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上照看儿子的刘母见老公被打了一巴掌,立马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巴掌对着李双喜的脸蛋打了上去。

    不过她这一巴掌在李双喜看来不过就是花拳绣腿小猫挠痒痒一般,李双喜同样也抓住了刘母的手腕。

    刘母愤怒至极道:“你这个贱民,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

    李双喜听后冷冷一笑,控制着刘母的手臂,用她自己的手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

    “啪!”

    一声声清脆的响声在走廊上响了起来,高傲的一家三口依次被李双喜教训了一个遍。

    “反了反了,这农民居然敢动我打我们,来人,快把这个农民给我抓起来。”刘父整个人高呼道。

    走廊丁主任一个人拿着手机在拍摄,看到这个情况哪里还敢上前一步,远处的几个海宁一中的老师,也都是拉长了脖子看着,并没有人响应刘父。

    这个时候,刘父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李双喜看着三人道:“你们放心,这还只是一个开始,过不了多久,我会让你们的儿子为他的行为付出该有的代价。”

    地上的刘剑豪,整条手臂已经被废,此时只能一脸狼狈。

    “你痴人说梦,我们一家一定会让你以后的生活都在监狱里面度过。”刘父恶狠狠道。

    刘父话音落下,走廊上数道身影出现,马市长、张达康以及海宁市公安局的鹏局带着手下来到了医院。

    “马市长!马市长!”

    刘母看到了救星一般,整个人一路狂奔向了马市长。

    刘父也迅速整理了一下发型,快步走向了马市长,当看到身穿制服的鹏建国后道:“警察同志,这个小伙子胆敢在医院里面伤人,快把他抓起来。”

    “丁主任,快把你刚才手机拍摄的视频和照片拿过来。”刘父催促道。

    丁主任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将手机之中李双喜打人的照片都翻了出来,道:“警察同志,农民打人了。”

    “马市长,幸亏你来得及时,你要是在晚来一点,我们家小豪就要被这贱民给打死了。你看看,他还是一个孩子,居然就被打成了这样!”刘母控诉道。

    马市长目光看着眼前情绪激动的两人,冷哼一声道:“孩子?他还是个孩子就把女同学打到了医院里,这要是成年了,那还不得杀人放火?”

    刘母马上解释道:“马市长,小豪实在不是故意的,他刚才都已经认识到了自己错误。”

    “呵呵,就他那不可一世的态度,还认识到错误。”李双喜从病房门前走了过来。

    “警察同志,你们倒是快点将这农民抓起来啊!”刘父见眼前的警察同志没有半点动手抓人的意思,催促道。

    鹏建国看着眼前的刘父,一脸严肃,依旧是不为所动。

    李双喜再次开口:“我说过,今天晚上的事不是用钱就能解决的,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刘父和刘母依旧没有看出其中的端倪,怒骂道:“你给我闭嘴,今天晚上有马市长在,看谁能保你。”

    “见到马市长你还敢如此的张狂,真是无法无天了。”

    马市长身边的张达康这个时候迈步走向了李双喜,拍了拍李双喜的肩膀惭愧道:“双喜兄弟,张哥真是对不住你,没想到让你妹妹在海宁一中出了这样的事,现在她情况怎么样了?”

    李双喜微微笑着回道:“张哥,这事不是你的错。还好都是一些皮外伤,现在思怡还在病房里面躺着,没有苏醒。”

    刘父和刘母两人互相看着对方,这是个什么情况,张达康是海宁城中的大老板,两人也都见过,怎么他和这农民关系这么不错,竟然还称兄道弟。

    刘父正想要开口,身边的马市长也走向了李双喜,客气道:“神医,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没想到在海宁一种居然还有校霸的存在,是我工作的失误,在这里我必须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李双喜马上客气回道:“马市长,都说了,你叫我双喜就行了,神医这个名号我可背不住。这事也不是你的错,是海宁一中内部的问题。”

    马市长点了点头,道:“双喜,这件事我一定追查到底,替你妹妹伸张正义,让那些个所谓的恶霸受到法律的制裁。”

    马市长一边说一边扭头看向了身后的刘父、刘母、丁主任三人。

    此时的三人彻底懵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那农民居然连马市长也认识?而且好像关系还挺好。

    刘父平日里就是整个海宁市的二把手,他知道马市长的脾气性格,还从来没有见马市长对谁这么的恭敬客气,此时他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鹏建国亲自迈步走到了刘剑豪的身前,看着眼前这个少年,道:“刘剑豪,你涉嫌故意伤害他人,现在正式被拘捕了。”

    地上的刘剑豪打了一个寒颤,迅速看向了自己的爸妈。

    “爸、妈救我!我不想进监狱!”刘剑豪高呼道。

    刘父彻底慌了神,一把将身边丁主任的手机抢了过来,道:“警察同志,这个农民出手打人,你们为什么不抓他?”

