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摇了摇头,懒得理会开始吃起了眼前的海鲜。

    “双喜哥,我去一趟厕所。”朱二狗抹了抹油腻的嘴道。

    “二狗,你这才吃了这么点就不行了?”李双喜看着朱二狗笑道。

    “不是双喜哥,我这叫排空了来大展身手。”朱二狗低声道,身怕李思怡和唐雪两人听后没有了食欲。

    “快去快去。”

    李双喜满头黑线,这朱二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恶心。

    李双喜这才刚刚低头,就看见隔壁桌的那个富二代将脚伸了出去,绊向了朱二狗。

    朱二狗根本没有注意脚下,这时李双喜想要提醒已经来不及了,朱二狗整个人‘狗吃屎’一般扑倒在了餐厅的地面。

    李双喜目光凌厉的看向了赵水仙身边的富二代,此时他一脸得意之色,刚才的不爽消去了很多,很显然他将赵水仙那里承受的火气发到了朱二狗的身上。

    朱二狗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衣服,看着那富二代道:“喂,你这个人怎么将我绊倒了一句对不起都没有?”

    富二代吹了吹口哨,看了一眼朱二狗道:“你这个二逼说什么呢,自己走路不长眼睛,摔倒在地上来赖我了?你不会是看我有钱想要来讹我吧?”

    朱二狗没想到眼前这人如此血口喷人,绊倒自己不说还倒打一耙。

    周围几桌的顾客也都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两人,唐雪和李思怡听到动静抬头一看,道:“双喜哥,我们快去帮朱二狗吧。”

    李双喜起身,道:“你们两个好好在这里坐着,交给我。”

    富二代不依不饶道:“我说你这快递小哥,你有没有一点骨气,有手有脚的你来讹人?”

    朱二狗被说的一点反击的余地都没有,这个时候李双喜走了过来,挡在了朱二狗的身前,冷冷道:“你故意出脚绊倒了我的兄弟,现在反口说他讹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富二代轻蔑的眼神看向了李双喜,道:“你又是什么东西,从哪里冒出来的?”

    “哦,我懂了,你们是一伙的,想要一起来讹人了是吧?”富二代恍然大悟,叫嚣道:“告诉你,别以为来人了我就会怕你,这里可是公共场所,不是你们为所欲为的地方。”

    李双喜冷冷一笑,这家伙颠倒黑白的本事还真是一点不赖,看来之前这样的把戏用过了不少次。

    赵水仙见李双喜站了出来,之前的往事都还历历在目,眼前男友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小声道:“差不多行了,快坐下来。”

    富二代男友听了赵水仙的话自然不乐意了,阴阳怪气道:“什么叫差不多就行了?现在这两个穷人想要来讹我的钱,我是来帮我自己脱身呢。”

    “水仙,你是不知道,这样的穷人,你要是让他一次得逞了,他们就会更加的肆无忌惮,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栽在他们手上。”

    李双喜冷笑道:“你绊倒了我兄弟,我兄弟只是想要一个合理的道歉,这讹你什么了?小兄弟,你这连讹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在这里颠倒黑白,是不是太胡扯了一些。”

    富二代听后马上争辩道:“是他自己走路不长眼睛栽倒在地上的,这关我什么事,我为什要道歉?难道他的下一步不是打算讹人吗?你们这样的骗子我是见多了,以为我人帅多金就想来敲诈一笔,告诉你们,门都没有。”

    人帅多金?这一句话说出口,富二代立马遭来了无数双鄙视的眼睛,在这顶级海鲜餐厅里吃饭的大多不是普通人,真正有钱人一个个都没有吭声,这富二代可真是年少轻狂。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猖狂了吗?”

    “哎,时代在进步,不过人却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不远处一张桌子两人议论道。

    “恩恩,说的真有道理。”李双喜点头道:“二狗,我们走。”

    朱二狗看着李双喜,也只好准备迈步前往厕所。

    富二代见李双喜没有办法,心中暗笑道:“两个傻逼,在我面前装什么装,想要我道歉,还是等下辈子吧。”

    李双喜和朱二狗两人上了一趟厕所,李双喜道:“二狗,准备好了吗?”

    “什么准备好了?”

    “好戏现在开始了,那小子出脚绊倒你以为这样就没事了?我会让他痛苦是什么滋味。”李双喜笑道。

    朱二狗听后也是一脸的拭目以待,每次总是能从双喜哥的身上学到一些东西。

    李双喜两人回到了座位上,唐雪嘟着嘴巴道:“双喜哥,你就这样放过那人了吗?”

