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刚刚到来的刘剑豪父母的重压,李双喜并没有动摇自己的决定。

    校霸刘剑豪既然如此的张狂,就一定要受到制裁,不是每次都可以父母用金钱来解决摆平的。

    李双喜看着自己眼前刘父刘母,道:“你们护子心切我能理解,但是想要用钱来摆平这件事,我不接受。”

    “不接受?”

    刘父皱了皱眉头,双手后背一副老沉的样子道:“小伙子,你先别急着拒绝,我们给你的经济赔偿不是几千几万那么少,数字一定会大到让你吃惊的。”

    “噢?我很想知道那会是多少?”李双喜饶有兴趣的问道。

    刘父见李双喜才说完不接受马上口吻就变了,微微一笑低声道:“六位数!一百万!”

    一百万,这个数字确实不少了,在某种程度上能够改变一个普通的家庭。不过,李双喜听后却是一脸不屑的神色,如果说今晚的校园暴力事件可以用一百万解决,那么李双喜宁愿用一百万将刘剑豪打到躺在病床上。

    见李双喜的表情变化实在有些快,刘母道:“小伙子,我想你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一百万那么多的钱吧,只要你点头答应,我保证明天早上你就能见到一整箱的粉嫩钞票。没有谁会对金钱说不的。”

    丁主任听到一百万这个数字也马上凑了上来,小声道:“小伙子,还不快点头答应,这么好的事情哪里遇得到,错过了你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你想想,挨一顿打,就赚他个一百万,这样的事换成是谁谁都很愿意吧。”

    丁主任金丝边框的眼睛都已经被李双喜打碎,这个时候还敢上前废话,必定是和这刘剑豪家里有不浅的关系。

    李双喜目光瞪向丁主任,丁主任看到李双喜这个眼神,马上后退两步,身怕自己再被挨那么一拳。

    “实在不好意思,我拒绝。”李双喜淡淡回道。

    拒绝?眼前这个小伙子竟然拒绝了,刘父和刘母对视一眼,纷纷不解,丁主任更是张大了嘴巴,呆滞的看向李双喜。

    刘母依旧不肯放弃,再次开口道:“小伙子,你是不是觉得一百万太少了,要是金额不够,我们还可以再好好的商量。”

    刘父也马上配合道:“嗯,价格是可以商量,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做人不能太贪,一次想要吃个胖子有可能会被撑死。”

    李双喜看着眼前两人,冷哼一声道:“我想你们是误会了,今晚这件事,不是钱能够解决的。如果可以用钱解决,我一定用钱将你们的心肝宝贝砸死在这医院里。”

    刘父和刘母两人听后脸色大变,没想到李双喜是这么一个难对付的家伙,原本还以为自己随便掉点毛事情就摆平了,反正一百来万对他们来说不过就是毛毛雨。

    刘剑豪听到李双喜说要用钱砸死自己,立马捧腹大笑了起来,开口道:“我可真不觉得你做得到,一个开五菱宏光的人说想用钱砸死我,这还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既然李双喜软的不吃,刘父刘母两人决定给李双喜来硬的。

    刘父板着一张国字脸,道:“小伙子,用钱砸死我儿子你肯定是不用想了,既然你不愿意接受我们的经济赔偿,那你说说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很简单,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动手将我妹妹打到了医院,我同样也会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李双喜毫不畏惧道。

    李双喜知道面前站着的两人都是海宁的高官,但那又怎样,这件事确实是他们儿子的错。

    “痴心妄想!”刘母听了李双喜的话语后脸色不悦道:“你一个农村仔也想打我儿子?我告诉你,只要你动手,我敢保证让你下辈子都会在监狱里面度过。”

    刘父也被李双喜的话给激怒了起来,皱着眉头道:“小伙子,人要是不知好歹那将会付出惨痛的代价,我劝你不要一条路走到黑。”

    “这句话你还是留着教育你的儿子吧。”李双喜冷笑道。

    说完之后李双喜拿出了电话,拨通了鹏局的电话,道:“鹏局,我是双喜,实在不好意思,我这里有些情况又要麻烦你了。”

    电话那头的鹏局客气回道:“双喜,我已经听达康说了,我现在正带人在赶往海宁医院的路上,你别着急,这么大的事我一定会给你满意的交代。”

    “嗯嗯,多谢鹏局。”

    “我们都什么关系了,和我说什么客气。你稍安勿躁,打人的高中生就算是再有背景,我也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鹏局霸气道。