    马市长目光看向了刘父,历声道:“因为他打得好,打得对!你们两人的孩子现在就差杀人了,你们居然还袒护纵容他,这简直就是包庇!”

    “从今天开始,你们手中的职权都被取消,海宁城市的建设也不在需要你们。”

    马市长一句话响彻了整个医院的走廊,刘父刘母听后都是双腿一软,身体颤抖了起来。

    “马市长,马市长,你一定是搞错了吧。我们夫妇两人为了海宁,那可是鞠躬尽瘁,你可不能革了我们的职啊。”刘父马上冲到了马市长的身边,哀求道。

    “我没有搞错,借用双喜刚才说过的一句话,人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马市长严肃道。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刘母听到马市长的决定之后整个人彻底崩溃道。

    鹏建国冷冷的看着刘母和刘父道:“要怪就怪你们儿子真是瞎了狗眼,居然打了双喜兄弟的妹妹。”

    刘父、刘母这个时候总算是明白了,一切的关键都在于眼前这个农村小子的身上,他绝对不是一个农民那么简单。

    能和张达康称兄道弟,能和马市长谈笑风声,能把海宁市警察局局长都弄来……对呀,之前在走廊这个农村小子打了一个电话,鹏局……原来不是鹏举,是鹏局……

    李双喜看着满脸惊悚的两人,道:“我刚才就说了,如果这事能用钱解决,我一定用钱砸死你们的儿子,区区一百万就想摆平这事,你们还真是太小看我了吧。”

    “小兄弟,都是我们家小豪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放过他一次吧,他还未成年,不能去监狱啊。”

    刘父知道现在只有求眼前的这个小伙子,自己的儿子才能有救。

    刘母同样也紧跟着开口道:“小伙子,刚才都是我们的错,你有气往我们的身上发,你饶了小豪吧,他真的还只是一个孩子。”

    刘父、刘母之前高傲的气势这个时候已经全然消失,就和变了一个人是一样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李双喜摇了摇脑袋道。

    李双喜是绝对不会放过校霸刘剑豪,废他的一条手臂只是简单的开始。

    “鹏局,这个家伙交给我处理,我要亲自让他跪着给我妹妹道歉。”李双喜走到了鹏建国的身边道。

    鹏建国理解李双喜的心情,点了点头。

    刘父刘母两人听到李双喜要让他们的儿子跪下道歉,自然是不会同意,两人冲向李双喜,想要阻止他。

    鹏建国脚步一迈,挡住了两人,道:“你们还是省省吧。”

    “警察同志,他已经废了我家小豪的手臂,要是继续下去,我家小豪的命就没有。”

    “马市长,我求求你,你革了我们的职我们夫妇都认了,但是不要请不要再让小豪受到伤害了。”

    马市长看着两人,摇了摇头,回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李双喜看着地上的刘剑豪,单臂将他提了起来,刘剑豪死死盯着李双喜,这个时候他也算是明白了,自己得罪了大人物,就算苦苦哀求也是无济于事。

    “我做过最痛快的事情就是脚踩着你妹妹,看着她像狗一样躺在我的面前!”刘剑豪忍着身体的疼痛恶狠狠道。

    此话一出,天王老子都保不住他了,张达康、鹏建国、马市长都看着这个校霸刘剑豪,刘父刘母也是心中一凉。

    李双喜猛然一巴掌直接抽在了刘剑豪的脸蛋上,鲜血顺着刘剑豪的嘴角流了出来。

    刘剑豪只觉得自己口中好像多了些什么东西,对着地面一吐,几颗断牙掉在了地上。

    李双喜提着刘剑豪,走进了病房之中。

    “小豪!”

    刘父和刘母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低声道,他们都知道,自己儿子今天恐怕是很难过这一关了。

    马市长的目光看向了丁主任,今晚这么大的事件,他肯定是逃脱不了关系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