触的那一瞬间,李双喜顿时内心一阵惊骇,却又说不出为什么惊骇,不等李双喜多想,神秘高手开口了:“郑家主,这件事是你们郑家做的不对,这少年不过是想要讨回一个公道而已,我劝你还是放了他吧。”

    李双喜看着身边的神秘高手,这人年纪和自己相仿,实力却是比自己高得太多,那说话的声音之中都带着浑厚的内劲,这等修为实力不知自己何时才能达到。

    郑天元听后面露浅笑,手再次捋向了花白的胡须,回道:“不知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替这个小子求情?”

    “我是一个闲游浪荡之人,郑老家主自然不识得我。”神秘高手淡淡道:“我不是替他求情,只是看不惯你们郑家的做法而已。”

    神秘高手此话一出,郑天元和郑家的人面色顿时一阵难看,要知道郑家在海宁办事可从来没有谁敢阻止,如今却是冒出了一个古装男子,直言看不惯。

    郑天元不肯放过李双喜,双眼闪着精光,看着眼前的神秘高手,回道:“老夫闯荡江湖数十年,阅历千千万万,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说看不惯我。年轻人,我承认你有几分的实力,但是做人有时候太张狂和多管闲事那可不好。”

    神秘高手笑了笑,回道:“张狂源自于实力,没有人敢在你郑老家主的面前说这话,那是因为他们实力不过,我很庆幸我是第一个敢说出来的人。”

    两人四目相对,凭空一股强大的气息触碰着,互不相让。

    郑天元率先撕破了脸,道:“今天这小子来到我郑家搞事,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你要是想救他,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神秘高手点了点头,回道:“我说了,我只是看不惯你们郑家的做法而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