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搀扶着老妈从五菱宏光上下来,陈香玉快步走进了院子,准备收拾屋子。

    “妈,你别急,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在慢慢弄。”

    李双喜看着老妈这好玩的样子笑道。

    青云山药田被毁大半的事传到了村子里,吴婶听后一拍大腿高兴道:“真是太好了,老天终于开眼了。”

    吴婶自从上次在李双喜那里吃了闭门羹之后,对李双喜一直都怀恨在心,见着村民们一天一天的上山赚钱,她十分的郁闷和苦恼,如今听到青云山药田被毁了事,整个人就差没直接蹦到天上。

    吴婶饭后在家里根本坐不住,干脆到村子里到处去散播谣言,一边走一边挑眉高声道:“这老天爷总算是开眼了,老李家的那个儿子一定是非法赚钱,老天这次终于要收他了。”

    李双喜等几人正要迈步走进院子之中,就听到了不远处吴婶传来的声音。

    李双喜耳朵尖,一下就听出了吴婶那颠倒黑白的高呼,道:“这个幸灾乐祸的八婆,吃饱了撑着了,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双喜,走吧,这有些村民的素质就那么点,别和他们计较。”周永胜心宽道,在他看来,完全没必要去和这些人争辩。

    “好吧,这次就看在伯父你的面子上我放过她,要是她在得寸进尺,别怪我不客气。”李双喜冷哼一声和周永胜几人进了自家的院子。

    李双喜心中暗道,早知道当初就直接毁了她家的麦田,让她现在还敢这么嚣张。

    进了屋子,外面吴婶的声音不断没有远去,反而是越来越近,好像已经来到了李双喜家的院子前。

    “老天开眼啊,我就说有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暴富,原来是赚了黑心钱。”

    “老天这次你惩罚的太对了,你这要再不出手,有些人就要无法无天了。”

    就连正在给朱二狗收拾房间的陈香玉也都听到了外面吴婶的声音。

    李双喜这屁股才刚刚沾上板凳,听到吴婶的声音之后马上站了起来,道:“嘿这个老婆娘,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这都胡说到家门口了。”

    “伯父,这次你可别拉我,我一定要让她知道知道我们老李家人的厉害。”

    李双喜穿着人字拖大跨步走向了院子外。

    来到院子门前,李双喜看到吴婶正环绕着自己的五菱宏光在看呢,一边看一边还小声嘀咕道:“我的乖乖,老天你怎么还让这小子买上车子了,不应该马上收了他吗?”

    “难道说老天你是准备让这小子死在车祸中?恩,这个主意好。”

    吴婶这才嘀咕完,一个黑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抬头一看后吴婶吓了一大跳,这个身影正是李双喜。

    “我说吴连英,你这嘴还真是够狠毒的,居然咒我出车祸?”李双喜皱着眉头道。

    吴婶吓得后退了两步,不过马上恢复了之前的嚣张气焰,道:“李双喜,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哦,我什么时候咒你出车祸了?”

    这吴婶翻脸不认账的速度还真是不得了,陈香玉、周永胜等几人这时候也从屋里出来了。

    “他婶子,你这在我家门口胡说八道的乱喊些什么?我家双喜哪里招惹你了,他赚的钱怎么就是黑心钱了?”陈香玉这一辈子最看重的就是名声,现在听到吴婶在自家门口放肆的摸黑,实在有些受不了。

    周思敏也同样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吴婶,当初她在青云村里实习的时候,还好几次给吴婶看病,现在回头想想还真是有些不值得。

    吴婶脑袋歪着眼睛斜瞅着,双手环抱身前道:“我可没有胡说八道,我吴连英从来说话可都是有理有据的。你儿子要是没有赚黑心钱,这青云山上的药田怎么会在一夜之间毁了大半?”

    “我可听今天下山的村民说了,人是根本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了,那绝对就是老天开眼准备收了这小子呀。”

    吴连英这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那边又开始大呼道:“父老乡亲们,你们可别在跟着这赚黑心钱的小子干了,在干下去的话,说不定老天连你们也一起惩罚。”

    不得说吴婶的嗓门还真是大得惊人,这才刚刚喊了几嗓子,周围不少村民都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将目光投向了吴婶。

    陈香玉听后还口的余力都没有,一脸气愤的瞪着吴婶,周永胜同样眉头紧锁,还真是小看了这村妇造谣的本事。

    李双喜不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吴连英,既然她要闹,今天就让她尝一尝闹事的后果。

    李双喜也提高了自己的音量,高声道:“我和大家伙都上山看过了,那是野兽干的,什么老天惩罚,你别在我家门前胡说八道。还有,我赚的钱怎么是黑心钱了,我带着大家伙一起在青云山上种植药材,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每天发的钱也都是真金白银。”

    吴婶没想到李双喜这个小子还一点惊慌都没有,咬死道:“哼,什么狗屁的野兽,那怎么不见你把它从青云山上抓下来,分明就是老天惩罚你。”

    吴婶话音这才刚刚落下,周围已经有不少的村民围了过来。

    “吴婶,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双喜每天都是几百块从不拖欠,我们要是不跟着他干,哪里去赚那么多钱?”

    “就是呀,青云山药田确实是野兽干的,人家双喜可说了,野兽没有抓到的这些天,我们的工钱照样发!”

    “我们大伙都好好的,什么老天惩罚,你简直就是在故意煽动风向,要是在前些年,你肯定是要被拉抄家的。”

    “就是,我们大家伙这都跟着双喜干了快一个月了,都赚了好几千块钱,我们也都是靠着辛勤的劳动赚钱,根本不是黑心钱。”

    “不是黑心钱,不是黑心钱!”

    吴婶一下就懵了,村民们都是怎么了,全都被李双喜给洗脑了吗?

    吴婶脸色这时候已经难看到了极致,还是不肯放弃道:“你们都是被金钱迷惑了双眼,什么狗屁的野兽,就是老天开眼惩罚这个小子。你们要是在不要命的跟着他干,迟早也会遭到报应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