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对呀,这一定是有巨大的仇恨才可能这么干,莫名其妙冲上家门杀了二三十刀,这事情还真是不简单。

    “耿叔,最近你们没有得罪什么人吧?”李双喜继续问道。

    “没有,耿叔我整天跟着你上山种田,怎么会得罪人。”耿叔愁眉苦脸道:“要说得罪人,也只有小宝那天新婚的晚上,闹出的尴尬事件了。”

    李双喜马上想到了耿小宝新婚那天晚上的婷婷表哥王强等海宁十三少,王强等人企图对周思敏不轨,被李双喜直接弄成了废人。要说报仇,还真是很有这个可能。

    不过转念一想,这报仇也应该杀到李双喜家,不应该杀到耿小宝家呀。

    李双喜眉头紧皱摇头道:“应该不是婷婷她表哥等人干的,他们要下手也是对我下手,而且他们没有那个胆量。”

    朱二狗一副深沉的模样道:“那这到底会是谁干的?”

    床上的耿小宝似乎想起了什么,想要说出来,李双喜看到之后马上将耳朵贴在了耿小宝的嘴边,静静听着他想要表达的。

    “他,他们都,都是高手。”耿小宝低声道。

    李双喜听后将耿小宝的话重复了出来:“他们都是高手。”

    高手?听到这两个字李双喜突然就联想到了海宁郑家,那日在山谷之中,郑帅带着悍马车队追杀自己,结果被自己狠狠教训了一顿,那群人不也正是一身黑人么。

    难道说真的是海宁郑家的郑帅不听自己忠告,如今开始对自己身边重要的人下手了?

    李双喜不显山不露水,道:“这件事我会想办法查清楚的,一定得还小宝一个公道。”

    李双喜已经暗自下了决心,只要查出真的是海宁郑家所为,那可别怪当初所说的话成现实。

    耿叔点点头,道:“双喜,要不报警吧,让警察来帮助调查,一定能让那些魔鬼绳之以法的。”

    朱二狗也在一旁道:“对,海宁警方的办事效率还是很不错的。”

    李双喜却是摆手拒绝道:“万万不可,要是让警方插手,那群黑衣人反而会听到风声隐藏起来,这样会打草惊蛇,我一定会想办法查清楚这件事,耿叔你们相信我。”

    李双喜都这么说了,耿叔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就依李双喜所说的办吧。

    李双喜看着床上的耿小宝,道:“小宝,我一定会帮你查清楚这件事,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在家养身体。”

    耿小宝微微点头答应,随后李双喜、周思敏、朱二狗三人离开了耿叔家。

    一路无话,回到了家中之后,李双喜让周永胜暂代大家上山种植,自己却是独自坐在家中沉思着。

    李双喜想到了进村口那里有一个监控,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再用,迅速找到了牛支书,牛支书联系人调出了录像给李双喜,当李双喜看到视频之中的那一群黑衣人之后,笃定了就是海宁郑家的人。

    因为强大的基因关系,郑风华和儿子郑帅长得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确定了这一切都是海宁郑家干的之后,李双喜驾驶着五菱宏光一个人前往了海宁。

    “居然还敢对我身边的人下手,我一定杀你个郑家鸡犬不宁!”李双喜愤怒道。

    李双喜才不管什么海宁郑家不郑家的,只要真的惹火自己,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厉害。

    几个小时之后,李双喜来到了海宁城边的一片别墅区,海宁郑家的独立别墅犹为显赫,好像周围其它别墅的存在都成为了它的点缀。

    李双喜看着戒备森严的郑家,眼神之中杀气尽显,但是李双喜并没有蠢到直接冲进去。

    李双喜将自己的车子停在了别墅的附近,随后观察着整个郑家别墅的动向,静静等待着黑夜的降临。

    看着郑家的人来来往往进出别墅,李双喜一直等到了晚上十点,这时候周围已经一个人都没有,十分安静。

    李双喜从车子上下来,迈步走向了郑家别墅。他并不打算从正门进入,而是打算从一旁绕进去,虽然有些困难,但对于修炼者李双喜来说,还都是可以接受的。

    借助着黑夜的笼罩,李双喜已经悄无声息的进入了郑家。

    不过李双喜还真是有些无从下手,毕竟别墅里实在太大,也不知道那杀耿小宝的人在哪个房间。

    李双喜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摸索,但凡发现自己的人,李双喜都统统将其打晕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李双喜终于在一个房间之中看到了相似的背影,正是和那监控视频之中的一样。

    李双喜进入了房间,将门反锁,双拳紧握满脸愤怒道:“昨天晚上青云村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郑风华闻声扭头一看,当看到来的人是李双喜,顿时将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郑风华自然认出李双喜,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追到了海宁郑家之中,这未免也太嚣张了一点,而且看这模样好像是一个人追击来的。

    “呵呵,你这小子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居然能悄无声息的进入我们郑家。”

    五十多岁的郑风华一脸平静,眉宇之中凶戾之气尽显,手中把玩着一支红酒杯道。

    李双喜死死盯着眼前的郑风华,这个男子还真是和那郑帅一模一样,继续道:“小宝和你们郑家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要对他痛下毒手?”

    “不不不。”郑风华食指摇晃,一脸神态自若的表情回道:“只要是对你重要的人,都是我们海宁郑家的仇人。”

    “昨天晚上我们只不过是小试牛刀而已,我会一点一点让你知道我们郑家的人不是你一个农民能够惹得起的!”

    李双喜确定了昨天晚上的一切正是眼前这中年男子干的,心中的怒火爆发了出来,咬牙切齿道:“我今天就要你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听到了这个字眼,郑风华咧嘴一笑,将手中红酒杯的红酒一饮而尽,道:“区区一个农民也敢在我郑家放肆,今晚我就让你横着离开,明天我就带人屠杀你的家人,让你黄泉之下有个伴!”

    两人已经再无话可说,李双喜没有丝毫保留,将筑基期中期的修为实力一下子爆发到了极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