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妹妹遭到了校园暴力事件,麻烦你迅速给她联系医生,入住医院。”李双喜快速道。

    校园暴力事件,这可不是说了玩的,戴倩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迅速联系了医生,给李双喜的妹妹找了一个单独的病房。

    十多分钟后,李思怡终于躺在了病床上,数名医生也来到了病房对她做了全方面的检查,最终确认都是一些皮外伤,身体器官并没有受到损伤。

    李双喜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戴倩将李双喜拉到了病房外,问道:“李双喜,能不能和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才几个小时的时间不见,李双喜就又来到了医院,这次还是他的妹妹受伤。戴倩很想知道这整件事的经过。

    “很快你就知道了,相信过一会就有好几个学生会被送过来接受治疗。”李双喜看着戴倩道:“海宁一中一个校霸干的,我妹妹是最严重的受害者。”

    戴倩一听还有好几个学生要过来,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马上道:“那我先去安排病房,你在这里好好陪着你妹妹。”

    戴倩离开了病房,李双喜拨通了张达康的电话,将自己此时的情况告诉了张达康,张达康听后无比的愤怒,道:“还有这种事情?”

    当初李思怡转学到海宁一中张达康就疏通了一些关系,可没想到这才几天就出了这么重大的事件,岂不是砸了他的名声。

    李双喜回道:“恩恩,而且听说那个校霸的背景很强,我想……”

    “双喜,你放心,这件事张哥也有责任,我现在就叫上马市长赶往医院,他就算家庭背景再强,能强得过马市长?”

    “张哥真是辛苦你了,马市长那边没问题吧?”

    “当然,你可是马市长的救命恩人,现在你遇到了麻烦,马市长自然会帮你。你在医院等着吧,我们很快就过来。”

    挂断了电话,李双喜看着空空荡荡的走廊,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天意?自己白天才刚刚救了马市长,晚上妹妹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正在李双喜犹豫之间,被刘剑豪打伤的几个男生也都被送到了这层前方的几个病房之中。

    紧接着,海宁一中的丁主任和几个老师,来到了医院,当然随着丁主任一起来的还有校霸刘剑豪。

    此时借助着医院里通亮的灯光,李双喜看清楚了校霸刘剑豪的面貌。

    他留着一个和日国动漫人物差不多的发型,发尖差那么一丁点就要将他的眼睛遮盖住,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好像很久都没有见过阳光,五官很精致,说实话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帅哥。

    如果单单从外表来看,李双喜还真没有办法将他和刚才那个黑暗之中的恶魔联系在一起,可事实无法改变,看上去挺单纯的一个少年就是海宁一中的校霸。

    李双喜又将目光看向了另一个人物,海宁一中的丁主任。

    地中海的发型,脑袋上光溜的一片在灯光照射下更是闪亮发光,挺着一个油肚,戴着一副金丝框的眼睛,确实就是一副标准的主任模样。

    看着几个学生都已经安排到了病房之中,丁主任对着李双喜勾了勾手指,道:“你是李思怡的哥哥?过来我们商讨一下今晚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李双喜暗道:“没错,是时候好好来算算这笔账了。”

    李双喜迈步走向了丁主任方向,刘剑豪直视着李双喜,那眼神依旧是那么的不可一世,根本没有一丝悔改的神色。

    丁主任点起了一根香烟,深深吸了一口之后,对着身后几个老师摆摆手,道:“你们去那边等着家长的到来。”

    几个老师点点头,很快走远,李双喜看着眼前的丁主任和刘剑豪,似乎明白了什么。

    丁主任吐出一口烟云,看着李双喜和刘剑豪两人道:“现在各家的家长都没有来,我就先对今晚发生的事说一下。”

    “一手造成了今晚海宁一中校园暴力事件的刘剑豪,学校一定是会给你记过的处分。不过好在这几个同学并没有生命危险,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以后在学校里要在发现一次今天这样的行为,学校会立即把你开除。”

    李双喜看着眼前的丁主任,这个老东西摆明了是和校霸刘剑豪一伙的,还说什么下次再犯开除,难道今天晚上的事还不足以开除?

    丁主任将目光转向了李双喜,道:“李思怡的哥哥,这个……”

    李双喜伸手打断丁主任的发言,道:“这么严重的校园暴力事件,丁主任却只是给他记过处分,这恐怕到哪里都说不过去吧?”