    挂断了电话李双喜看了看刘父和刘母,随后平静的坐在了走廊的椅子上。

    “呵呵,打电话找人?”刘父戏谑的眼神看着李双喜,道:“小伙子,你知不知道我在海宁是什么地位的人,没人能动得了我。”

    “鹏举?还没有听到过海宁有这号人物,不知道是不是哪个餐厅的老板。”刘父打击打道。

    “我还真想看看你这个乡下来的农村仔有什么本事,在海宁能找来什么样的人物。”刘母也是双手环抱,高傲道:“大多数可能应该会是一些小虾米吧。”

    刘父和刘母两人互相调侃着,一致觉得李双喜就是在装逼,一个农村人在他们的面前打电话叫人,还真是不要太搞笑呀。

    “既然你们都不是来解决事情的,那我们还是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

    李双喜实在不想看到眼前这几人,起身走向了病房。

    刘父刘母不依不饶的追了上来,道:“小伙子,是你不想解决事情,一百万都拒绝,我会让你肠子都悔青的。”

    “请你们让开,不要影响我妹妹休息。”见刘父和刘母两人来到了病房前唧唧歪歪,李双喜历声道。

    “原来被我狂揍了的李思怡在这个病房,那我可得进去看看她,看看她心中是不是还是没有我任何的位置,哼哼。”

    说话间,刘剑豪伸手推向了病房的门,刚才他就在想那李思怡去到了哪里,原来还被安排到了特别的病房。

    李双喜眼神之中一抹杀机闪过,电光火石之间抓住了刘剑豪的手臂。

    刘剑豪用力去推,可这一瞬间,他发现自己一点力量都使不上。

    刘母马上从包里掏出了手机,对着李双喜一顿狂拍,道:“小伙子,现在是你出手打我儿子了。”

    刘父见手中有了李双喜的把柄,同样笑了笑道:“小伙子,刚才送你一百万,现在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了。”

    刘剑豪听后嘴角一咧,凑近了李双喜,不可一世道:“从来没有谁可以动我。要是你在用力,我想校园暴力事件就得彻底转变,你不但帮不了你妹妹,还会将牢底坐穿。”

    李双喜看着眼前这一家人,原来都是一副丑陋的嘴脸,冷冷道:“事情的本质不是你们能改变的。”

    话音落下,李双喜不再忍耐,手中发力用力一拧,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跟着扩散而出来,不等刘剑豪发出惨叫,李双喜再次发力,直接将刘剑豪的整条手臂给废了。

    刘剑豪似乎没有想到李双喜真的敢动手,而且一动手竟然如此凶悍,自己整条手臂传来了剧烈的疼痛。

    “啊!”刘剑豪在病房的走廊上发出了痛苦不堪的惨叫声,身体也一下倒向了地面,李双喜这才缓缓松手。

    “我说过,我会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李双喜冷冷道。

    刘父和刘母看着倒在地上的儿子,彻底崩溃,自己的心肝宝贝居然被一个农村小子给弄了,这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小子,你居然敢在医院打我儿子,老子一定让你家破人亡!”刘父国字脸上的横肉颤抖了起来,愤怒挥拳打向了李双喜。

    刘母则是搀扶向了地上自己的儿子,高声呼喊道:“农民打人了!”

    “小豪,小豪,你没事吧?”刘母焦急的问向身前的儿子。

    刘剑豪五官都挤在了一块,整条手臂被废的疼痛根本无法形容,此时龇牙咧嘴的惨叫着,根本没听到自己母亲在说什么。

    旁边的丁主任见这边打了起来,一边呼喊一边拿出了手机拍照,他可不敢在上前,打算把李双喜打人的画面先记录下来。

    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李双喜一把抓住了刘父的手。

    “你还想对我也动手?告诉你,老子在海宁说一句话,地面都会震颤!动我,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阳光!”刘父威胁道。

    “反正你都要让我家破人亡,我还在乎什么。”

    李双喜淡淡回了一句,自己都已经出手废了刘剑豪一条手臂,眼前这刘父刘母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出不出手都一个样。

    刘父听后心神一颤,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李双喜扬起了手臂,一巴掌直接呼在了刘父那国字脸上。

    刘父那梳理得整齐的头发一下子凌乱不少,整个脑袋歪向了一边,脸上出现了几道鲜红的指头印,半边的脸顿时肿得和猪头差不多。

    刘父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一个位高权重的人,今日居然会被一个农民扇了耳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