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叔和婷婷两人在一旁哭成了泪人,虽然不愿意相信,可小宝确实已经离开了他们。

    数分钟之后,李双喜体内的灵气已经消耗而尽,开始双手按压耿小宝的胸口,一边按一边呼喊,全身的汗水已经让李双喜的衣服都湿透了。

    此时李双喜才看清楚,耿小宝的身体上密密麻麻都是匕首刺出的窟窿,二三十个之那么多!!!

    李双喜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谁做的,但是此时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伤害耿小宝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就在这联想之际,李双喜看到耿小宝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惊呼道:“快,小宝动了,他还有救,马上救他!”

    周思敏和朱二狗两人同样一脸的惊骇,看着耿小宝那微微颤动的手指,燃烧起了生的希望和斗志。

    耿叔和婷婷听后猛然停住了哭声,双眼同时瞪大到极致,也开始呼喊起了耿小宝的名字。

    由于李双喜全身灵气的关系,耿小宝硬是活生生从阎王殿被抢了回来,几分钟之后地上的耿小宝缓缓睁开了双眼,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之中。

    “双,双……”耿小宝想要开口说话,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李双喜看着苏醒了的耿小宝,道:“小宝,别说话,你现在的身体……”

    惊喜之中的李双喜刚开口没说完一句,眼前一阵模糊,随后世界黑暗下去,李双喜晕倒了。

    眼前的奇迹惊呆了所有人,周思敏迅速帮耿小宝包扎伤口,朱二狗和耿叔两人则是将李双喜抬到了床上照看。

    一番折腾,几个小时已经不知不觉过去,半夜十二点多,耿小宝的情况终于稳定了下来,上身也被包裹得和木乃伊没什么差别。

    而李双喜依旧没有醒来,耿叔和婷婷不敢丝毫怠慢的照看着他。

    李双喜没有醒来,周思敏和朱二狗两人也没敢问今天晚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都在等待着李双喜的苏醒,但失去了全身灵气的李双喜根本没有力气醒过来,时间如水流逝,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了屋子里,李双喜的眼皮缓缓睁了开来,这一刻,李双喜感觉自己好像经历了一场冬眠,整个身子骨都酥软了。

    李双喜废力的从床上想要起身,这时候才看见周思敏几人正围着自己床边安静的睡着。

    李双喜的动静扰醒了周思敏,周思敏看了看李双喜,那白皙的面孔带着一丝温暖的笑容道:“你醒了。”

    李双喜靠在床头,脑袋用力的晃了晃,昨天晚上的记忆一下涌现在了脑海之中。

    “思敏,小宝呢?小宝他现在怎么样了?”

    李双喜回想起了耿小宝昨天晚上醒了过来,一脸焦急的神色问向了周思敏。

    周思敏看着眼前满头虚汗的李双喜,安慰道:“放心吧,在你的不放弃之下,耿小宝已经救活了,并且很神奇般的脱离了生命危险,现在正在隔壁的屋子里面休息。”

    李双喜听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只要小宝活了那就好。

    李双喜半靠着,朱二狗也渐渐醒了过来,看着李双喜道:“双喜哥,你可算是醒了,我还以为你救活了那什么小宝,自己却牺牲了呢?”

    李双喜没好气道:“你个二狗子,真是不会说话呀。我只不过可能是气急攻心,一下子昏迷了而已,牺牲个锤子。”

    朱二狗咧嘴哈哈笑了起来,周思敏看着安然无恙的李双喜,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了下来。

    休息了十多分钟,李双喜从床上下来,活动了一下筋骨道:“我们去看看耿小宝吧,人救活了,这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呢。”

    来到了耿小宝的房间,此时他的身体状态还在挺差,耿叔和婷婷两人照顾在床边的两侧。

    见李双喜走了进来,耿小宝的眼眶里马上泛起了泪花,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双喜知道此时耿小宝的内心在想什么,先开口安慰道:“小宝,我们是兄弟,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

    “还是和我说说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一提到昨天晚上家中发生的那段恐怖经历,三人的脸上明显都露出了一丝后怕惊恐之色。

    耿叔一只手掐着大腿道:“他们都是魔鬼,杀人的魔鬼!”

    李双喜在屋子里找了几个草墩子坐下,眉头紧皱问道:“耿叔,你别紧张,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切绝对是人干的,哪里会有魔鬼这样的东西。

    婷婷揉了揉眼睛,道:“双喜哥,还是我来说吧。”

    “昨天晚上吃完了晚饭,爸爸他在门口抽烟,我和小宝两人在房间里休息。突然外面来了一伙黑衣人,他们二话不说,直接就动手。爸爸他被打倒在了院子里,我和小宝从内屋出来的时候他们就纷纷掏出了匕首。”

    “随后他们将目标锁定在小宝身上,小宝哪里会是那么多黑衣人的对手,很快就倒在了血泊之中,见小宝倒地,领头的那人这才带着一群黑衣人离开。”

    “他们都是恶魔,根本不说一句话,见面就直接杀人。我和小宝可都才度蜜月回来,那些人一个都不认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婷婷越说越委屈心痛,泪水再次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耿小宝听后在床上也是微微点头,证实了婷婷说的一点都没错。

    黑衣人?见面直接就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李双喜将婷婷所说的线索在脑海之中联想着,还真是让他摸不着头脑,根本无法锁定是什么人干的。

    李双喜抓了抓脑袋问道:“耿叔,昨天晚上的那些人中你有认识的吗?”

    耿叔摇着脑袋回道:“没有,统统都没见过。”

    要说婷婷不认识那还情有可原,毕竟她才嫁到青云村没多长的时间,但连耿叔都没有见过,这事情可还真是蹊跷了。

    周思敏想了半天也没个所以然,气愤道:“这些人可真是太残忍了,居然把一个好好的人刺了二三十刀,这是要有多大的仇恨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