    丁主任直视着李双喜,回道:“首先他是一个未成年,其次他是一个高三的学生,我们海宁一中要以大局为重,不能因为这件事就让一个好好的少年就上不了大学,所以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他以后的人生前途考虑。”

    “那丁主任这么处理这校霸,我妹妹怎么办?”李双喜问道。

    海宁一中校方怎么处置刘剑豪李双喜可管不着,而且这丁主任公开偏袒刘剑豪,李双喜也只能按照自己的方法来处理了。

    丁主任听后又是重重的吸了几口烟,道:“等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他家该赔钱的赔钱,赔精神损失费的赔精神损失费。”

    “就这么简单?”李双喜看着丁主任,眼神之中的杀气展露了出来。

    “就是这么简单,赔钱是唯一对双方都有利的方案。你们家里是农村的,一定很缺钱,所以这件事用钱来解决,应该双方都没有争议。”丁主任脸色不变道。

    “这件事可不是钱能解决的。”李双喜语气变得冰冷道。

    丁主任将烟头丢在走廊地上,踩了几脚彻底灭了后道:“那你想怎么解决?小伙子,有钱拿就不错了,永远不要和钱作对。你们家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乡下农民,真要说打官司告这刘剑豪家,那和鸡蛋碰石头没有什么区别,就算赢了,最后你们家也会变得一无所有。”

    丁主任道:“小伙子,你听我一句,这件事最好的方法就是用钱解决。”

    “敢问丁主任是收了他家多少钱?”李双喜反问道。

    “小伙子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一生清正廉洁……”丁主任恬不知耻道。

    “丁主任,我今天会让你知道,农民可不是好欺负的。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钱办不了的。”李双喜手指戳着丁主任的胸口一字一句道。

    “我说李思怡的哥哥,你这个人还真是一根筋,既然你不接受用钱解决,那我就看看你今晚怎么解决这件事。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有些东西,不是你们这样小老百姓能够掌控的。”丁主任挺起了胸膛,仰视着李双喜道。

    面对丁主任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李双喜一拳砸在了他那金丝边框的眼镜上。

    “嗷!”丁主任一声惨叫,捂着眼睛痛苦叫了起来。

    “在我面前装逼,我先打爆你的眼镜。”李双喜冷哼道:“以为我好欺负吗?以为我不懂法律?只要我报警,这件事就不是你一个个小小主任能解决的了,到时候说不定因为媒体和社会的舆论压力,你头上的乌纱帽就掉了,你那套还是去骗骗其他无知的家长吧。”

    丁主任没想到眼前这个小伙子还什么都挺懂,真是框不到,只能捂着眼睛闭上了嘴巴,以免再被李双喜打。

    “报警?你可以尽管去试试!”

    一个尖锐的女生突然从走廊的拐角处传了过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校霸刘剑豪在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刚刚准备坐下的丁主任也是嘴角微微一笑。

    李双喜将目光看向了走廊的拐角处,很快,一对中年夫妇走了过来。

    男的一身休闲西装,头发梳得贼亮,标准的国字脸,一副官样;女的同样也是一身老式西装,显得十分的端庄沉稳;两人组合在一起,气场十分强大,一看就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爸、妈。”校霸刘剑豪对着到来的中年夫妇呼喊道。

    原来这两人就是校霸刘剑豪的父母,传闻背景很强大,现在看上去确实不简单。

    刘母十分宠爱的看了看刘剑豪,摸了摸他的脑袋,宽慰道:“放心吧小豪,交给我和你爸来处理。”

    刘剑豪点点头,看着李双喜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回道:“恩恩”

    李双喜看着刘剑豪的爸妈,难怪这个小兔崽子会那么的肆无忌惮,原来都是爸妈给惯出来的。

    刘父直接走到了李双喜的面前,上下打量了李双喜一番,道:“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们在来的路上就已经了解清楚了,刚才你说要报警,恩,是个好主意,快打电话吧。”

    刘父做出了一个请便的姿势,继续道:“我相信海宁警方最终的处理结果也是让我们私下自己解决,所以我觉得这件事还是用钱来解决更快更方便。”

    刘母踩着高跟鞋走到了李双喜面前,气场十足道:“小伙子,拿到经济的补偿对你来说是最实在的,你想通过媒体将这件事放大,想法是很好,但是多少有点不太切合实际。”

    “在华夏,校园暴力事件是很普遍的现象,民众都已经麻木了,我想是吸引不了眼球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