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李双喜离开的时候说很快就会回去,可这都过了快一个星期,周思敏还是没有见到李双喜的身影。

    “思敏呀,我要是死了那你不是得守寡了吗?”

    “呸!我和你可什么都没有,守你妹的寡!”

    真是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周思敏气呼呼道:“我没时间和你在电话里面耍嘴皮子,出事了!”

    听到这三个字,李双喜那淡淡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连忙认真问道:“出什么事了?”

    周思敏也不废话,道:“青云山的药田出事了,昨晚一夜之间毁了大半。”

    什么!李双喜如雷劈到一样,后背立马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药田被毁?那可是大家赚钱致富最基础的东西,没有药材,怎么炼制丹药?

    “具体是怎么回事?”李双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继续问道。

    “具体我也不知道,昨天种植大队下山的时候一切都好好的,可今早我们大伙上山一看,大片的药材都不见了,断的断毁的毁。”周思敏回道。

    “是人为的吗?”

    “大家伙看后都觉得不像是人为的,首先在一夜之间想要毁了大半山的药材,人恐怕做不到,而且看着一些断裂的枝痕,更像是野兽之类干的。具体是怎么回事大家伙都没有办法确定,现在打电话就是通知你,让你赶紧回来。”周思敏道。

    野兽?野兽吃药材干什么?

    李双喜想了想后回道:“好,我现在就从海宁回来。”

    挂断了电话,李双喜和朱二狗拉着满车的幼苗赶往了青云村。

    李双喜一路上都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有人见自己发财眼红,找了一群牲口到青云山上,将药田都毁了。

    难道是赵水仙母女两人?毕竟那天在海鲜餐厅,自己可又是和赵水仙结下了一些梁子。

    不过转念一想那母女两人都被赵山柱赶出了青云村,应该不会是她们。

    想了半天也没有个所以然,有了五菱宏光的关系,李双喜和朱二狗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青云山。

    看着那一道飘扬而起的尘土,在山脚下躲避着烈日的种植大队村民纷纷看向了五菱宏光。

    因为药田被毁的关系,他们今天基本都没有事做。本来打算收工回村,可周思敏告诉了大家李双喜很快回来,所以他们都在山脚下乘凉等候着。

    见李双喜从五菱宏光上迈步走了下来,种植大队的村民们全都站了起来,一个个开始议论了起来。

    “双喜这次到城里买车了呀?这个是什么牌子的汽车,看上去很不错嘛。”

    “我的乖乖,双喜你可真是有本事,这个是不是那个很牛气的宝马车呀?”

    “双喜呀,你老妈看见你买车子肯定高兴坏了。”

    “双喜,能不能借我开开兜一圈风?”

    “你兜啥玩意的风,你就会开个拖拉机,这可是汽车,能一样吗?”

    “不都差不多嘛,再说了,你难道不想开了在车里转转?”

    “当然想,双喜,要不把车借你两叔试试?”

    种植大队的村民纷纷围了上来,好像全都忘记了药田被毁的事。

    周思敏和周永胜也走了过来,周思敏看到李双喜买了一辆车回来,恶狠狠道:“好你个李双喜,我们大伙在这里给你辛苦卖命的种地,你可倒好,开着车潇洒去了?”

    朱二狗擦了餐汗,在一旁道:“双喜哥,这下你可麻烦了……”

    李双喜高举起了自己的双臂,高呼道:“大伙都静一静,听我说,听我解释。”

    李双喜高呼了几嗓门,种植大队的村民们才一个个安静了下来,不过大家伙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了那停放着的五菱宏光上。

    “这车子叫五菱宏光,不是什么宝马,比宝马差远了,也就十万块钱。”

    “我买它的原因不是兜风,我们种植基地现在已经慢慢稳点,运送药材是个很大的问题,所以,这张车子是暂时用来运送幼苗和药材的。你们各位叔婶想要兜风的,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对了,他叫朱二狗,是我在城里打工认识的同事。他已经辞去了城里的工作,从今天开始,他也加入了我们的阵营之中,主要负责运送的工作。”

    李双喜将朱二狗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介绍道,虽然种植大队的村民也都见过一次朱二狗,可并不知道他。

    周思敏一听李双喜买车是用来运送药材的,也没有在多说什么。

    李双喜见众人都没有了议论,继续道:“好了各位叔叔婶婶,我们还是来说说药田的事吧,这才是关乎咱们生计的大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急急忙忙的一股脑全解释了一遍,就是担心自己被这群大爷和大婶们,用热情带到了其他的话题上。

    这药田在山上,一夜之间被损毁,肯定有蹊跷,一般人绝对做不到,他虽然有点愤怒,但因为早就得知了,所以显得却十分冷静。

    一提到药田被毁的事,种植大队的村民就和炸开锅一样。

    “双喜呀,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一夜之间将我们大家的劳动成果都给毁了。”

    “就是呀,你等会上山看看,大半山的药田,都没了。”

    “双喜,别怪叔叔疑心重,我看这药田并不是人干的,好像是什么凶猛的野兽干的。”

    “对对对,但是我们在村子里生活了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呢。”

    李双喜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都有各自的主见,高呼道:“叔叔婶婶们,静一静!”

    “我们现在就去山上看一看,然后找出真凶!”

    种植大队的村民带着李双喜上了青云山,查看情况。

    来到了青云山的山顶,李双喜放眼一看,还真是和大家伙说的一样,大半个青云山的药田都已经被毁了,整个山就像被狗啃了一样。

    李双喜来到了周永胜的身边,问道:“伯父,依你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周永胜摇了摇脑袋,道:“我觉得这一定不是人为的,但至于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这里一夜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还真是想象不到。”

    李双喜从山脚到山顶,也都仔细的看了看药田被损毁的细节,同样也认为不是人为的,极其有可能是野兽。

    大伙在山顶周围不断的议论着,但始终都没有得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