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思敏来到了李双喜的身边,问道:“李双喜,你这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也都看不出来这是个什么情况吗?”

    李双喜对着周思敏翻了一个白眼,道:“思敏,别说我了,你看看这在村里几十年的大叔,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王叔凑了过来,道:“双喜呀,你说我们要不要打电话到城里,让城里的专家来看看。上次吴婶家的麦田出现了奇怪的现象,城里的专家还特地来研究,听说还给了不少的研究经费呢。”

    李双喜连忙制止道:“不用不用,王叔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你稍安勿躁。”

    这要是让城里的那些专家来,自己还不知道要被耽误多少时间,到时候自己得损失多少钱。

    李双喜挥了挥手,道:“各位叔叔婶婶,你们不用担心,这件事交给我来解决,等事情解决了,大家在继续每天工作,你们放心,这几天的工钱依旧会发给大家伙。”

    “大伙可别打电话到城里去,要是专家来了在我们青云山研究个一年半载的,我或许是能得到一笔经费,可是大家是没有的,所以为了你们的利益,还是别打。”

    众村民点点头,只要李双喜每天发给他们工钱,他们就没有任何的异议,毕竟谁会和钱过不去呢,甚至还有村民希望这事最好解决不了,让他们每天躺着都有几百块钱的收入。

    “好了,这一段时间大家也都辛苦了,今天就这样吧,大家先回村里好好休息。”

    在李双喜的开口之下,众村民纷纷下了青云山返回村子之中,李双喜四人则是留在了青云山上继续研究。

    周永胜和周思敏也没有闲着,在山上寻找着有用的线索。

    李双喜和朱二狗两人为一伙也在仔细寻找着。

    “真要是野兽,我就不信这大片山里没有你的一点痕迹。”李双喜心中暗道。

    功夫不负有心人,李双喜这才刚刚心中一番感叹,就有了发现。

    在一株药材旁边,出现了一个非人类的脚印,虽然脚印只有一半,但也足以让李双喜看出,眼前青云山的一切并非是人为的。

    李双喜叫来了周永胜、周思敏和朱二狗,三人看到这一半的脚印之后都纷纷在脑海之中想象着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会不会是恐龙?”朱二狗突然冒出一句道。

    李双喜和周思敏、周永胜三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了朱二狗,这小子脑袋里面装的是什么,这个时代还有恐龙吗?

    周思敏没好气道:“恐怕早就在灭亡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你就不能想一点正常的野兽吗?”

    朱二狗抓了抓脑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恐龙,但总觉得这脚印不是一般的东西的。

    周永胜看着地面的半个脚印,道:“双喜,你说这东西是不是会飞的,这整片山之中,就有那么半个脚印,它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老师傅不愧是老师傅,周永胜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李双喜同样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从山脚上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整片山就那么半个脚印,不会飞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会飞?听到了这个词,周思敏和朱二狗两人的脑洞更是大开了起来,都在想什么东西会飞又会吃药材,不过结果当然是肯定,根本想不出来。

    “伯父,很有可能。”

    李双喜站起了身子,道:“走吧,我们还是回去,怎么也得先制作一点工具,不然没有办法和这会飞的野兽抗衡呀。”

    三人点点头,随后顺着山路下了青云山。

    五菱宏光驶进了村子,来到家门口的时候,陈香玉已经在院子门前等着李双喜了。

    刚才先回到村子里的村民已经告诉了陈香玉,说李双喜买了一张四个轱辘的车子。

    陈香玉听后真是又气又高兴,气的是李双喜糟蹋钱,这汽车那可不是像买菜一样几块钱,那肯定是很大的一笔开支,高兴的是自己儿子有了出息,老李家终于出了一个能买得起车的人了。

    李双喜停好了车子,下车道:“妈,你这怎么在外面坐着呢?”

    “你个傻儿子,还不是听说你买了张车,出来等你回来看看呀。”陈香玉手指了指眼前的五菱宏光,道:“这一架铁家伙用了多少钱?”

    “妈,不贵不贵,就花了十万块。”李双喜好几天没见到老妈,一脸灿烂的笑道。

    “啥?十万块还不贵,你这败家孩子!”

    陈香玉听到这个数字还是心头忍不住的一颤,毕竟这辈子她都没有苦到那么多的钱。

    “妈,这车真的不贵,在城里根本人家都还看不上呢,我也就是买来拉拉药材。”

    “你看,这不刚从城里拉着一车子回来了么。”李双喜解释道。

    周永胜也笑道:“双喜妈,这双喜可没有败家,他都是用自己赚来的钱买的。”

    “阿姨,李双喜这都是为了以后方便,要是你以后哪里不舒服,他还能开着车带着你去城里的大医院看病呢。”周思敏也为李双喜说话道。

    “我才不去城里看病呢,再说了,有周医生你在,我不会有事的。”陈香玉嘴硬道。

    “哈哈,对对对,老妈你的身体最好了。”李双喜道:“妈,你上来,试试舒不舒服,要是不舒服的话,我明天就开去退了。”

    李双喜搀扶着陈香玉上到了驾驶位上,陈香玉靠着舒服的座椅,摸了摸方向盘,别说还真是挺舒服的。

    陈香玉点点头,终于松口道:“既然买都已经买了,那就凑合着开吧,拿去退了多不好。”

    李双喜几人听后都是相视一笑,这陈香玉还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对了妈,他是朱二狗,是我的朋友,以后他也跟着我干,所以麻烦你在收拾一个房间,给他先安排住在我家。”李双喜道。

    “阿姨啊,我是朱二狗,在海宁城里和双喜哥一直都是同事。”朱二狗礼貌道。

    “好咧好咧,儿子有本事了,我这就去给你收拾屋子。”陈香玉马上高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