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主任发现马市长那犀利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眼珠一转道:“马市长,刚才我已经给刘剑豪做出了开除学籍的处理,海宁一中对校园暴力事件绝对是零容忍。”

    “对于今晚海宁一中校园暴力事件我也做了深刻的反省和反思,保证以后在海宁一中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丁主任看到了刘家的下场,知道马市长一句话决定着自己的生死,这个时候嘴巴上在不抹一点蜜,那可真就是遭殃咯。

    “马市长,你这阵营变化得真是够快呀,我可是早就了解清楚了,你和刘父是铁哥们,今晚不正是打算利用这关系将事情给摆平的吗?”张达康听后笑道。

    赶来医院的路上张达康可没有闲着,通过一系列的关系,已经查清楚了这之间的所有细节。

    丁主任一听,为自己辩解道:“没有没有,海宁一中一直都秉承着尊师重道的优良教训方法,这样的暴力事件,怎么能够说因为有一定关系就解决摆平呢。”

    “还真是巧舌如簧,不过就算这件事拿不下你,我想你平日私自收受家长的贿赂,也足以让你乌纱帽不保。”张达康道。

    张达康认识很多在海宁一中的人,丁主任黑心收钱的事他早就知道了,只是当时和自己好像是八竿子打不到,所以也就没有去管。没想到如今还对自己有用了。

    “你可别血口喷人,哪里这回事。”丁主任没想到眼前这人居然知道自己的一些底细,神色慌张了起来。

    “血不血口喷人,不是你说的,我可是有人证物证的。”张达康道。

    张达康说完之后拨通了一个电话,很快微信便传来了一个视频,正是丁主任私自收受贿赂的,马市长看了之后道:“丁主任,从现在开始,你也不再是海宁一中的教务处主任了。”

    “鹏局,把他押走。”

    “是!”

    鹏建国大手一挥,两个手下来到了丁主任的身前,那冰冷的手铐顿时落在了他的手腕上。

    丁主任此时哪里还有刚才嚣张的气焰,双腿一抖,不知名的液体顺着裤管流了出来,一股尿骚味传遍了整个走廊。

    ……

    病房之中,朱二狗和唐雪看到李双喜拽着刘剑豪进入病房,都立马站了起身。

    刚才外面的动静比较大,病床上昏迷着的李思怡也苏醒了过来。

    唐雪看着刘剑豪,又回想了在学校操场的画面,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起来。

    病床上躺着的李思怡并没有害怕,双眼死死盯着刘剑豪,她清楚知道自己的哥哥一定会为自己报仇,刘剑豪也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李双喜看着唐雪的模样,知道这个校霸已经在他的心中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创伤。

    “雪儿不用怕,我带他进来就是想让你和妹妹亲眼看看,他刚才所作的一切是要付出多么惨痛的代价。”李双喜安慰道。

    李双喜走到了病床边,抚摸着妹妹的小脑袋,道:“思怡,你醒了。”

    李思怡没有开口,轻轻点头后脸上微微一皱,似乎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伴随着身体剧烈的疼痛。

    李双喜缓缓将自己的妹妹扶坐了起来,道:“乖乖看着。”

    李双喜走到了刘剑豪身边,一脚踹在了他的膝盖上。

    膝盖骨断裂的‘咔嚓’声响起之后,刘剑豪整个人一下跪在了病房之中,李双喜冷冷道:“道歉!”

    刘剑豪看了看李双喜,眼神和之前在病房外面一样,并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

    “你很快就会求我的。”李双喜看着刘剑豪冷冷道。

    李双喜大手掐从后面掐住了刘剑豪的脖颈,控制着他的脑袋向病房的地板直接撞了上去。

    “砰!”

    一个响头之后,刘剑豪脑袋顿时淤青了一大块,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裂开来了一般,脑袋同样也是一阵的嗡嗡作响。

    李双喜并没有就此作罢,再次将刘剑豪的脑袋对准了病床上的妹妹,又一次和地板来了一个剧烈接触。

    这次撞击之后刘剑豪整个身体已经歪倒着砸向了一边的地面,李双喜一脚踢了上去,强行将刘剑豪的身体摆正。

    “啊!”

    刘剑豪在病房之中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道鲜血顺着脑袋流了出来,身体的肋骨也断裂了几根。

    李双喜没有同情,大手依旧牢牢的控制着刘剑豪的脖颈,再一次发力让他给妹妹磕了一个响头。

    三个响头之后,刘剑豪痛不欲生,眼前的视野模糊了起来,感觉空气之中的氧气越来越少,随时都要窒息了。

    “想这么快就死?不可能。”

    李双喜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紧接着一阵剧烈的钻心疼痛让他整个人重新活了起来。

    看着平日里的李双喜今天这么的残暴,朱二狗都有些被吓到。

    唐雪更是整个人捂着眼睛,不想看眼前暴力的画面。

    李思怡不然,瞪着眼睛,看着刘剑豪被自己哥哥一点一点的折磨着,心中释然了很多。

    面对李双喜的折磨,刘剑豪很快支撑不住了,求饶道:“别打了,我认错,我道歉。”

    校霸刘剑豪根本没有想到李双喜的折磨手段会是那么的凶残。

    “之前你那不可一世的样子哪里去了?你以为真的没有人可以制住你?”李双喜将刘剑豪从地上提了起来,直视着他道。

    “我,我错了,咳咳!”刘剑豪脑袋一阵的生疼,呼吸都变得十分的费力。

    “现在才知道错,未免也太晚了吧。”

    李双喜手掌一松,刘剑豪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感受着那冰凉的地面,刘剑豪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李双喜那四十二码的脚踩在了刘剑豪的脸上,渐渐开始用力,随着力度的加大,刘剑豪的脸扭曲抽搐了起来。

    “哥哥。”李思怡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

    李双喜闻声定住了自己的脚掌,看向了病床上的妹妹。

    李思怡弱弱道:“他已经受到了惩罚,哥哥还是放了他吧,我不想你出什么事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