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郑家护卫对视一眼,不信邪的冲了上去,李双喜手起刀落之间一道鲜血飞溅而出,几人同时感觉到脖子被冷风灌了进去,随后那几个郑家的护卫捂着鲜血喷发的脖颈瞪着大眼睛倒在了地上。

    “血洗我们郑家!你好大的口气!”

    就在李双喜准备大开杀戒之时,一个苍劲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郑风华听到声音之后马上扭声恭敬道:“父亲,您怎么来了?”

    包围着李双喜的郑家护卫也都退散到了一旁,恭敬的站立着。

    李双喜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房门之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迈步走了进来,虽然都已经年过七八十,但仍然是气宇轩昂,举手投足之间很有宗师的模样,那看似虚浮的脚步实则更是坚如磐石。

    身上带着一股刚猛的气息,李双喜马上意识到麻烦大了,这个老者同样是修炼者,而且绝对是个高手。

    来的人正是海宁郑家的家主郑天元,如今已经八十多的高寿,但是因为修炼者的体质影响,他看上去还是十分健朗,少说也能再活个十几年。

    郑天元看了看气色不正的郑天元,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回道:“我不来的话这个屋子里恐怕全都是一遍尸体了。”

    郑天元听后立即低着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根本没有想到李双喜这个农民居然会那么的生猛。

    李双喜一直盯着不远处白发苍苍的老者,看来此人应该是整个郑家的主心骨,郑家如今能这样的张狂,八成也是因为他的存在。

    “对不起父亲,这么晚了还打扰你的休息……”郑风华连忙认错道。

    家主郑天元摆了摆手,迈步走向了李双喜,那盛气凌人之势压迫着李双喜,道:“小子,海宁郑家可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今晚这事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按照我所说的做,我就让你安全离开郑家,要是你不听,那就休怪我郑天元无情。”

    李双喜收起了怒目,微微眯着眼睛看向了郑天元,问道:“什么机会?”

    郑天元捋着自己那花白的胡须,目光扫视着整个宽敞的房间,缓缓开口道:“你杀了我郑家那么几个供奉,又打伤了我的儿子风华,只要你现在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认罪,发誓以后不再得罪郑家,我就放了你。”

    磕头认罪?李双喜自然不会这么做,男人顶天立地上跪苍天下跪父母,怎么可能给其他人跪下。

    于是看着眼前郑天元,皱眉道:“海宁郑家就算名头再旺,也不能欺人太甚吧!昨夜你的儿子带人将我的发小给捅了二三十刀,今天我是来替他要个说法,凭什么磕头认罪!”

    郑天元似乎没有听到这些个理由,直问道:“这么说你是不答应咯?”

    “想让我磕头认罪,下辈子也不可能。”李双喜一脸愤恨拒绝道:“别说磕头认罪,就算是你郑家反过来求我放过你们,我也不会饶恕的。”

    郑天元点了点头,捋着胡须的手掌缓缓落了下来,道:“很好,那老夫今晚就成全了你。”

    李双喜也不再废话,双拳再一次的紧握起来,目光直视着眼前的老者。

    郑天元手掌缓缓扬了起来,对着李双喜推出一掌,一股强劲的气息正面袭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顿时察觉到了不对劲,那老者看似十分普通的一个动作,居然有十分强大的效果,一股刚猛的气息正袭向自己的面门。

    李双喜这时候想要闪身躲避已经有些来不及,只能将自己的手臂交叉护在身前。

    郑天元看似平淡挥出的一掌和李双喜的手臂撞击在了一起,李双喜整个人连连后退,到了窗子边的时候才终于依靠着后方的支撑定住了身板。

    可那窗户的玻璃在这一瞬间全都被震碎,稀里哗啦掉落了一地。

    掌劲散去,李双喜放下手臂看了看背后的玻璃,心中一片的惊骇。

    “这郑天元的修为实在强悍,这么轻轻一掌就有如此威力,要是和他交手,恐怕一点胜算都没有。”李双喜心中暗道。

    郑天元冷笑一声,道:“你现在后悔没有磕头认罪了吗?不过已经晚了,很快你将会变成一具尸体。”

    李双喜咬着牙齿,皱着眉头历声道:“我还是之前的一句话,我就算是死,也会拉上你们郑家做垫背。”

    郑天元见李双喜口出狂言,迈出脚步正面进攻,那看似小小的一步,实则郑天元已经很快来到李双喜的面前,有些枯瘦的手掌打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定睛看后吓了一跳,这老者两步就到了自己的面前,要是跑起来那不得上天么。

    李双喜闪身避其锋芒,想要先摸清郑天元的套路。

    郑天元一掌落空,将李双喜身后的窗户框架直接打落,紧接着追击挥掌,掌力落在墙壁上后一个一个的手掌印记出现。

    李双喜看着那墙壁上的手印只有躲闪的空间,而且郑天元的出掌速度愈发的快,稍微不留神,郑天元的一掌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李双喜顿时觉得自己的肩膀都要碎裂了,整个人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可恶!”此时的李双喜已经深知,自己现在的修为在郑天元的面前根本就一点胜算都没有。

    看着李双喜被自己父亲几掌就击倒在地,郑风华得意的笑了起来,心中暗道:“小子,看你还装逼,今天别想活着离开郑家。”

    李双喜从地上强忍着剧痛站了起来,依旧不肯放弃,以其被动等死不如主动出击。

    李双喜一声怒吼,体力所有的力量都爆发了出来,主动攻向了郑天元。

    “筑基期中期的实力,年纪轻轻能达到这样修为确实不错,可一切在我面前都是没用的。”郑天元感受着李双喜爆发出来的力量,冷冷道。

    李双喜用出最快速度,拳头如猛虎下山一样撕咬向了郑天元,可接下来的一秒,时间好像凝固住了。

    李双喜全身力量爆发出的拳头被郑天元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给直接挡了下来,任凭自己在怎么用力,也都没有办法前进一丁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