    “唐雪,你还是不了解我哥哥,他才不会轻易就饶了那人的。”还不等李双喜开口李思怡就替自己的哥哥回道。

    李双喜嘿嘿一笑,道:“还是我妹妹懂我,接下来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李双喜拿起了手中的一只大虾,将脑袋用力一扯,随后手指一弹。

    大虾的脑袋带着灵气猛然飞向了旁边一桌的那富二代。

    富二代触不及防,被虾头打在了脸上,顿时捂着被击中的脸发出了一声惨叫。

    赵水仙看着餐桌上的虾头,扭头看向了李双喜,李双喜四人则是在低着脑袋喝汤。

    “妈的,是谁!”富二代愤怒起身,看着四周的顾客,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李双喜的头上。

    “你这个混蛋,居然敢和我玩阴的,我今天非得弄死你。”富二代怒骂向李双喜。

    李双喜舒舒服服的喝了一口汤,扭头道:“小兄弟,你是吃海鲜中毒了?一个人胡言乱语什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你玩阴的?”

    富二代将面前的虾头拿了起来,道:“这个虾头一定就是你扔过来袭击我的。”

    “呵呵,这里每个人的餐桌上都有虾,你凭什么说是我丢的,你不会是想要来讹我吧?”李双喜反击道。

    “讹你?你也配?”富二代讥讽道:“你看看你那全身上下穿的,加起来恐怕都没有我一身鞋子贵!你有钱值得我讹?”

    “我有没有钱不是你说了算的,以为穿一双几百块钱的运动鞋就能在这里装逼了?你旁边几桌大哥的一双皮鞋就能买你这运动鞋十双。”

    富二代目光看了看旁边几桌的年长的大哥,心中的怒火燃烧了起来,迈步走向了李双喜,他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教训这个穷小子。

    赵水仙一看事情要闹大,立马制止道:“别闹了,等会收不了场的。”

    “水仙,我是你男友,你不帮我就算了,现在还来阻止我?”富二代怒斥道:“这么两个穷小子敢在我面前嘚瑟,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他们,你给我让开!”

    赵水仙一下子被推到了半边,富二代走到了李双喜的身前,手指着李双喜的脑袋,厉声道:“讹你?你他妈看看你们这副穷酸样,身上恐怕连几千块都掏不出来的穷屌丝,我今天就在你面前装逼了你能怎么样?”

    “有本事你拿钱出来砸我呀?”

    面对嚣张到了无法无天的富二代,李双喜猛然出手,将那指着自己脑袋的手指握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中,道:“我最恨谁用手指着我,你既然触碰了我的底线,就别怪我了。”

    李双喜手腕发力一扭,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餐厅,紧接着的就是富二代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李双喜直接将他的一根指头扭断,他的身体也因疼痛不得不弯曲而下,跪在了李双喜面前。

    李双喜从口袋中拿出了支票,放在富二代的眼前,冷冷道:“看好了,今天我就用这九百万的支票砸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山外有山!”

    富二代满脸痛苦之色,双眼看向了眼前,果然是两张支票,一张五百万,一张四百万。

    不得他有过多的想法,李双喜手中的支票‘啪’一下砸在了他的脸上,红通通的印记顿时出现。

    赵水仙站在一旁哪里敢出手阻止李双喜,刚才听到他九百万支票的时候,她就已经彻底懵了,内心一阵惊骇:“自己真是一步走错步步皆错,要是当初按照十几年前定下的娃娃亲,和李双喜结成了夫妇,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个身家快有千万的富婆了,可……”

    在众人的瞩目下,富二代被李双喜用九百万的支票将脸砸了一个通红,火辣辣生疼的痛苦感让他不得不求饶道:“大哥,大哥我错了,别砸了!”

    李双喜听后停止了攻势,冷冷道:“错了?你哪里错了?”

    “我不该出黑脚绊倒你的兄弟还不承认。”富二代哪里还有刚才的戾气,立马认错道。

    “声音太小了,大家伙听不见。”李双喜回道。

    富二代明白李双喜是什么意思,为了求生,只能硬着头皮道:“我不该对你的兄弟出黑脚,然后还诬陷他讹人。”

    噢噢!众人听后也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眼前这个富二代。

    看着地板上的富二代,李双喜道:“敢出黑脚绊倒我的兄弟,断你一指头已经是对你最小的惩罚了,以后见到我们给我绕道而行,否则见你一次断你一根手指,我说到做到。滚吧!”

    富二代听后连连点头,狼狈的从地上挣扎而起,赵水仙也搀扶了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